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入牢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入牢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罗信望向了袁炜,毫不掩饰眼中的讥讽道:“你写过像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经典吗?”

    袁炜的脸腾的一声就变得羞红,正如罗信所说的那样,袁炜写的最好的就是青词。但是那都是华丽辞藻的堆砌,他还真是没有写出过像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样的诗词。不由恼怒道:

    “罗信,我们在这里说的不是诗词的意境,而是你在诗词中蕴藏的怨恨。”

    罗信淡淡地说道:“袁大人,你虽然没有写过经典的诗词,但是也算是诗词大家,你认为诗词最重要的是什么?”

    “自然是意境!”

    罗信点点头道:“如果我那首诗像奏章弹劾的那样解释,还有意境吗?”

    没有等袁炜回答,罗信便继续道:“一首诗意境主导一首诗的好坏。被众人接受的意境,才是真正的诗中之意。余下的都是牵强附会。”

    徐阶见到高拱一只不说话,又见到袁炜被罗信已经逼到了墙角,便开口道:

    “罗信,你总不能否认你诗中蕴藏的怨言吧?苍蝇不叮无缝蛋。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别人想要弹劾你也无处可弹劾。”

    “你是内阁首辅!”罗信淡淡地说道。

    “这和内阁首辅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个头开不得。”罗信的神色依旧淡淡。

    徐阶神色微变,他明白了罗信的话,作为内阁首辅,不管如何,对大明有害的事情,就不能够做。否则就是不称职。徐阶不由心虚地看了一眼嘉靖帝,见到嘉靖帝依旧阴沉着脸,心中更是忐忑不已。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的声音又淡淡地传来。

    “更何况,这会伤害到士林的根本,给所有的读书人做出了一个坏的表率。以后士林大乱,道德沦丧,你徐阶当担当大责。”

    “陛下!”这个时候,高拱也反应过来了,这件事已经不是只关系到罗信的事情了,他原本就是一个清高之人,一旦意识到这件事会损害到士林的根本,便将一切心思放在了一边,朗声道:

    “陛下,此事断断不可因为一切牵强附会的弹劾,便处置罗信。”

    嘉靖帝沉吟了片刻道:“将罗信关入大牢。”

    徐阶和袁炜的脸上便现出了喜色,高拱脸色一急道:“陛下……”

    嘉靖帝摆摆手,又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关入锦衣卫大牢,朕会让锦衣卫去调查罗信之前的细节。朕会秉公而断。”

    黄锦满眼都是紧张,突然目光一动,他看到了罗信垂在体侧的手,轻轻地摆了摆,他知道那是罗信在告诉他没事。

    虽然不知道罗信为什么会这样胸有成竹,满不在乎。但是,他的心却莫名地安定了下来。

    锦衣卫。

    罗信并没有给关在大牢里面,而是居住在一个独门独院中。门口有着两个锦衣卫守卫。此时,在房间内坐着两个人,一个是罗信,一个是刘守有。而且在两个人之间的桌子上,还摆放着酒菜,这哪里像是坐牢,倒是像朋友小聚。

    “真是好险啊!”刘守有一副后怕的模样道:“我还真怕陛下将你推出去杀了。”

    琴双心中暗道:“嘉靖帝不可能在皇宫内,直接杀了自己。也不可能直接推出午门杀了自己。就算自己写了充满怨言的诗,嘉靖帝都不能够这样做。最多将自己发配。

    自己害怕发配吗?

    当然不害怕,因为自己根本就不会去被发配的地方,一旦离开了京城,便会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约束自己,即便是嘉靖帝也不行。

    当然,就算事出预料,嘉靖帝真的将自己推出去,要斩首。以自己在京城内掌控的力量,也不会有危险。至于在玉熙宮,嘉靖帝直接杀自己,不说历朝历代没有那个可能,即便是有那个可能,罗信也不惧。真到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谁杀谁,你还真以为嘉靖帝已经得道成仙了?吹口气就把自己吹得魂飞魄散?”

    但是,这些话自然不会对刘守有说,只是淡淡一笑道:

    “即便是我经常口出怨言,陛下也不会将我推出去斩首,最多罢掉我的官,然后将我发配罢了。”

    刘守有想了想,他也不是无能之辈,被罗信一提醒,便瞬间想通了。对罗信这种大功臣,哪怕是说了一些怨言,只要不是反诗,即便是皇帝也不能够随便斩杀功臣。便松了一口气道:

    “是我多虑了!”

    罗信便摆摆手道:“你也是关心我嘛!来,喝酒!”

    “干!”

    “干!”

    两个人一饮而尽,刘守有放下酒杯道:“你就不怕陛下将你发配到岭南?”

    罗信心道:“我还真就不怕!”

    不过,口中还是说道:“我和陛下说,这个头不能够开。”

    “什么头不能够开?”刘守有不解地望着罗信。

    “文字狱!”罗信淡淡地说道:“如果这个头一开,朝堂将不是朝堂,士林将不是士林。大明的衰落可以预见。”

    刘守有沉吟了半响,最终点头道:“不错,陛下也有顾虑。只是,接下来怎么办?陛下会不会这么一直关着你?”

    “没事,我正好歇歇。”说到这里,罗信突然笑道:“这也是一种资历。”

    刘守有闻听,先是一愣,继而大笑道:“不错,是真正的资历。”

    两个人说的不是玩笑,在大明朝还真是有着这么一种奇怪的事情,凡是读书人,若是被皇帝打一顿,或者关押一段时间,便是名声大涨,被誉为士林不怕强权,为天下谋福利的典范。“不过,总要有些安排。”罗信沉吟着说道。

    “你说,我去安排!”刘守有神色一整。

    “你已经见过了裕王,裕王是相信你的。你先秘密去见裕王,告诉他在我没有出狱前,深居浅出。若是遇到急事,可派人去找鲁大庆。”

    “好,我马上去办。”刘守有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道:“裕王会出什么问题?”

    “你也知道徐阶邀请袁炜赴宴,已经暗中投奔的景王,我害怕徐阶蛊惑裕王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