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召见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召见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嘉靖帝当时就暴怒了,他原本就对罗信心中猜忌,如今看到奏章上对罗信那首诗的分析,越看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儿。

    “我还没死,就被罗信如此抱怨。如果我死了,那罗信还不会将这种抱怨扔在我儿子的身上?”

    当即嘉靖帝就拍人去宣罗信,黄锦想去,也好提醒一下罗信。但是看着嘉靖帝暴怒的模样,黄锦立刻打消了心中的想法,但是也派出了一个自己的心腹,让他把消息带给罗信。

    别说是满朝文武,便是宫里的太监也知道要找罗信,就得去他家里。除非一大早,可以在詹士府找到罗信,否则罗信不是在街上溜达,就是在府中。整个大明的京官,可能罗信是最逍遥自在的了。

    果然,他们在罗府找到了罗信,罗信听那个太监带来了黄锦的口信,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便平静了下来。跟着那个太监离开了府邸,向着皇宫行去。那个太监看着罗信平静的面容,不由心中敬佩。

    一路无阻地进入到玉熙宮,目光迅疾地一扫,便看到徐阶,高拱和袁炜都在,黄锦站在角落里,嘉靖帝阴沉着脸正望着自己,便拜道:

    “臣,罗信,拜见陛下。”

    “哗啦……”

    一叠奏章便被嘉靖帝扔在了罗信的身上,怒声道:“你自己看看。”

    罗信捡起一本奏章,翻开匆匆地看了一遍,便放下不再去看其它的,默然不语。

    “怎么?没话说了?”嘉靖帝怒声道:“没有想到啊,你对朕的怨气很重啊!”

    罗信依旧沉默不语,徐阶和袁炜低着头,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高拱的神色很复杂,罗信已经露出峥嵘,他对罗信也很忌惮,如果罗信因此倒霉,他也是得利着。但是也不是没有损失,他失去了一条臂膀,毫不夸张地说,在他和徐阶争权夺利的过程中,罗信牵扯了徐阶很大的精力。所以,此时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这件事情。只有黄锦脸上现出了忧虑之色。

    “说话!”

    见到罗信一直不说话,而且神色间也没有丝毫慌张,嘉靖帝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由怒喝道。

    这次罗信倒是开口了,只见他平静地说道:“臣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嘉靖帝神色一滞。不由气道:“如此说来,你是承认对朕有着怨恨了?”

    罗信微微摇头道:“没有!”

    “没有?那为何无话可说?”

    “陛下应该了解臣的为人,而且臣也已经多次向陛下表明心迹。而且陛下回忆一下,臣从入仕到如今,可有一丝一毫怨恨陛下的迹象?”

    嘉靖帝目光微微一缩,脑海中迅速地回忆起罗信的一幕幕。罗信确实没有一丝一毫怨恨他的表现。每次闲置之后,都自得其乐。之后被启用,又竭尽全力。再被闲置,依旧平静无波,正如他曾经向嘉靖帝表明的那般,他不喜当官,只喜欢过着研究学问的生活。

    想当初,嘉靖帝曾经对罗信许诺过,卿不负朕,朕不负卿。

    罗信是没有负嘉靖帝。

    但是……

    嘉靖帝有没有辜负罗信?

    嘉靖帝心中很清楚,自己辜负了罗信。罗信为大明,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却被他反复闲置。这要是换一个人,早就怨言满腹了。但是,至今为止,从来没有从罗信的口中得到一句埋怨的话。

    此时,再回忆罗信写的那首诗,和弹劾的地方,真是有些牵强附会。但是,嘉靖帝却在想着是不是利用这次机会,将罗信彻底解决了,不给自己的儿子留下后患?

    怎么解决?

    自然是不能够光明正大地将罗信推出去杀了,那样的话,非议太多。作为一代大儒,一代军神,大明财神,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只是因为一首诗……

    哪怕是罗信真的四处宣扬他的怨言,也不能够就这么杀了。否则,以后还会有谁肯为大明效力?

    但是,想要将罗信置于死地的方式有很多,嘉靖帝可以将罗信发配到岭南烟瘴之地,即便是罗信不死在那里,在那里消息闭塞,距离中原遥远,罗信的影响力也会很快的消失,慢慢地便会被忘记,大明还有这么一个人。想到这里,嘉靖帝寒声道:

    “罗信,你可知罪?”

    闻听到嘉靖帝这句话,徐阶和袁炜的脸上都是一喜。高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最终却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只有黄锦缩在袖口内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知罪?”罗信的脸上神色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陛下,这个头不能开。”

    嘉靖帝的神色就是一滞,随后便像是一个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他瞬间就明白了罗信话中的意思,搞文字狱这个头真的不能够开,一旦开了,以后大明朝堂就乱了。谁都可以牵强附会,却弹劾他人。

    一个总是相互用文字狱的方式弹劾对方的朝堂,和狗咬狗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朝堂还叫做朝堂吗?

    这样的大明还叫做大明吗?

    恐怕那样的话,距离大明衰败就已经不远了。

    但是,他真的不想就这么放过罗信,这对他解决罗信的问题是一个机会。可是急切之间又不知道如何处理,略微沉吟了一下,望向徐阶,高拱,袁炜道:

    “你们认为此事应该如何处置?”

    徐阶和高拱都没有说话,袁炜知道必须自己先说,这倒不是因为此事是他暗中推动的,而是因为在这三个人当中,他的地位最低。通常情况下,都是官越大的人,发言都越往后。所以,袁炜迅速地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陛下,空穴不来凤,臣也写了不少诗词,但是臣怎么就没有被弹劾?我看罗信还是有着怨恨之心,必须严惩。”

    “嗤……”罗信嗤笑了一声,然后急忙向着嘉靖帝施礼道:“陛下,臣失仪了。”

    嘉靖帝望着罗信,淡淡地说道:“失仪的事情先放后,臣想知道你笑什么?”

    “臣在笑袁大人刚才所说的话,他也做过很多诗词!臣承认袁大人所作的诗词,很多都算作精彩之作。但是……”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