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心血来潮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心血来潮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北风手里提着的自然是王建给的五十万,北风准备拿去银行存了。

    北风坐车来到县城,先去银行把钱存了,留下两万放在身上备用。

    随后又到那家卖金蝉的店铺,准备购买一些金蝉

    “兄弟,不是我多嘴,你买这么多金蝉做什么?”

    店铺的老板疑惑的询问到,这短短几天时间,这年轻人购买了自己一个月的出货量。

    “呵呵,有货吗?”

    北风轻轻摇头,没有回答,淡淡的询问到。

    “有,这次要多少?”

    看着北风没有回答的意思,老板也不再多问,起先有这么一问也只不过是好奇罢了,反正只要北风给的钱是真的就行。

    “两万只吧。”

    北风想了一下,两万只金蝉应该能让嗜血藤的果实向着成熟迈出一大步!

    要不是怕嗜血藤生长太快会影响到果实的药力,北风肯定不会如此麻烦,直接有多少买多少!

    两万只金蝉自然不能一点点去数,不然那要数到什么时候。

    直接抓一把金蝉出来,放在秤上称重,然后再数一斤有几只,按照这个方法大概的估算。

    至于是吃亏还是赚,谁也说不清楚。

    “这次店里的所有存货都被清空了,要买金蝉估计得等两天了。”

    店铺的老板苦笑着说道。

    这玩意儿不像是其他,可以大规模养殖。

    虽然也有人饲养金蝉,但远远不够市场消化。

    绝大部分还是靠野生的金蝉,所以产量不高,在酒店中酒楼中,随便一道金蝉做的菜肴也得三位数。

    “那你给我一张名片,有货了直接给我打电话,到时候你让司机直接送到我那里来,收到货后我给你转账。”

    北风想了一下说道,每次过来买实在是有些麻烦。

    “好。”

    店铺老板点点头。

    装好金蝉之后,北风搭着顺风车就返回了。

    “我可不是老黑那个白痴,没有调查清楚对方的底牌就贸然出手。”

    张良一脸冷笑,老黑那种只是野路子,争强好胜,死了也在预料之中。

    张良趴在一处山巅之上,周围的树木很好的为其提供掩护。

    这里视野宽阔,能看见下方蜿蜒的公路。

    张良架起一把阻击枪,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到手的。

    眼神一直盯着山脚转弯处的公路,像是耐心的等待猎物出现。

    北风坐在货车上玩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司机聊着,但不知为何心里有一些烦躁。

    “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怎么感觉不安。”

    北风眼神中透露着三分惊疑不定。

    “难不成是有人准备对付我?”

    北风呐呐自语,想到一个可能。

    五感增强之后,北风的直觉也增强了不少。

    就像是有个别人,在他的亲人去世之前,会觉得有不好的预感,或者莫名其妙的不安。

    “停车。”

    越是靠近前方的弯道,北风就越发显得不安,眼看就要出弯了,北风坐不住了。

    “吱!”

    司机直接一脚刹车踩死,转过头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我有点晕车,你找的到地方,你先走吧。”

    北风敷衍道,总不能实话实说吧?那样别人会认为自己是傻逼。

    就算是现在北风内心也很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紧张过度了。

    “好吧。”

    司机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神经病,然后上车离去了。

    北风目光一闪,快速进入马路边上的山林中。

    “嗯?是这辆车没错啊?人呢?”

    张良精神一振,急忙眯着一只眼睛看去,却发现副驾驶上空无一人。

    “算你好运!”

    张良暗骂一声,快速收拾好东西离去。

    而在林中快速奔走的北风也感觉不安和烦躁慢慢平复下来。

    北风苦笑一声,可能真的是自己神经兮兮了吧。

    当下走到马路上,准备等大巴车。

    “卧槽!这特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张良开着一辆大众,一脸懵逼的看着马路边上的北风,正在思索要不要直接来一枪的时候,对面驶来一辆大巴车。

    张良见此也只能感慨一句这家伙运气真好!当下把帽子压低了一些。

    “原来如此!是准备伏杀我吗?”

    北风一瞥眼,正好看见了张良的侧脸。

    当下心中警惕,表面不动声色的走上了大巴车。

    “看来这就是心血来潮吧。”

    北风暗自庆幸,好在自己提前下车,不然可真的危险了。

    同时心中的杀意也越发旺盛!这就是一个大麻烦!

    北风不知道到底是宅子里的什么东西吸引他们,北风都不在意,因为再大的秘密也比不过家里的古井!

    但一时又对魏辉无从下手,雷震子是好,但杀伤面积太大了,很容易就牵连无辜。

    而魏辉的办公室中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平日里强势的魏辉在这两人面前表现的很畏惧。

    “魏总,看来这些年你过得很不错嘛。”

    青年的男子坐在沙发上淡淡的说道,另一人则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眼观鼻鼻观心的垂立在年轻人身后。

    “不敢,比起云少爷来说差远了。”

    魏辉恭维道,心里也在打鼓,这个家族怎么也来了。

    “嗯,听说这段时间你一直盯着我们家的祖宅不放啊,几次三番去找我们守灵人的麻烦?”

    年轻人不急不缓的说道。

    “云少爷,误会,这是误会啊。”

    但却把魏辉吓得冷汗直冒,连声说误会。

    “我不管那么多,但是宅子中放着我聂家先人的牌位,只要出了任何事,我灭你全家。”

    聂云淡淡的说道,甚至脸上的微笑都还没消失,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冷酷无比。

    “明白!明白!”

    魏辉松了口气,及忙不迭的说道。

    聂云没有说话,带着老人走了。

    “云少爷,这魏辉可能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好多年前就打起了宅子的主意了。”

    突然聂云背后的老人开口说道。

    “吴伯,我知道,他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却太紧张了,每一次我说到宅子的时候他心跳都会加快不少。”

    聂云淡淡的一笑,对吴伯很恭敬,一副心有成竹的样子。

    吴伯没有再说话,既然云少爷心里和明镜一样,那肯定有他的打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