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高拱的反击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高拱的反击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罗信便笑看三人道:“你们三个是见到徐阶重新得势,害怕他对付你们三个吧?殿试之后,便是安排官职,你们三个害怕徐阶拿捏你们。”

    范应期三个人脸色就是一红,都是讪讪之色。罗信笑道:

    “这没有什么不对的,想自己的前程是正当的。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

    三个人神色就是一喜,霍然望向了罗信。罗信轻松地说道:

    “高拱是不会允许徐阶对你们过分的。”

    “高拱?”

    三个人便是一愣,原本他们来这里见罗信,便是想要罗信帮他们,毕竟罗信在官场数年,而且功绩非凡,应该有着属于自己的人脉,却没有想到罗信却说出了高拱。

    “不错!”罗信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道:“当初在玉熙宮,为师因为一首诗而被弹劾的时候,高拱并没有为我说话。他应该是觉得,徐阶已经不行了,已经不需要我这个盟友了。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徐阶咸鱼翻身了。这便让他心中惶恐,一定又会想起我这个盟友。所以,他一定会照顾你们三个,作为和为师再度结盟的礼物。”

    “可是……恩师您在牢中……”

    “呵呵……为师是在牢中,但是陛下却没有剥夺我的官职。”

    “哦……”

    三个人眼睛俱是一亮,对啊,恩师的官职并没有被剥夺,这说明陛下还是想着启用恩师。这一点,高拱怎么会看不出来?所以,一定会帮我们。三个人的脸上一下子便露出了笑脸。

    “不过,你们也不要太高兴。”罗信淡淡地说道:“毕竟你们是我的门生,徐阶就算不打压你们,却也不会给你们机会。在为师和徐阶没有确定谁输谁赢之前,你们几个还是低调做人吧。而且,年轻的时候受些磨砺,对你们有好处。”

    “学生明白。”

    “去高拱府上拜访了吗?”

    “准备明天去。”

    “嗯,按照规矩去,对高拱要尊敬。”

    “是!”

    “高拱会留你们吃饭,你们也不用推辞。”

    “会留我们吃饭?”范应期三个人惊讶地望着罗信。

    “呵呵……”罗信淡淡一笑道:“他留的不是你们,而是为师。你们是代表为师,所以,你们就安安心心地在高府内吃一顿饭吧,这也是表明为师的态度。我们双方可以再次联盟。”

    “学生明白了!”

    “慢慢学吧。你们也回吧,这里是大牢,你们来的已经够久了。以后不要再来了。”

    “恩师……”

    罗信摆摆手道:“为师总得让陛下看到,我像一个坐牢的样子。”

    “那……学生告辞了!”范应期三个人站了起来。

    “去吧!”

    范应期三个人离开了,罗信坐在那里端起了一杯茶,慢慢地喝了下去。

    什刹海边,一老一少缓步而行,年轻人略微落后了半个身位。一脸的恭敬。此时已经是夕阳漫天,什刹海一片金波荡漾。

    老者正是高拱,而青年人则是高拱一心培养的王锡爵。

    “元驭,如今局势如何?”

    “各地的折子都到了,但是都被徐阶给压了下来,陛下根本就不知道。”

    高拱微微皱起了眉头。前行了几步道:“让他们继续上折子,我看他徐阶能够压多久?”

    “大人,学生觉得徐阶也压不了多久。”

    “嗯?”高拱此时哪里还有半点儿当初在玉熙宮废墟前的心如死灰?一脸的淡然从容道:

    “小子,你又打听到了什么事情?”

    “嘿嘿……”王锡爵笑了两声道:“实际上,北方在几年前遭遇了黄太吉兵临京城之后,虽然被罗大人最终击退击杀。这几年北方也是一片和平,而且因为罗大人经营的市舶司,让朝堂有钱救灾北方,但是却一直没有恢复过来。而且就在去年,北方又遭遇了旱灾,秋收的时候,庄家收不到三成。如今北方百姓已经食不果腹,卖儿卖女的事情更是平常。最重要是,已经开始出现了流民。北方的折子有很多并不是我们安排的,而确实是十万火急。但是却都被徐阶给压了下来。”

    高拱闻听,脸上不由现出暴怒之色道:“这样的事情他徐阶也敢压下来?如果不赶紧赈灾,那些流民就会变成流寇。”

    “这……也应该有我们的原因吧。”

    “嗯?”

    “这两天突然从全国各自暴增了无数要钱的折子,各种理由都有。北方的说是去年遭遇了旱灾,所以出现了流民。南方的说是去年遭遇的涝灾,所以出现了流民。南方的折子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北方的折子内容却是真的,因为学生的一个表兄是商人,经常去北方,流民的状况,他亲眼所见。

    而徐阶突然见到多了这么多要钱的折子,便认为都是我们故意弄出来的,应该是没有想到,是真正地出现了流民。所以,才全部压下。大人,要不要提醒一下徐阶?这毕竟关系到黎民百姓……”

    高拱顿住了脚步,望着波光粼粼的什刹海。半响,微微摇头道:

    “不必了,就让徐阶误会下去吧。”

    王锡爵动了动嘴唇,最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眼中现出了一丝迷茫。

    徐府。

    徐阶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听着对面的徐鲁卿在向他回报重建玉熙宮的诸项事宜,不时地点拨几句。最后睁开了眼睛,认真地对徐鲁卿道:

    “鲁卿,重修玉熙宮是关系到我们徐家重振的大事。虽然此事陛下有意补偿我们徐家,但是我们徐家却不可如此。记住,不要贪墨一个铜板。”

    “孩儿明白。”徐鲁卿严肃地点头。

    徐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徐鲁卿便关切地问道:“父亲,您要注意身体。”

    徐阶摆摆手道:“还不是被高拱给烦的!他躲在家里装病不出,却让他的人一个劲儿地上折子,一个劲儿地要钱。他这就是想要拖垮重修玉熙宮,让为父在陛下的心中再次失宠。”

    “父亲,那如何是好?重修玉熙宮不能停啊。陛下每天都会去看一眼。”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