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跟踪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跟踪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两个人刚刚碰了一杯,便听到轻轻的敲门上。 罗信放下酒杯,轻声道:

    “来了!”

    裕王也急忙挺直了胸膛,做出威严的模样。罗信看着好笑,起身来到了门口,将房门打开,便看到鲁大庆站在外面,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普通衣服,带着一个斗笠的男子。见到罗信出来,便轻声道:

    “罗大人,我来了!”

    “进来吧!”

    罗信轻声道,然后让开了身子,那个汉子便走了进来,罗信叮嘱鲁大庆好好在外面看守,便轻轻地将房门关上。

    屋子里的汉子摘下了斗笠,噗通一声跪在了裕王的面前道:

    “臣,刘守有拜见殿下。”

    裕王优雅地起身,上前两步,伸出手扶住刘守有的肩膀,亲切地说道:

    “刘将军快请起。”

    “写殿下!”

    刘守有站了起来,又向着罗信施礼道:“见过罗大人。”

    罗信摆摆手道:“我们之间不要客气,都是辅佐裕王殿下。”

    裕王闻听,心中更是高兴。便摆手道:“罗师,刘将军,坐下边吃边谈。”

    罗信和刘守有谢过之后,落座。早就为刘守有准备了碗筷和酒杯,罗信为三个人倒上酒,含笑道:

    “来,我们喝一杯。”

    “在下敬殿下。”刘守有急忙举起了酒杯。

    三个人俱都是一饮而尽。然后便是裕王和刘守有之间交谈,裕王表现出极力的亲切,刘守有也表现出极力的忠心,君臣相欢。罗信只是坐在一边,不去打扰他们,含笑观看。如此相谈了两刻钟左右的时间,刘守有突然闭上了嘴巴,脸上现出为难之色。

    裕王看到刘守有脸上的为难,便亲切的笑道:“刘将军,有什么话就和孤说,只要孤能够解决的,一定为你解决。”

    “不是!”刘守有犹豫道:“只是臣得到了一个消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裕王干脆的说道。

    “是!”刘守有吞咽了一口口水,脸上恰当地露出一丝紧张道:“殿下,臣收到了一个消息,今天晚上,徐阁老请袁炜赴宴。”

    “什么?”起初裕王还没有在意,但是当他听完刘守有的话之后,却差点儿跳起来:“你说什么?”

    “臣说,徐阁老今晚请袁炜赴宴!”

    “徐师请袁炜赴宴?”裕王不信地追问了一句。

    “是!”

    “刘将军!”罗信脸色凝重地插言道:“这个可不是玩笑,你确定?”

    “我确定!”刘守有严肃地点头道。

    裕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喃喃自语道:“徐师是孤的老师,袁炜是四弟的第一老师,徐师请袁炜赴宴是什么意思?”

    罗信和刘守有对视了一眼,都不言语。书房内原本欢乐的气氛没有了,变得凝重。半响,裕王凝声问道:

    “徐阁老只请袁炜一个人赴宴?”

    “这个……臣不知。”

    “你真的确定吗?”

    “臣确定!”

    “孤不信!”

    裕王猛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在书房内来回走着,他的心中此时充满了失败感。刚才还自信满满,自己在外有着徐阶和高拱,如今就听到徐阶请景王的老师吃饭。

    徐阶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要背叛自己?

    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裕王想了想,心中更是愤怒,不就是昨天没有请他入府吗?

    自己也问他有没有事儿了啊!

    如果说有事,自己能够不请他入府吗?

    就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就投了景王?

    不!

    我不相信!

    裕王的心中实在是难以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看着裕王脸上挣扎之色,罗信心中也是轻轻一叹。

    他和徐阶是有仇,但是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让徐阶转投景王,这对裕王这个阵营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管徐阶在裕王心中的地位如何,但不要忘记了,徐阶的大明内阁首辅。就这个身份,这个地位,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也会吸引一大批支持裕王的人。

    但是,如果徐阶一旦转投景王,便会带领大批人离开裕王阵营。而且裕王的名声也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自己的老师,内阁首辅都留不住,这裕王还值得支持吗?

    恐怕裕王的阵营立刻便会动摇起来。

    但是,这件事情罗信还不能够当做没发生。徐阶转投景王是对裕王的一个打击,但是如果徐阶转投景王之后,裕王这边还不知道,依旧信任徐阶,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所以,必须让裕王意识到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于是,罗信便轻声说道:

    “殿下,想要知道徐阶是否请袁炜吃饭,是否只请袁炜一个人,很简单。”

    “怎么做?”裕王霍然抬头,望向了裕王。

    “殿下和臣换上便服,乘坐马车从臣的后门出去,在徐阶门前不远处看着就好。”

    裕王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徐阶居住的地方,实际上是和罗信府上在一条大街上,这条大街上居住的都是朝堂重臣,根本就没有酒馆之类的。所以,想要监视徐阶,就必须乘坐马车。

    有了决定,虽然裕王很烦躁,却还是坐下来和罗信,刘守有心不在焉的喝酒。吃完饭之后,刘守有便告辞离去,罗信和裕王便对坐饮茶。

    一直到黄昏十分,罗信和裕王都换上了便服,乘坐一辆马车从后门走去,罗信的一个家丁也乔装改扮了一下,还带着一个斗笠,赶着马车向着徐阶的府上行去。

    当远远地能够看到徐府大门的时候,那个马夫便将马车的速度降低到了最低,马车晃晃悠悠地向前走去。罗信和裕王两个人,闷闷地坐在车厢里。马车晃晃悠悠地从徐府的大门前走过,行出大约百米之后,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那个车夫从车辕上跳了下来,蹲在车轱辘跟前,装出一副修车的模样。只是目光不时地望向徐府大门。

    大约一刻钟之后,正在车厢内闷坐的罗信和裕王便听到外面那个车夫轻声道:

    “殿下,大人,袁炜来了。”

    裕王和罗信心中就是一振,两个人将车厢窗户

    户打开了一条缝,向着徐府门前望去。便见到此时袁炜已经从轿子里出来,正和出来相迎的徐阶客气说话,那徐阶也是满面春风,和袁炜把臂进入到府门。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