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五百二十四章 吕布的机缘

正文 五百二十四章 吕布的机缘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北风伸手放下山巅边缘的阵法之上,看上去空荡荡的,但是北风却知道在阵法笼罩之下,就算是一只蚂蚁也别想跑出来。

    在北风手掌落在阵法之上时,一层层如同蜘蛛网一般的纹路就开始浮现出来,遮天蔽日。

    随着北风逐渐加力,阵法上的纹路也是越来越明亮,同时一股股反震的力道不断侵入北风体内。

    这座阵法是一座困阵,同时可以反弹消减一部份的力道。

    “这座阵法还真是不简单,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北风喃喃自语,本身天幕星之上阵法就是外来的传承,再加上传承不成体系,是以阵法师很少。

    但是眼前这一个阵法不但可以困住千年王,而且根本不是临时布置的阵法,而是把阵法纹路镌刻在类似阵盘之上,使用的时候只需要扔出去就可以形成阵法。

    这样固然布阵方便快捷,但是同样品级的阵法,消耗的钱财却是高出数十倍!

    “既然没有走的时候撤走阵法,那么最大的两个可能一个是阻断我与古奇的追赶,二一个…”

    北风收回了手掌,二一个原因无非是想把自己与古奇困在这里,好去搬援兵。

    “古奇,能够打破这座阵法吗?”

    北风转头,对着流氓兔古奇问道。

    “咕!”

    古奇没有说话,丢给北风一个后脑勺,伸手一抽,从虚空中抽出了血红色的八面汉剑,持剑而立。

    一股股的气息在古奇四周飘荡,充满锋芒,以古奇为中心,方圆二十米的地面无声无息的出现一道道裂缝。

    “剑之大势?!”

    北风站在一旁,有些发呆,虽然之前看过古奇与赤磷的战斗,但是那时候自己的心思放在参悟千鹤之术上去了,此时看着流氓兔的动作,北风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北风很好奇,一只兔子是怎么觉醒出来剑的神通的。

    此时流氓兔古奇的动作分明就是在蓄势,出手惊天!

    浑身的精气神凝聚在剑身之中,只要蓄势的时间足够长,越级杀敌不过等闲。

    但是别人也不会傻乎乎的给对手那么多时间去蓄势,所以在没有熟练的掌控蓄势之下,这个技能多多少少有些鸡肋。

    关于蓄势的招数最大名鼎鼎流传的最广的就是属拔剑术,还有拔刀术。

    两种都是需要蓄势的武技,虽然在普通人看来只是一种拔剑与拔刀的技巧,但是照样有惊才绝艳的人物依靠一式不入流的拔刀术与拔剑术跻身巅峰。

    这是在一瞬间聚集自己混身的精气神为根本,在出手的刹那完全爆发出来,但是一剑出之后,需要把剑插入剑鞘回气。

    在翻看典籍的时候,北风在典籍上见到过记载,有武者修行拔刀术,不用刀回鞘,每一刀都是拔刀术!

    虽然这样一来每一刀自然是比不过需要回鞘的拔刀术,但是胜在每一招都是拔刀术,也可以做到轻而易举的越级战斗。

    北风此时看着流氓兔古奇的动作,神色凝重,这一股剑之大势越来越强,甚至让北风都是感觉毛骨悚然。

    但是北风也知道蓄势是有时间限制的,不可能无限的蓄势下去,看流氓兔古奇的样子,也差不多到了自己能掌控的极限了。

    一旦蓄势的时间超出一定时间限制,不然遭到太强大的剑之大势反噬,要不就是反而还不如之前的威力强大。

    “铮!”

    一道悦耳的剑吟声响起,北风只看见耀眼的光芒中一道虚影一闪而逝。

    回过神来,北风就看见流氓兔的手中的血红色八面汉剑已经消失不见。

    “咔嚓!”

    一道细碎的声音响起,如同鸡蛋壳被打碎的声音。

    前方的空中一道道阵法的虚影不断的浮现出来,而后一道道崩断。

    赫然是这一剑的速度太快,快到阵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斩破了!

    北风看着破碎的阵法陷入沉思,“专精不专多,单一的一条路走到极致,丝毫不弱于其余的能力,样样都会,但是样样都不精通,反而沦为了平庸。”

    一旁流氓兔古奇看了北风一眼,眼神中闪过跃跃欲试,估计是在盘算着要不要给北风来一剑。

    但是脑海中出现的一阵阵危机,却是让流氓兔古奇翻了翻白眼,算是知道自己已经掉入坑里爬不出来了。

    一时间流氓兔古奇颇有些意兴阑珊,一屁股蹲在地上,啃着萝卜。

    “我的路还是太杂了,本以为什么都会一点,应付敌人的手段也更多,这一路走来也确实是这样,但是那是因为我没有遇见真正的厉害人物。

    样样都会,样样不精通,没有一种能力能够真正的撑起场子,遇见那种真正的厉害人物,很容易吃亏,任由自己千般变幻,对方只需要一力破之。”

    北风强大的悟性疯狂的转动着,无数的灵感火花在自己脑海中碰撞。

    “那么我的什么能力才是最顶尖的呢?”

