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夜谈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夜谈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臣会安排。不过,徐阶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让我们弹劾罗信。”

    “让我们弹劾罗信?”景王眉头一皱,思索了片刻道:“他会不会是利用我们,将罗信整倒之后,他便可以重新赢得裕王的重视,到时候却对我们反戈一击。”

    “不会!”袁炜摇头道,随后从袖口内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裕王道:“因为徐阁老连弹劾奏章都写好了。”

    “嗯?”

    景王接过了那张纸,低头看了起来。然后咧了咧嘴道:

    “真是文人杀人不用刀啊!罗信只是写了一首诗,却被徐阶分析出对大明,对陛下不满和抱怨。呵呵……”

    袁炜也笑道:“徐阁老大才,但是分析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不正是说的如同罗信一般?当初罗信刚刚入朝,深受陛下宠信。统领北方百万兵马,后又前往东南主持市舶司。如今呢?却被陛下如同一个秋扇一般抛弃。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不正是罗信在埋怨陛下,他对大明和陛下一直忠心耿耿,但是陛下对他变了吗?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却说的是,当初陛下对罗信说过,卿不负朕,朕不负卿。这句话言犹在耳,却已经被剥夺了军权,剥夺了财权,被打发到了詹士府,呵呵……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更是再说,陛下说话像是放……呵呵……”

    袁炜感叹了一会儿道:“真是字字诛心啊!这徐阁老的功力当真雄厚。”

    景王也是连连点头道:“不错,这封弹劾一旦送到了父皇的面前,父皇必定暴怒。恐怕都不会问罗信,就会把罗信给打入大牢。这个东西一旦递上去,罗信便完了。”

    袁炜笑呵呵地说道:“如果罗信完了,裕王便失去了主心骨。到时候徐阶再过来。徐阶一旦投奔殿下,他的学生张居正也必定投奔殿下。而陈以勤和殷士儋两个人都已经被徐阶抓了起来,如此,裕王便只剩下了一个高拱,六个老师,只剩下一个,呵呵呵……”

    “对了,孤刚才说,这会不会是徐阶的诡计?”

    “当然不会!”袁炜摇头,指着那张纸上的笔迹道:“徐阁老非常懂事,知道殿下会怀疑,所以才亲笔写了这份奏章。如果徐阶反悔,我们把他这份亲笔奏章宣扬出去,徐阶便可以告老还乡了。这实际上就是徐阁老送给殿下的投名状。”

    “对啊!”景王高兴地看着手中的徐阶的笔迹,有这张纸在,徐阶还敢翻天不成?

    “不错!”袁炜道:“如今裕王无后,而殿下您却有了龙子。徐阶投奔殿下,我们在整倒罗信,裕王便只剩下了一个高拱,殿下大业可成。”

    “呵呵呵……”景王忍不住激动地笑了起来,将徐阶的那张纸递给了袁炜道:“立刻将这个奏章抄写一份,然后找几个人,一起弹劾罗信。”

    “是!”袁炜欣然答应。

    “嘎吱吱……”

    袁炜府的大门打开,罗信和裕王立刻拿起了千里镜向着大门处望去,当裕王见到景王一脸兴奋地走了出来,然后离去。心中就是一沉。罗信收回了千里镜,将两边的车窗关上,对车夫道:

    “回府!”

    马车从大树的阴影中出来,顺着街道回到了罗府,从后门进去。一直到进入罗信的书房,裕王依旧阴沉着一张脸,闷声不语。罗信也不开口相劝,只是吩咐丫鬟泡了一壶茶,然后摆手让她们出去,将房门关上,静静地坐在了裕王的对面。

    半响,裕王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抬起眼帘望向了罗信,低沉地说道:

    “罗师,你看那徐阶是不是已经转投四弟了?”

    罗信点点头道:“看景王怒气冲冲的进入袁炜府中,应该是袁炜去徐阶府上赴宴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景王,所以才引起景王的愤怒,以为袁炜投奔了徐阶。这应该是袁炜不知道徐阶请他赴宴的目的,所以才没有告诉景王。但是,当景王从袁炜府中出来的时候,却是极为亢奋和欢喜,应该是得到了徐阶投奔他的消息。”

    “砰!”裕王一拍桌子道:“他怎么可以?孤待他不薄!”

    罗信沉默不语,徐阶为什么投奔景王,罗信的心中非常清楚。那是因为徐阶看得十分清楚,即便是裕王登基,也轮不到他担任内阁首辅了。

    毫无疑问,徐阶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他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施展自己的抱负,就必须获得内阁首辅的位子,没有这个位子,就没有话语权,又弹劾施展自己的保护和实现自己的理想?

    好不容易熬过了严嵩,这才坐上内阁首辅的位子几年?还没有等到施展自己的抱负,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失去了内阁首辅的位子,他怎么可能同意?

    但是,这些话罗信不能够说,说了会让裕王多想。所以,罗信只能够保持沉默。

    “孤要去问问他。”裕王咬牙切齿。

    “不可!”罗信不得不开口了。

    “为什么?”

    老好人裕王的脸上,此时都现出了暴怒之色。罗信摆摆手道:

    “殿下稍安勿躁,我观那徐阶未必会在明面上和殿下决裂。”

    “你……什么意思?”

    罗信一边思索着,一边道:“殿下,我很了解徐阶,他是一个能够十分隐忍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我推测,他会将此时隐瞒下来,明面上依旧是在裕王的阵营,而暗地里投奔景王。如此,我们这边有什么计划,景王那边会在第一时间得知,而且在最关键的时候,徐阶还能够给我们致命一击。”

    “他……会如此阴险?”裕王的脸上现出不信之色。

    罗信含笑道:“我们不妨看看就知道了。只不过,殿下你要控制好情绪,不要露了马脚。”

    裕王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我明白。”

    罗信沉吟了片刻道:“殿下,以后我们的日子会更加艰难。”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