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戏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戏谑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儿时,读温婉缠绵的古典故事,才子佳人,王子公主,总受奸人所害,却也终能柳暗花明,双宿双飞。童话的结尾,会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便也认定从此,孟光接了梁鸿,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地幸福美满、地老天荒。可长大后,看过许多支离破碎的章节,方约略明白,起初地两情相悦总是美好,柴米油盐却也造就了纷争烦扰,更不论,性格差异的细枝末节。人生若只如初见,愿我们把邂逅时刻谈笑自若、百无禁忌地刹那心动凝固。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要你记着,初见时彼此的欢笑。”

    徐鲁卿脸色都绿了,第二句出现了一个典故,这倒是没有什么,他作诗的时候,也经常把典故放在诗句里。

    但是……

    这个典故实在是……太特么的贴切了,和第一句太贴切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就没有见过这么贴切的句子!

    第三句应该说点儿什么?写点儿什么?

    徐鲁卿怎么想都觉得只是这两句便已经写尽了人情世故,再写下去,就是狗尾续貂,画蛇添足。

    他相信即便是罗信也不可能再续写出更为出彩……

    不!

    只要和这两句一个意境的诗句,他都把脑袋摘下来,而罗信踩。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根本就没有上前,而是向罗信拱手道:

    “不器大才,为兄认为这两句诗已经道尽了人情世故,为兄实在是想不出来能够和这两句诗相提并论的诗句。”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扫过了众人,众人也都纷纷点头。徐鲁卿再想的时候,他们也在想,结果他们的念头是一样的,感觉再写下去,反而破坏了这两句诗的意境。

    见到大家都点头,徐鲁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

    “不器,你还能续写下去吗?我看到这里就好,算是为兄输了,免得画蛇添足,虽然只有两句,是一件遗憾的事情,但是也比狗尾续貂强出许多。”

    众人的神色都是一愣,继而望向徐鲁卿的目光变得不同。他们都听出来了徐鲁卿的意思。如果罗信承认自己也写不出来第三句,那罗信也是江郎才尽,和他徐鲁卿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如此虽然是徐鲁卿输了,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丢人。

    但是……

    如果罗信硬要继续写……

    在众人看来,虽然以罗信的诗才不至于是狗尾续貂,但是也必定是画蛇添足。同样的会令人认为罗信是江郎才尽。

    如此,不管罗信如何做,他徐鲁卿都不会太丢人。

    蒋文才不由在心里给徐鲁卿点了一个赞,心中佩服不已,不愧是徐阁老的儿子,这样局面都能够退而不败。

    高!

    实在是高!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罗信,等待着罗信承认这两句诗已经写尽了人情世故。不管怎么说,有着这两句诗,罗信已经胜过了徐鲁卿。徐鲁卿只不过败得不难看罢了。

    但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罗信却微微一笑,走到了桌子前,提起了笔。

    “他……真的要写?”

    众人虽然是一愣,但是却又期待了起来,毕竟罗信已经写出来两句经典的诗句,谁又担保他写不出来第三句?

    罗信提着笔却没有落下,反而转头望着徐鲁卿道:“鲁卿兄,你是让我写第三句,还是让我写全诗?”

    “啊?全诗?”徐鲁卿惊讶道:“你……已经有了全诗?”

    “这倒不是!”罗信摇头道:“如果你让我写第三句,我就暂时想一句就成,等着鲁卿兄续写的时候,我再继续思考。如果让我写全诗,恐怕我就要想的时间长一些。”

    徐鲁卿不由犹豫了起来,就这样彻底认输,他也不甘心。虽然在罗信狗尾续貂之后,他不至于太过丢人,却已经丢人了。如果罗信的第三句不怎么样,不像前两句那么惊艳,自己也能够续写出来第四局,那岂不是挽回了局面?

    但是……

    如果罗信的第三句同样经典呢?

    看着徐鲁卿犹豫的神色,罗信便笑道:“鲁卿兄,不如这样吧。之前的比试方式就算了,就由我把这首诗写完,鲁卿兄再写一首,如何?”

    徐鲁卿快速地思索着,他的心中还是倾向于罗信会狗尾续貂,破坏了整首诗。如此前两句虽然惊艳,但是整首诗便落了下乘,自己说不定还有着胜出的希望,便点头道:

    “也好!”

    “呼……”

    站在徐鲁卿背后的蒋文才心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的想法和徐鲁卿一样,认为这样以来,徐鲁卿未必会输。大家又重新站在了起跑线上,谁让你罗信将调子起的那么高,后面你拉得上去吗?

    二楼的香香姑娘却是更加地期待了起来,一双妙目紧紧锁定着罗信。

    罗信点点头,很快地落笔,又很快地停笔,然后站在那里,一副思索状,众人便都望向了徐时行,等着徐时行吟诵出来,却见到徐时行望着桌子上的纸张发愣。心急的人不由催促道:

    “徐大人,您倒是吟诵啊!”

    “啊?”

    徐时行反应了过来,急忙高声吟诵道:“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徐鲁卿便张大了嘴巴,后面这两句虽然不够前两句惊艳,却也十分贴切前两句,既是对前两句的解释,又是对人性的剖析。

    但是……

    这两句的出处他知道啊!如果坚持一人一句的话,罗信写出第三句,他绝对能够写出第四句。因为这两句的出处他太熟悉了啊!

    而在这个时候,飘香楼外又有人朗声评价这两句诗了。

    “这两句诗出处就在谢脁的《同王主簿怨情》。

    掖庭聘绝国,长门失欢宴。

    相逢咏荼蘼,辞宠悲团扇。

    花丛乱数蝶,风帘人双燕。

    徒使春带赊,坐惜红颜变。

    平生一顾重,宿昔千金贱。

    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见。”

    “哦……”

    一些不了解这个典故的人不由恍然大悟,谢脁这首诗,也是借闺怨来抒怀的,其中还用到“悲团扇“的典故。谢脁诗的最后两句“故人心尚永,故心人不

    见“,便是“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说的便是你这位故人轻易地就变了心,却反而说我变得太快了。

    这第三句和第四句虽然不惊艳,却实在是太贴切了,而且只要了解这个典故的人,罗信说出第三句,便一定能够对出第四句。想到这里,众人不由都戏谑地望向了徐鲁卿。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