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探监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探监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没事!”罗信平静地说道。

    罗平点点头,他对罗信有一种盲目的信任,不需要罗信解释,罗信说没事儿就没事。

    “你是读书人,你说没事就没事。你快回去吧,那刘守有恐怕都等急了,也别难为他了。”

    “呵呵……”

    父子两个都笑了起来,并肩走出了书房。罗平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而罗信则是向着后门走去,途径刘守有所呆的客房,便见到万大全正站在门外,便朝着万大全点点头,万大全便回身拉开了房门。很快,刘守有就来到了罗信的身前,脸上一片放松之色。罗信不由笑道:

    “刘老哥,你还真怕我逃了啊?”

    “没,没!”刘守有尴尬地笑道。

    “我们回吧。”

    “好!好!”

    两个人从后门离开,穿街走巷,向着锦衣卫走去。寂静的夜幕下,刘守有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器,你这是有什么安排?”

    罗信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只是收到了一些消息,需要确认一下。”

    “收到消息?”

    刘守有目光一缩,他此时心中已经能够确定,罗信有着自己一群手下,这些人的能力不比锦衣卫低,恐怕还在其上。从今天能够发现他派出来的具体人数和位置就能够发现。

    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啊!

    难道这股力量是属于裕王的?

    也是!

    裕王如果登基,必定有着一股属于自己的力量。一想到这里,刘守有就不敢再问了,一路沉默着回到了锦衣卫,罗信走进了属于自己的独院,刘守有犹豫了一下,站在门口问道:

    “不器,你不会在这里呆很久了吧?”

    “应该不会!”罗信回身笑道:“如果我在这里呆得太久,岂不是会让老哥你对我和裕王失去信心?”

    “不会!绝对不会!”

    刘守有连连摆手,后背冒出冷汗。

    接下来的几天,罗信在锦衣卫尽情享受着宁静的生活。没事儿打打太极拳,再练练字,过得叫一个悠闲,宛如神仙般的日子。

    但是,罗信并不是无名小卒,像他这样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和名声的人,想要过上平静的生活,真的很难。

    哪怕你躲在了锦衣卫的大牢内。

    这一日下午。

    罗信刚刚睡了一个午觉行来,洗漱完毕。铺开了纸张,准备练字,便见到一个锦衣卫走了进来,轻声道:

    “大人,外面有人想要拜访你。”

    “谁?”

    罗信没有抬头,而是饱蘸浓墨,在纸张上书写。

    “是王锡爵!”

    罗信点点头道:“请他进来吧。”

    很快,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罗信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了毛,转头露出笑脸道:

    “元驭兄,你这空手探监可不地道啊,怎么也得给我带点儿酒菜吧?”

    王锡爵的脸上就露出了苦笑道:“看你悠闲的模样,还能够短了吃的?”

    罗信一边请王锡爵坐下,一边说道:“我短不短吃的是我的事情,你给不给我带,是你的心意。反正是不地道啊!”

    王锡爵只有摇头,低头看到桌子上那幅字,脸上不由苦笑更浓。

    “不器,你真的想要装糊涂,远离漩涡了?”

    罗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才写的“难得糊涂”四个大字,笑道:

    “这又有什么不好?”说到这里,罗信坐在了王锡爵的对面,给王锡爵倒上茶,然后才说道:

    “对大明,对陛下,我能够做的都做了。如今北方无战事,估计二十年内都不会爆发战争。南方倭寇已凭。如此大明便迎来了和平年代。又建立了市舶司,解决了大明的财政。可以说,大明有没有我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按照规矩做事,大明就会重新中兴。

    功成身退嘛!

    而且我对于官场并没有什么留恋,只是想要过平静的生活。”

    “可是……你总不能在牢里过日子吧?”王锡爵急道。

    罗信古怪地看了一眼王锡爵道:“我又没有犯什么大罪,不过是陛下惩罚我一下罢了,过些日子,自然会把我放出去。我倒是希望陛下能够将我罢官,我便返回阳林县,我还真是有些想故乡了。”

    “不器……咱……不闹了,好嘛?”

    “闹?”罗信哑然失笑道:“这是我心中的真正想法。元驭兄不理解?”

    王锡爵沉吟了一会儿,脸上不由现出了感叹之色,甚至有些情绪低落地说道:

    “你说的也许是真的。你重创草原,先后斩杀了阿拉坦汗和黄太吉,又灭掉了四大倭寇。可谓战功彪炳。在武将方面已经做到了极致。建立市舶司,解决徐老和高老都解决不了的大明财政,在为官方面也做到了极致。可谓实现了你的理想。如此你没有了追究,便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至于朝堂上的龌蹉事,你不再想管,也不愿管。

    但是……

    作为你同年的我,却还一事无成,我还想着实现我的理想。

    真是羡慕你啊!”

    “我一个阶下囚有什么可羡慕的?”

    罗信将桌子上的墨纸砚收拾起来,然后站起身走到门口,对站在门外的一个锦衣卫道:

    “给我整四个小菜和一壶酒,我要招待朋友。”

    “好!”那个锦衣卫匆匆离去。

    “不器,不必了……”王锡爵急忙站起身。

    “别!”罗信又走了回来,坐下道:“我一个人呆在这里,还真是寂寞。陪我喝一杯。”

    “好吧!”

    很快,那个锦衣卫便买来了四碟小菜和一壶酒,送了进来。罗信给王锡爵倒了一杯酒,然后举起酒杯道:

    “来,感谢元驭兄来看我这个阶下囚。”

    “你就开玩笑吧!”

    王锡爵苦笑着和罗信碰了一杯,放下酒杯道:“不器,你对如今朝堂局势如何看?”

    罗信摇了摇头道:“我如今身在大牢,消息闭塞,而且我也不想管。也不去想。”

    说到这里,罗信又给王锡爵倒上一杯酒道:“元驭,如今我就是一个闲人,心里也想做一个闲人,如果你是

    来看我,就陪我喝喝救,不要用朝堂上的事情来烦我。”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