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王君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王君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一个小时后,一股股香味才慢慢传了出来。

    味道不是很浓郁,但却闻着有一股淡淡的清新的甜味。

    闻着这股香味,北风肚子开始叫了起来。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发出饥饿的信息,催促北风进食。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按理说这味道不比前段时间吃的鸡肉和鱼肉来的香,但却像是有股魔力一般。

    北风想到自己看到过的一句话,大意是每个人都是身体的奴隶。

    比如你想吃苹果,你以为是你想吃,但却是你的身体需要苹果中的营养,身体需求苹果,所以你才吃苹果。

    “看来系统说的着帝王虾的头对人体是大补果然没错。”

    北风呐呐自语道。

    而后等了一会揭开锅盖,看着丝毫没有变样的钳子,就连断口处的肉质也是莹白如玉。

    “这算是好了吗?”

    北风也琢磨不准,直接把盘子端起来,眼中露出迷惑。

    “试一试!”

    北风决定以身试毒,看看熟没熟。

    用筷子夹住一块断口处的白色虾肉,轻轻一拽。

    一整块完整的虾肉就全被拽了出来,怕是不下于七八斤虾肉!

    至于大钳则是成了一个空壳,北风一愣,刚才还在想等下吃到里面该怎么弄开钳子,吃到里面的虾肉,却没想到这么简单就可以了。

    北风用筷子夹下一块大指姆左右的虾肉,放进蘸碟中搅了一下,而后放入口中。

    一丝丝甜意在嘴中弥漫,虾肉q弹,在嘴中乱串!

    而后爆发出一股鲜美无比的汤汁,让人像是来到了海洋!

    虾肉下肚之后,一股股暖意从胃部散发开来,就像是胃里有个小火炉一般。

    “白象,先等一会再去处理龙虾,先进来吃饭。”

    北风对着外面正在忙活的白象叫到。

    这一大块肉足够两人吃了,北风也干脆不煮饭,直接就吃虾肉。

    白象进来深深的抽动了一下鼻子,而后毫不犹豫的过来加入了抢食的行列。

    “嗝!”

    北风打了一个饱嗝,虽然还想再吃一点,但肚子已经传来了饱胀感。

    只能看着白象大快朵颐,但没过多久,白象也吃不下了。

    这块七八斤重的帝王虾肉还剩下一半多,让北风和白象面面相窥。

    往常同样差不多重的食物,两人也能轻易解决,但现在居然吃不完了。

    要是一个人是这样那还好,现在两个人都这样,北风就意识到这虾肉的不凡之处了。

    “肯定是因为这虾肉中蕴含的能量太多,是同等质量的好几倍!”

    北风自语道。

    “好久没有接受预定了,这次就接受十位吧。”

    北风自语道,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

    但知道了帝王虾的不凡,北风也不准备贱卖。

    “该定一个什么价格好呢?”

    北风思索着,订的太高,肯定没人买账,订的太低,北风自己又不舒服。

    “六千一桌,四人用餐,接待十桌客人也用不了多少食材。”

    北风最后决定了一个价格。

    “喂,王总,我这里出了一个新菜品,有没有兴趣来试试?”

    北风自然不会忘了王建这个大土豪,当下打电话过去问道。

    当然也不是为了挣王建的钱,北风对王建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哈哈,合着你小子是准备拿我当试菜的啊。”

    王建在办公室里揉着太阳穴,这几天公司里的事情太多了,睡眠严重不足,听见北风这么说,顿时笑着打趣到。

    但王建心里却充满了期待,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以前几次北风的自信来看,北风肯定是有了万全的把握才会叫自己。

    “不来就算了,我还省下一点自己吃。”

    北风完全没有刻意讨好,直接笑呵呵打趣到。

    “好,等一会我过来。”

    王建急了,这小家伙可是很有个性的,别等下真不给自己吃了。

    “嗯,我先做菜。”

    北风回答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混小子,又在哪里鬼混!”

    王建脸变的比翻书还快,转身打个电话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

    马路上,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犹如闪电,引起路上行人的惊叹。

    王君看见电话备注的老头子,瞬间脸色一变,对着副驾驶的一个高挑美女说道,“娜娜,不要说话,我老头子打电话过来了。”

    “喂,爸我可没有鬼混。”

    王君弱弱的说道,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王君在自家老头面前可硬气不起来。

    自己的资金可是老头子提供的,要是被断了资金,那才是生不如死。

    “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爸啊?你说说你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

    王建质问道。

    “知道了爸,我等下就回来。”

    王君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

    “嗯,中午前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

    王建说完挂断了电话,心里有些惆怅。

    这个儿子太不让自己省心了,让自己怎么敢把这么大的基业交给他。

    “君哥,怎么了?又被你爸说了?真是的,不就是出来玩玩嘛,管的也太宽了。”

    张娜看着神色不好看的王君嘟囔道,想为王君抱不平。

    “下车!”

    王君转过头对张娜淡淡的说道。

    “什么?”

    张娜没有理会王君的意思,问了一句。

    “我让你下车!”

    王君冷冷的说道。

    “君哥,怎么了?我那里惹你生气了吗?我改。”

    张娜慌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爸再怎么样也是从小把我拉扯到大的我爸,何时轮到你来说三道四!乘着我现在还没有发火,自己消失在我视线里。”

    王君眸子开合之间,闪过一道冷光。

    张娜被吓了一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王君吗?平日里嘻皮笑脸,现在却是霸道绝伦。

    一时张娜不敢哭闹,老老实实的下了车,看着白色的兰博基尼远去,张娜哭了出来。

    自己嫁入豪门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张娜此时只恨自己刚才多什么嘴。

    王君心里有些感触,自己母亲去世的早,这么多年来王建却没有再结婚,含辛茹苦的把自己带大。

    自己却对他的关心太少了,一想到这里王君就把车速提升了不少,想尽快赶回家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