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垂钓诸天 正文 二百零六章 拿着脖子撞刀口

正文 二百零六章 拿着脖子撞刀口

目录:垂钓诸天| 作者:道在不可鸣| 类别:历史军事

    好在丹霞子这个地主做的还是很不错的,不时照顾着北风。

    明世礼终究是念子心切,加之每一道药膳中蕴含的药力太庞大了,自己这个不通武道之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当下与丹霞子说了两句之后,匆匆向着殿外走去。

    “孩子,在山上累不累,有没有人欺负你?”

    明世礼在外见到了正在忙碌的明泽,与一位中年道士说了一下后,明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与其来到院落外,明世礼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却只吐出这一句话来。

    “不累,师兄弟们对我也挺好的。”

    明泽小道士擦了擦额头浮现的些许汗珠,对自己这个父亲还是有些陌生的,毕竟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

    “没事就好,再过两年,等你身体完全好了,父亲就接你回家。”

    明世礼鼻子有些发酸。

    两父子坐在道路旁的椅子上聊着一些各自的事情,大部分是明泽小道士在说,明世礼则是认真的倾听着,不时才会开口说一句。

    “省长,原来您在这里啊,可算找到您了,这些人真是没有眼力界,您都还没有入座,他们都开始吃了。”

    苏林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语气对那些人有些不满,同时也是想拍明世礼的马屁,至于明世礼旁边的小道士则是被其无视了。

    众所周知,明世礼是出了名的痛恨贩毒分子,另外走到哪里就会去体察民情。

    明世礼皱了皱眉头这人真的没有眼力,没见自己与儿子聊天吗?

    其实这倒是冤枉了苏林,谁知道一堂堂省长公子会在龙虎山当道士啊?!

    “没事,我已经吃过了,没什么事你就去忙你的吧。”

    明世礼奈着性子对苏林说道,意思是你没事别过来打扰自己。

    “嗯?省长您离这个小道士远一些,这小道士要打人,我就被他打过!”

    跑在后面的苏柏看着明泽小道士两眼都快冒出火来了,感觉自己才消肿了一些的脸又开始隐隐作疼起来。

    “穷山恶水出刁民,爸,我脸上的伤就是这个小道士打的!”

    苏柏指着脸上的伤,对着苏林诉苦。

    这句话说出去,能让一群人笑死,号称“碧水丹霞踞虎龙,洞天福地隐仙庭。”的龙虎山居然成了穷山恶水。

    “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误会?”

    明世礼脸色有些阴沉,自己孩子性格腼腆,不被人欺负都算是好的了,怎么可能动手打人?

    “就是这个小畜生打的,仗着自己是修道之人。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里,我觉得要把这小畜生抓进少年劳教所!”

    苏林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儿子身上去了,哪里能注意到明世礼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听到到苏柏一口一个小畜生叫着明泽,那自己算什么?!

    “小家伙,忘了我怎么教你的吗?”

    不等明世礼发作,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让明世礼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男子踏雪而来,只是两步,就到了场中,摸着明泽小道士的头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遇见这种欺负到自己头上的人不用多说,先打一顿。”

    这男子自然是北风了,正好出来转转,没想到就看见了这一幕。

    “居士!”

    明泽小道士见到北风倒是挺高兴的,随后毫不犹豫,双脚在地上一踏,如猛虎出山一般,瞬间到了苏柏面前,正骂得开心的苏柏突然发现一个小小的拳头到了眼前。

    “啊!”

    同样的一拳,同样的力道,打在同一个位置,一拳就被小道士给撂倒了,张嘴就吐出来一口混合着唾液的鲜血。

    苏柏感觉自己的牙齿有些松动,爬起来之后,急忙躲在苏林的背后哎哟连天的叫着。

    明世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然孩子动手打人,但明世礼却一点不生气,该打!

    让明世礼郁闷的是自家孩子看着北风来了后如同找到靠山了一般,就像是两熊孩子打架,一孩子他爸跟着一起去了。

    告诉孩子谁欺负你了就去打回来,不要害怕,我在你身后看着的。

    “爸,你都看见了!这小畜生简直无法无天!当着您和省长的面都敢动手!”

    苏柏叫嚷着。

    “继续打。”

    北风表情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我看谁敢!”

    苏林站了出来,指着北风就呵斥着,“你这是教唆未成年人行凶,你信不信我抓你进局子!”

    “小家伙,继续做你的事情,他要是敢拦着,就连他一起打。”

    北风轻笑出口,换做以前自己或许还会有顾虑,但亲自斩杀了不止一人一个,北风心念却坚定如磐石。

    “住手!我是灵犀市的副市长,整个灵犀市都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你们这些刁民简直胆大包天,是要袭击政府官员吗?!”

    “江北省的省长都在这里,你们还要放肆吗?!”

    不得不说苏林的口才没话说,怪不得会被派来接待明世礼。

    但北风听到省长两个字时,瞬间一愣,随后脸上挂起玩味的笑容,这次有好戏看了。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孩子说他父亲就是省长呢,有意思!”

    北风忽然有些想笑,在别人面前要修理他儿子,还口口声声拿官威来压人,甚至还把孩子他爸都给强制拖下水。

    看着没有动静的两人,苏林还认为两人是害怕了,毕竟在苏林看来,一位副市长,再加上一位省长已经足够震住这两人了。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父亲才能教出这样的儿子,年纪轻轻不学好。”

    苏林一脸得意洋洋,开始数落起来。

    “是我!”

    面色黑如锅底的明世礼站出来说道。

    “省长您说什么?”

    正说到兴头上的苏林突然被明世礼插了一句话,条件反射的又问了一句。

    “我说我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明世礼站出来,指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道。

    “啊?!”

    苏林惊叫起来,刚才还没有注意,现在明世礼这样一说后,越是打量两人,越是觉得模样很像。

    “怎么可能?!这小畜生说的话居然是真的?!”

    苏柏快吓晕过去了,这何止是踢到铁板上去了啊,简直就是直接用脖子撞刀刃口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