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穿越> 北雄> 第1619章巧了

第1619章巧了

书名:北雄作者:河边草加入书签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也是巧了。

    前日宴饮群臣,新罗女王金德曼堂而皇之的坐在了皇帝身边,神态亲昵,不避嫌猜。

    皇后李碧听闻之后,很是恼火,你说私下里也就罢了,大庭广众之下,怎能容她如此胡来?    是的,李碧恼火的不是丈夫沾花惹草,毕竟这事她早就知道,丈夫也没瞒她,前因后果解释的很明白。

    就像楚国夫人府那边的糟烂事,李破从不会来讳莫如深那一套,插科打诨间总能把事情说个清楚。

    李碧也都会“通情达理”的容下来。

    皇家的名声就是这么来的,是相互妥协的产物,不然肯定会闹的鸡飞狗跳,一地鸡毛。

    前隋文献皇后那样的女人可谓绝无仅有,以皇后之身震慑群臣,影响力远及外朝,甚至能得到文皇帝的尊重。    她李碧不是文献皇后,李破也不是文皇帝,两人相处至今,可谓情深义重,又各守分寸,从不曾真的闹什么意气。

    在李破的影响之下,李碧也变得分外聪明,非常明白相互容让的重要性,即便有时候忍不住,也就和丈夫动动拳脚,互殴一场,发泄一番情绪作为结束。

    …………

    可这一次不太一样,李碧觉着丈夫过界了。

    换句话说,在那样一个场合,李碧不能容忍任何一个女人坐在丈夫旁边,于是等李破醉醺醺的回到清宁宫,李碧第一次拒绝和丈夫同房而眠。    这两天任李破再耍什么花样,李碧也是不闻不问,连人都见不到。

    因为李碧知道丈夫的本事,只要一见面,那张嘴肯定能湖弄住她,为了让丈夫知道她真的生气了,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真反省,那就得顶住。

    李破没辙,也不能去寻其他宫妃,那不是火上浇油吗?于是老实的回到甘露殿居住,每天早晨去清宁宫打卡。

    见不到人没关系,态度必须诚恳,他确实觉着有点理亏,当时也是喝的有点多,被一声声女儿女儿的弄的昏了头。

    没有注意到影响,太过肆意了些,让群臣和外邦来人看了“笑话”,有失德行。    谏议大夫孙伏加先就上奏规谏,督查寺卿王珪亦在昨日到太极殿转了一圈。

    给李破的感觉就是,皇帝的私生活一下进入到了臣下们的视野当中,若不虚心纳谏的话,估计这事还有的聊。

    今天一大早去清宁宫,又吃了闭门羹。

    李破心情非常郁闷,两人结亲十几二十年了,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遭碰到。

    还是老妻了解他的为人啊,他心里未免有些感慨,任你有千般法子,见不到人也是无计可施。    他娘的,宫里这么多人,平日里各个想在他面前讨得欢心,一遇到事了,都不见了人影,你们是真牛……

    心情不好,又不能在后宫瞎转悠,想着今晚还要率人去城楼观灯,李破更是一脑门的官司。

    这要是妻子不去,他这个皇帝岂不坐蜡?

    心情不佳,在太极殿也待不住,便领着人出来转转,兴之所至,走到哪是哪。

    半路上还碰到了入宫的左御卫大将军,雁门郡公王智辩,他不是入宫见驾的,而是去探望侄女王琦。

    王智辩回京已半载有余,元贞六年,朝廷诏左骁卫大将军张士贵,左武候卫大将军徐世绩,左监门卫大将军庞玉,左御卫大将军王智辩一道回京。

    回来的最后是三位大将军,徐世绩,王智辩,以及庞玉,至于左骁卫大将军张士贵则领兵出镇张掖。

    实际上左骁卫的前锋兵马已经去到了敦煌,玉门一带,在那里驻扎了下来。

    这里面有大军出兵吐蕃,张掖空虚的原因,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有鉴于突厥欲图西域,张士贵的兵马是为了突发状况而做的准备。

    张伦领兵驻西海,张士贵则在张掖,颇有蓄力待发之势。

    可在元贞六年,张伦其实是领兵在养马,张士贵则是看守张掖边市,大唐对西域并无多少图谋。

    但到了元贞七年,形势明显发生了变化,东海,吐蕃战事的结束,让大唐的目光又开始游走,经营河西已经提上了朝廷的日程。

    为了能尽快消化吐谷浑,以及羌人诸部,朝廷之前准备了很多策略,如今就都可以放手施为了。

    …………

    王智辩今年快六十了,之前一直领兵驻守在弘农,潼关一带,做的其实是粮草转运的活计。

    近两年朝廷又做起了基础工程,王智辩所部进行了一定的精简,精兵强将有的被调去了江左,清剿岭南蛮族。

    一部分则去了代州, 归于雁门守军辖下,另外还有些人被征调去了东海作战。

    实际情况就是,左御卫府差不多成了工程部队,屯田的屯田,修路的修路,更多的则是去监督实施清理运河航道的工程。

    不光是王智辩所部,驻守洛阳的许敬升所部也差不多,亦在修缮道路城池,清理运河等等工程中打滚。

    只不过许敬升比王智辩过的要轻松些,毕竟那是东都洛阳。

    如今王智辩回朝,他还挺高兴的,觉得皇帝体念老臣之功,招他回到长安安养,让他十分感激。

    回到长安来就想辞官归养,嗯,不是回去雁门,而是在长安定居,安享富贵尊荣。

    倒是把李破唬了一跳,以为这厮是想到了古时故事,顺势来个功成身退,消除帝王疑忌,保全自身,才会如此。

    李破在两仪殿设宴,跟王智辩聊了聊,才知道他是真想回家养老了。

    王智辩和李靖等人不一样,从雁门一偏将走到今日之地位,并非他才干有多卓越,而是时也势也。

    换句话说就是命好,让他在李破将起未起之时,投效于麾下,立下了不少战功,可走到了一定的位置之后,他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尤其是他掌管兵部期间,能力上的欠缺表现的极为明显,王智辩也有自知之明,遂在此时上请辞官。

    不过这哪成啊?你说刚把你给召回来,你就退休养老去了,知道的是你自愿如此,不知道的肯定以为是皇帝的意思。

    那你让其他人怎么想?

湿馨提示:按键盘<-左右->回车键enter,分别可以回到上一页下一页目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