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徐阶感觉到危机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徐阶感觉到危机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徐鲁卿的脸色通红,眼中闪过了一抹羞辱。

    这真的是一种羞辱,自己放弃了一个大好翻盘的机会,在想起之前罗信的话,那就睡挖了一坑让他跳进去,不给他这个翻盘的机会。

    这不仅仅是诗才不如罗信,便是智商也不如人家,真真是羞辱。

    这个时候,他便看到罗信又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笔,心中不禁暗道:

    “我就不信你还能够写出一样水平的诗句?如果写不出来,我一定会好好羞辱你一番。”

    周围的议论声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抻着脖子向着罗信望去。二楼上的香香姑娘更是一双妙目一瞬不瞬地盯着罗信。脸色潮红。

    罗信提起了笔,在纸上笔走龙蛇,然后又放下笔,站在那里思索了起来。一旁的徐时行朗声吟道: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这次在徐时行吟诵完毕之后,飘香楼内外却是一片沉寂。唐朝距离宋朝并不远,这两句的典故便出自唐明皇和杨玉环,这些读书人又如何不知?

    唐明皇和杨玉环的感情如何,历史上都有记载。当时结局呢?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二句用唐明皇与杨玉环的爱情典故。七夕的时候,唐杨二人在华清宫里山盟海誓。山盟海誓言犹在,马嵬坡事变一爆发,杨贵妃就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被唐明皇刺死。据说后来唐明皇从四川回长安的路上,在栈道上听到雨中的铃声,又勾起了他对杨贵妃的思恋,就写了著名的曲子《雨霖铃》。这里借用此典说即使是最后作决绝之别,也不生怨。

    “唉……”

    罗信幽幽叹息了一声,再次提起笔,在纸上写了一句,如何便抛下笔,转身就走,不做丝毫停留。而徐时行看了一眼罗信所写,也是幽幽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吟诵出来,而是紧跟着罗信走出了飘香楼。飘香楼外的举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首诗还没有写完啊,罗信怎么就离开了?

    但是,正当他们想要相问罗信的时候,却听到从飘香楼内传来了吟诵之声。原来的陈栋忍不住走上前,将罗信写下的最后两句念了出来。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飘香楼内外就是一静,都沉浸在这最后两句诗的意境之中,罗信和徐时行便从人群中缓步行出,远远离去。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二楼的香香姑娘岿然泪下,想起自己的身世,心中凄楚不已。

    这最后两句借用唐李商隐《马嵬》:“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之句意。薄幸,薄情。锦衣郎,指唐明皇。又意谓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

    是啊!

    唐明皇还有着比翼鸟,连理枝的誓言。

    但是,我呢?

    “呼……”

    陈栋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转头望向了徐鲁卿道:

    “徐大人,轮到你作诗了。”

    “作你麻痹!”

    徐鲁卿心中骂了一句,一甩袍袖,便转身离去。蒋文才面如死灰,他感觉周围望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讥讽,便不由以袍袖掩面,踉跄离去。

    众人此时也没有了比试诗词的行去了,有这首诗放在这里,谁还敢比诗?一个个便散去。只是罗信的这首诗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茶坊酒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此时,香香姑娘已经回到了房间里,站在了窗前,双目失神地望着窗外,低声吟诵,一行清泪又流了下来。

    “这个罗信太傲慢了!”站在她背后的丫鬟秋菊气愤愤地说道:“作完诗就离开,把我们姑娘当作什么?”

    香香姑娘幽幽叹息了一声,脸上带着苦涩道:“把我当作什么?一个妓呗。他可是当世大儒,本朝军神,武贵为侯爷,文贵为四品。如此年龄,取得的成就已经不能够用青年俊杰来形容了。如何会看得上我?”

    “姑娘可是名妓!”

    “名妓也是妓!”香香姑娘的眸中浮现出一丝痛楚:“你还真以为像罗大人这样的人会和我共度良宵?”

    “哦……”秋菊没精打采地低下了头。

    香香姑娘偷偷地握紧了拳头,望向窗外的目光变得坚毅。心中暗暗地说道:

    “罗信,你这样的少年郎,我香香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高拱放下了手中的纸,望着站在对面的王锡爵,轻笑道:“你这个同年真是了不起啊!”

    而此时,徐阶也正放下手中的纸张,望着站在自己面前,局促不安的徐鲁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最终却是叹息了一声道:

    “鲁卿,罗信只是最近几年不作诗了,但是能够写出《阳林诗词集》的人,怎么可能江郎才尽?你鲁莽了。”

    “孩儿……孩儿……”

    “无事!”徐阶淡淡地说道:“只是一首诗,不是什么大事。虽然对你的名声有点儿影响,却影响不到我们徐家。”

    说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徐鲁卿道:“陛下……在他有生之年,不会改变内阁。内阁依旧是我和高拱相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陛下找不到代替我和高拱的人。”

    “这么短的时间?”徐鲁卿神色一怔道:“父亲,您是说……”

    徐阶摇了摇头,低声道:“所以,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和裕王搞好关系。让人备轿,我去拜访裕王。”

    裕王府。

    “好诗!好诗!”

    裕王手中拿着纸张,兴奋的脸色潮红,在地上来回走动着。

    “多少年了,都没有见过如此好的诗,罗师大才。不行,我太激动了。我也去见罗师。备轿,去罗府。”

    当徐阶的轿子来到裕王府的门前时,却正好看到裕王一只脚迈进了轿子。徐阶便朝着

    着裕王唤道:

    “殿下!”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