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酒醉的袁炜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酒醉的袁炜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难道袁炜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了吗?竟然巴巴地去投奔徐阶?这是要转而支持裕王了吗?

    又惊又怒的景王再也安奈不住,他要找袁炜问个清楚,否则非把他憋疯了不可。

    袁炜为什么没有告诉徐阶请他吃饭?

    因为他没有弄清楚徐阶请他吃饭究竟目的何在,他准备弄清楚了徐阶的目的之后,再和景王商议,却没有想到碰巧被唐汝辑看到了,引来了景王的惊怒。

    “有辆马车出来。”

    景王府外,车夫轻声道。立刻从车窗内伸出来两个千里镜,向着景王府大门望去。便见到一辆车已经停在了大门口,大约过去了十几息的时间,两个人便通过千里镜看到景王满脸怒气地走了出来,登上了马车。裕王道:

    “他要去哪里?”

    “跟上。”罗信轻声吩咐。

    马车远远地跟在了后面,大约一刻钟后,罗信轻声道:“这是去袁炜府上的方向。”

    “他要去袁炜府上?”

    “应该是,我们跟着就知道了。”

    又两刻钟之后,景王的马车果然停在了袁炜府上的大门前。罗信的马车慢慢地从大门前经过,见到景王怒气冲冲地走进了袁炜府上的大门。罗信的马车继续前行,走过了三百米左右,又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再说袁炜被徐阶请进了徐府,大摆宴席,却只有他们两个相对而坐。酒过三巡之后,徐阶也只是和袁炜回忆之前的日子。要说这袁炜还是徐阶的学生,因为当初袁炜会试的时候,座师正是徐阶,两个人倒是回忆起过去的日子,很有些共同语言。

    但是,也不能够总这么喝下去。总得知道徐阶请自己来究竟是什么目的。于是,袁炜放下了酒杯道:

    “阁老,您让学生来?”

    “唉……”徐阶放下酒杯,先是叹息了一声,然后才一脸落寞地说道:“你也知道我和罗信之间的关系。”

    见到袁炜点头,徐阶继续说道:“如今罗信用谗言哄得裕王殿下不知道东南西北,心中只有罗信,对老夫已经开始疏远。”

    说到这里,自嘲地一笑道:“昨日我去拜会裕王殿下,裕王殿下却连大门都没有让我进来,因为他要去罗信府上,和罗信共赏人生若只如初见!”

    袁炜闻听,眼睛就是一亮:“阁老的意思是?”

    徐阶淡淡地望着袁炜道:“老夫想要支持景王。”

    “求之不得!”

    袁炜闻言大喜,亲手为徐阶倒上一杯酒,举起了酒杯,和徐阶碰了一下,一饮而尽道:

    “学生可以为阁老引荐景王。”

    徐阶却摇了摇头道:“我可以和景王见面,但是却要秘密见面。”

    “为什么?”袁炜不解地望着徐阶。

    “裕王还不知道我转而支持景王,我认为保持这种状态很好。”

    “不愧是真小人!”袁炜心中暗道,表面上却是一片感激之色道:“委屈阁老了。”

    “不谈这些,我们喝酒!”

    徐阶淡淡地笑道,短短的几句,两个人就决定了一件大事。两个人都心情舒畅,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两个人这一喝就喝多了。

    最后,袁炜和徐阶都是摇晃着走了出去。一走出大门,见到风,两个人就更不行了,眼前发黑,直往地上倒。

    早有人上来将两个人扶住,徐阶还是坚持着,被人扶着送袁炜出了大门,看着袁炜被人扶进了轿子,才在下人的搀扶下,回到了府里,在他的背后,徐府的大门缓缓关上。

    袁炜府前。

    右侧三百米外,坐在车厢里的裕王轻声道:“罗师,你说四弟来袁炜府上会做什么?”

    罗信收回了千里镜,将车窗关上,裕王也将车窗关上。然后望着罗信。罗信微微思索了一下道:

    “如果一会儿,景王怒气勃发的出来,那便是袁炜投奔了徐阶。如果兴高采烈地出来,那就是徐阶投奔了景王。袁炜之所以在赴宴之前,没有告诉景王,是因为不知道徐阶邀请他的目的。”

    裕王闻听,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心中也忐忑起来。他虽然对徐阶很有意见,但是却也知道徐阶对他的重要性。

    不!

    不是徐阶对他多重要,而是徐阶那个内阁首辅的位子对他非常重要。两个人不再言语,静静地等待着。

    一个半时辰过去了,再有一个时辰,就好宵禁了。但是景王还是没有从袁炜府中出来,而袁炜也没有从徐阶府中回来。裕王和罗信的心中也不禁焦急了起来。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当轿子从罗信的车厢旁经过之后,车夫轻声道:

    “大人,袁炜的轿子!”

    裕王和罗信精神都是一振,两个人轻轻地将左右车窗打开了一条缝,将千里眼伸出去,观察着袁炜的轿子。

    袁炜的轿子停在了大门口,下人轻声唤道:“大人,回府上了。大人,大人……”

    见到袁炜没有回应,下人贴近轿帘听了听,便听到了袁炜的呼噜声,便道:

    “大人还在睡,我们直接抬进去吧。”

    轿夫再次将轿子抬了起来,走进了大门。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去通报给景王,说袁炜已经回来了。

    景王在袁炜的府上已经等了一个半时辰了,作为嘉靖帝的儿子,他景王除了等自己的父皇,什么时候等过别人这么久的时间?

    如果不是顾忌这是京城,他都想一把火将袁炜的宅子给烧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袁炜回来了,带着满脸怒气,大步向着大门走去。刚刚走到院子里,就见到轿夫抬着轿子走了过来,隔着轿子就能够闻到浓浓的酒味,景王脑门上的青筋乱蹦,厉声喝道:

    “袁炜,你给我出来。”

    袁炜睡得正香,猛然被一声霹雳一般的声音惊醒,心中不由大怒,怒声喝道:

    “什么人敢冲撞本官,来人啊,拉下去,给我打。”

    下人额头上的汗就流了下来,急忙提醒道:“老爷,是殿下来了。”

    “殿下?什么殿下?”袁炜的酒还没有全醒。

    “是景王殿下啊!”下人急忙道。

    *

    *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