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徐阶的判断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徐阶的判断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徐鲁卿知道这六个人住在哪里。便直接奔着六个人居住的客栈而去。刚刚进入到客栈,便见到一个举子正向外走,见到徐鲁卿,脸上就是一喜,急忙拱手道:

    “徐大人。”

    “嗯!”徐鲁卿点点头道:“张世臣呢?”

    “他……”那个举子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他怎么了?”徐鲁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他……昨天半夜开始坏肚子,拉得……已经起不来了。”

    “嗯?怎么会?”

    徐鲁卿神色一愣,便向着楼上走去。伸手推开了张世臣的房门,果然见到张世臣躺在床上,面容枯槁。

    “张世臣,你怎么了?”徐鲁卿站在了张世臣的窗前。

    “我……”张世臣的眼泪都留下来了:“鲁卿兄,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昨天你走后,我们就感觉头痛欲裂,便想着先回来睡一觉,然后再去为您办事。但是……但是谁想到,回来不久之后,便开始腹泻,请来的医生说,我们四五天内别想着下床了,我们帮不了鲁卿兄,连科考都参加不了了,呜呜呜……”

    “你说什么?”徐鲁卿色变道:“你刚才说是你们?你们几个都是如此?”

    “是。我们六个都是如此!”说到这里,他的脸上现出气愤之色道:“一定是那家酒楼做的菜不好,鲁卿兄,你可要为我们做主,让那家酒楼赔我们的前程。”

    徐鲁卿黑着脸走出了房间,逐一去查看了其他五个人,然后黑着脸离开了客栈。

    六个人一起腹泻,而且在自己离开之后,六个人一起头疼。最关键的是,那一桌酒菜自己也吃了。

    他徐鲁卿头疼了吗?

    他徐鲁卿腹泻了吗?

    这不能不让徐鲁卿怀疑张世臣六个人自己不愿意再为徐家做事,吃了巴豆什么的。

    “哼,离开了你们几个,难道我徐鲁卿还找不到其他人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还剩下两天时间,便是会试。所以,徐鲁卿必须让这些举子去皇宫门前闹事去。否则,一旦科考完,那些举子都在等着发榜,谁还有心思理会这些?

    等着发榜完,那得十几天以后的事情了,谁知道这十几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徐鲁卿迅速地又找到了几个举子,这些举子也是徐家的门生,只是能力和声望要比张世臣他们弱一些。但是,此时徐鲁卿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严词命令那三个举子必须在今明两天,鼓动百人以上的举子去皇宫门前请愿。

    那三个举子在徐鲁卿许诺了好处之后,也慨然答应。徐鲁卿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

    令他失望的是,整个一下午,皇宫门前寂静无声。到了黄昏,一下值,徐鲁卿便匆匆又气呼呼地去找那三个举子,却发现那三个举子也面容枯槁地躺在床上,告诉徐鲁卿,他们已经拉一个时辰了,别说去挑动闹事,就是会试都参加不了了。

    徐鲁卿愤愤地回到了家中,心中已经将那九个举子判了死刑。徐家必定不会用这些胆小鬼。

    不错!

    就是胆小鬼!

    在徐鲁卿的心中,这九个人就是胆小害怕,然后吃了腹泻的药物,来躲避徐鲁卿给他们的任务。

    远远地看到徐阶的书房亮着灯,徐鲁卿的脚步就是一顿,脸上现出灰败之色。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来到了徐阶的书房门口,还没有等他敲门,门内就响起了徐阶的声音。

    “鲁卿,进来吧。”

    “吱呀”一声,徐鲁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低着头站在徐阶的面前,低声道:“父亲……”

    徐阶看着徐鲁卿,淡淡地说道:“说说吧。”

    “是,孩儿……”

    徐鲁卿将这几天自己的安排和最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气愤地说道:

    “父亲,这九个人根本就没有真心实意地投奔我们徐家,都有着自私自利的想法。一定是他们害怕惹来陛下的震怒,又害怕得罪我们。所以干脆吃了腹泻的药物,来糊弄我们。”

    “你的意思是他们自己吃了腹泻的药物?”徐阶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徐鲁卿点头。

    徐阶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道:“这件事情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张世臣他们胆小怕事,自己服用的腹泻的药物。第二种就是罗信安排的人,给他们下了药。”

    “罗信给他们下了药?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不要忘记了,李时珍就住在他的府上,以李时珍的医术,想要配置出来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物,并不困难。”

    “可是……罗信如今在锦衣卫大牢,他怎么可能安排人?”

    “唉……”徐阶叹息了一声道:“你不要忘记了,刘守有担任锦衣卫总指挥使,是谁举荐的。”

    “是罗信!”徐鲁卿脱口而出,然后震惊道:“父亲,您是说……那罗信和刘守有……”

    “不错!”

    “那……我们是不是要禀报陛下?”

    “没有用,陛下会认为我们做臣子的手伸得太长了。更何况,如今陛下对为父的观感并不好。”

    “那……如何是好?”

    “慌什么!”徐阶沉声喝道:“不管他刘守有对罗信如何照顾,也不敢将罗信释放出来,他还不是得在牢房里面呆着。只要他呆在牢房里面。就有很多不便,我们总有机会。”

    房间内寂静了下来,半响,徐阶轻声道:“这件事暂时放下,反正罗信在牢里。我们不急,还是先等着会试结束再说吧。等着会试结束,便有落榜之人,落榜的举子心情自然不好,那个时候,我们再暗中推动,即便没有复兴社的人参与,也能够将那些失意的举子鼓动起来。”

    徐鲁卿点点头,然后叹息了一声道:“可惜这次主考官给了高拱那个老匹夫。”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你的两个弟弟做了糊涂事?不过,如今高拱有些高调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为父要做的不就是隐忍吗?这对为父来说,没有丝毫问题。之前我们能够瞅到机会将罗信搬到,将来也能够找到机会将高拱搬到。”

    会试如期开始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