    北风默默思考着。

    隐隐的北风感觉到自己好似抓住了什么,但是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哎,还是差了一点。”

    北风摇了摇了摇头,缓缓睁开双眼,只差一点自己就能够明悟了。

    “咕咕!”

    流氓兔手中抱着的萝卜一丢,从地上爬了起来。

    “走了。”

    北风有些失望,但看着流氓兔心情也好了不少,这一次也算是收获颇丰。

    不仅得到了天帝竹,还收服了一尊千年王,也算是有些底气了。

    整个天荒城中,千年王的数量恐怕还不足百尊。

    别看这个数量很多,但是想一想天荒城的人口,就知道这个比例有多低了。

    没有千家王坐镇的家族不足以称为世家,百年境在千年王眼中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北风带着流氓兔古奇离开,看着山道上死伤无数的流氓兔,古奇眼中也闪过悲伤。

    北风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这根本就是无解的题,怪自己太弱小,保不住超出了自身实力的东西。

    “咕!”

    流氓兔伸手一招,一股股血红色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而后在药田中挖出一口大坑,把所有流氓兔葬入其中。

    北风也没有问流氓兔古奇为何不早出手,恐怕是有不得已的理由吧。

    一人一兽缓缓向着山下走去,其中几个刚上山的倒霉鬼被心情不好的流氓兔古奇顺手宰了。

    到了山脚下,北风感觉这处空间已经老朽了,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原本山脚在自己上山前还是一片郁郁葱葱,但是此时山脚下的树木全部枯萎了,肥沃的土地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土力,颜色灰白,干燥。

    这三座山峰就是正片空间的中心,三座山之上都有着强大的阵法,不然按照先前古奇与赤磷的打斗,山巅早就被打塌了。

    但是看着现在的情况,等到这三座山峰被寂灭的气息所侵蚀,也就是这处空间崩塌之日了。

    “也不知道吕布怎么样了。”

    北风身形飘然离去,在地面轻轻一点,身形就窜出去数百米,身后流氓兔古奇形影不离的跟着。

    而此时吕布混身伤势,一道恐怖的伤口差点把吕布腰斩。

    一把银白色的方天画戟静静的躺在石台之上,戟是古代的一种兵器,在戟杆一端装有金属枪尖,一侧有月牙形利刃通过两枚小枝与枪尖相连,可刺可砍,分为单耳和双耳,单耳一般叫做青龙戟,双耳叫做方天戟。

    这杆方天画戟全长一丈,通体银白,其上雕刻着复杂神秘的花纹,两道月牙形的利刃散发着寒光,利刃之下隐隐有一道道光彩闪过,如同利刃中充满着液体一般。

    方天戟上以画、镂等作为装饰,又称方天画戟。方天画戟属于重兵器,和矛,枪等轻兵器不同。方天戟使用复杂,功能多,需要极大的力量和技巧,集轻兵器和重兵器功能于一身。

    吕布看见这杆方天画戟的瞬间,眼睛就移不开了,没有心思去关注自己的伤势,一步步的走上前,轻松的抚摸着方天画戟。

    一块块细密如米粒大小的鳞片布满了戟身,摸上去没有丝毫膈应的感觉,反而像是完美的契合吕布的手掌纹路一般。

    好的兵器在武者的眼中丝毫不比顶级的美女诱惑小,甚至更大!

    一滴滴吕布手心上的鲜血顺着吕布的抚摸留在了戟身之上,被戟身缓缓吸收。

    “嗡嗡!”

    放在台子上的方天画戟微微颤抖起来,声音似虎啸,又似龙吟。

    整杆方天画戟之上迸射出来一阵阵光芒,与强大的威压!

    但是吕布却像是感觉不到一样,双眼闭在一起,嘴角勾勒出来一抹微笑。

    方天画戟缓缓漂浮起来,立在空中,一道道乌黑色的锁链从方天画戟之上浮现出来,细细数去,总共有九道之多。

    随着方天画戟的颤抖,一条条无形无质的乌黑色锁链也是铮铮作响。

    “崩!”

    “崩!”

    先后两道声音响起,缠绕着方天画戟的乌黑色锁链其中两条一寸寸断裂!

    随着两条锁链的断裂,整杆方天画戟就如同是解开了枷锁的猛兽一般,更是显得凶戾无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