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明世礼的算盘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明世礼的算盘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苏林两父子都快哭了,尼玛不带这么玩的。

    “省长,您听我说这件事情就是个误会!”

    苏林急忙赔不是,尤其是想着刚才自己儿子一口一个小畜生,苏林就想死,省长家的公子都是小畜生,哪岂不是连省长也给骂了吗?

    这要是被记上了,给自己穿个小鞋,那以后自己就没有好日子过了,特别是自己屁股还不干净,禁不起查,一查就倒霉。

    明世礼不可否置,但却已经把这父子俩记住了。

    “年轻人,我的儿子还轮不到你来教导。”

    明世礼转过头对着北风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

    杨蚕走过来询问着,这里的吵闹被一小道士看见,因为今天来的都是贵客,小道士也不好做决定,所以汇报给了杨蚕。

    当看见北风时,与躲在苏林身后的苏柏时,杨蚕有些哭笑不得,这不会又是在教自己徒弟打人吧?

    “道长。”

    “师傅!上人在教我东西。”

    明泽小道士乖巧的跑到杨蚕身前行了一礼,明世礼也恭敬的施了一礼,对杨蚕也很熟悉,这位道长功参造化,就是明泽的救命恩人,对明家有大恩。

    “嗯。”

    杨蚕淡然处之,点了点头,没一点奉承之色。

    杨蚕没有过多理会明世礼,朝着北风而来,身为半步先天的武者与背靠龙虎山这颗大树,杨蚕有这种底气。

    “见过上人,上人倒是好兴致,不在内殿中用餐却到这里教导明泽,真是这孩子的福分。”

    杨蚕走近北风身旁行了一礼,而后客套的说道。

    “已经吃过了,出来散步正好看见这父子俩咄咄逼人,看不过去罢了。”

    北风嘴角一抽,怎么又被抓现行了。

    “道长怎么叫一年轻人上人?而且像是很恭敬的样子?应该是错觉吧。”

    因为北风两人隔着有段距离,只隐约听见了上人两个字,与杨蚕的行礼,明世礼暗暗想着。

    “你们两人自己下去吧。”

    宗师的记性都挺不错的,看着苏柏的样子,杨蚕就是嘴角一抽,得,不用说也知道肯定又是被自己小徒弟打了。

    苏林那个憋屈啊,是谁都敢来踩自己一脚,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副市长啊!

    “我爸可是副市长!你敢把我们撵下龙虎山我明天就带人来封山!”

    看着一嘴是血,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苏柏,杨蚕也是笑了,“明泽,上人怎么教你的,你就怎么去做,出了事情还有上人给你撑腰,这种待遇那是可遇而不可求啊。”

    明泽双眼一亮,随后上前就对着苏柏揍了起来,一阵阵惨叫声回荡着,看得明世礼嘴角一抽一抽的,这小子下手真狠啊,还一直对着脸打。

    “这都是什么人啊,不是说道家心境平和吗,怎么现在冒出来两人脾气怎么都这么不好呢?自己儿子在这样的环境下会不会变成暴力狂?”

    明世礼有些担忧,但却没有出言反对,也觉得这两父子该被打,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好多说什么罢了。

    苏林则是看着自己儿子被打,没有说话,“让这混小子瞎说话,被打一顿让省长消消气也好。”

    等明泽小道士停下来后,苏柏原本帅气的脸庞已经肿的和猪头一样了。

    “别说你爸是副市长,省长在这里,你问问省长敢不敢封我龙虎山!不知死活的东西,滚吧。”

    杨蚕语气冷冽,今天要不是龙虎山的大喜之日,这两人可没有那么轻松离去。

    “对了,告诉丹霞子一声,我就先告辞了,有时间我再来龙虎山坐坐。”

    北风脸带笑容,对着杨蚕说道。

    不得杨蚕多说什么,北风脚尖轻轻一点地面,出现在十几米之外,两三次后就消失不见踪影。

    “道长,这位是?”

    明世礼一愣,这年轻人也是个大高手啊,自己父亲年纪大了,明世礼也不愿再劳累他老人家,但自己身边又不能没有一个强大的保镖,现在看来这年轻人很符合要求嘛!

    “收起你的那点小算盘吧,你付不起价码。”

    看着明世礼盯着北风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明世礼淡淡的说道。

    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自己再清楚不过了,明世礼可没有少打自己的主意,只是被杨蚕言辞坚定的推辞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就不信一株千年份的黄精还不能打动他!”

    明世礼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当下似胸有成竹的说道。

    “哈哈,你这株千年黄精还是给明泽留着吧,一株千年黄精就想请动一位先天上人一直护卫你,你打算让他护卫你几年还是几十年?”

    听到这话杨蚕笑了出来,饶有兴趣的反问着。

    “五年!我只换取他护卫我五年就足够了,至于明泽我只求他健健康康就行。”

    明世礼沉声说道,但感觉杨蚕有些古怪。

    “我告诉你吧,一株千年黄精只能请刚才那位上人一次出手的机会,而且你还要与别人有交情才行,不然更大的结果是你连门都还没进入,就被人轰出来了!”

    杨蚕摇了摇头,想用一株千年黄精换取一位先天上人护卫五年?开什么玩笑,有这么好的事情我自己也想雇一位先天上人。

    “怎么可能?!他难道就不心动吗?这可是千年黄精世所罕见啊!”

    明世礼呐呐自语道,似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株千年黄精完全是有价无市,对宗师都有很大的作用。

    说实话就连杨蚕都有些许心动,要不是明世礼要求的时间过长,再加之自己正是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刻,或许自己都会同意。

    “你回去问一下孔道友,何为先天上人,你就明白了。”

    杨蚕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不再打扰父子俩叙旧。

    “要是一般的先天上人,或许看在千年黄精的份上为明世礼出手一次,但这人可不是一般的先天上人人!

    那是一剑杀一位先天的狠人,而且别人也不缺你这一株灵药啊。”

    杨蚕默默的想着,要知道这一次龙虎山收到最贵重的礼物,或许就是北风送千年寒参了!

    药材不是过了千年都是二级灵药的,像是黄精这种,也只能算是一级灵药罢了。

    连二级灵药都能随意拿出来送礼的人,会看得上区区一株千年黄精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