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比试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比试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怎么比?”罗信依旧神色淡淡。

    “就像刚才陈栋所说的那样,我让你先手。”徐鲁卿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倨傲。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谁给你的自信?”罗信不禁莞尔。

    徐鲁卿的脸上不由现出了羞怒之色:“不要找借口,怕了就是怕了。”

    “好吧!笔墨侍候!”

    立刻有青楼内的姑娘搬过来一张桌子,二楼的香香姑娘便是心中一动,正想着自己要不要下去,亲手为罗信研磨,便见到徐时行的身形出现在罗信的身边,含笑道:

    “不器,我为你研磨。”

    “有劳了!”

    罗信负手而立,闭上了眼睛,摆出一副思索之状。众人都退到了一旁,生怕考得太近,干扰了罗信。而徐鲁卿也没有靠前,而是背负着双手,含笑望向二楼亭亭玉立的香香姑娘。

    徐时行先将一张纸在桌子上铺好,然后开始为罗信细细研墨。当墨研好之后,徐时行突然开口道:

    “不器,徐兄,你们两个总要商定一个时间吧。比如每个人思考一句话的时间,如果思考不出来,就算输上一局,等全诗做完,看谁输的局多。”

    “好!”罗信和徐鲁卿一起点头。

    “那你们每一句需要多少时间?”徐时行又问道。

    罗信和徐鲁卿对视了一眼,罗信淡淡地说道:“你定。”

    徐鲁卿也淡淡一笑道:“我无所谓。”

    罗信和徐鲁卿都望向了徐时行,徐时行略微思索了一下道:“那就每次思索两刻钟如何?”

    罗信又望向了徐鲁卿,徐鲁卿点点头道:

    “可!”

    罗信也点点头,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蒋文才又开口了。

    “这不公平!”

    罗信和徐鲁卿都望向了蒋文才,只是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最终只有徐时行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

    “有何不公平?”

    蒋文才上前一步,感觉到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自己的身上,整个人都轻飘了起来。反正自己是抱了徐鲁卿的大腿了,得罪罗信也就得罪了。而且得罪的越狠,给徐鲁卿留下的印象也就越好,最好是能够帮着徐鲁卿获胜,那自己在徐鲁卿心中的地位便会拔高。

    于是,他斜着眼看了一眼罗信道:“如今让罗大人先写第一句,如果罗大人将以前写好的,还没有公布的诗拿出来,那岂不是我们徐大人吃亏?”

    众人闻听,也是纷纷点头,哪怕是罗信的弟子,也不得不承认蒋文才说得有道理,从这方面将,罗信是占据着非常大的优势。对徐鲁卿很是不公平。

    作为榜眼的徐时行眼中却露出了一丝不屑,淡淡地说道:“这位蒋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一句诗的不同,立意便完全不同吗?

    就算罗兄提前做好的一首诗,他说出了第一句,但是徐兄的第二句肯定不是罗兄已经做好的第二句吧?如今罗兄如果把原来的第三句拿出来,你觉得会合适吗?”

    “这……”

    众人又都反应了过来,不过心中又都觉得罗信多多少少还是占了一些便宜,而就在这个时候,却见到罗信摆摆手道:

    “这个很好解决,这个便宜让给徐兄就行了。他先来第一句。”

    罗信还真是不在乎做一首诗,他如今已经不是刚到大明的时候,只能够抄袭一些诗词。如今他也是饱读诗书,就算不能够作出经典的诗文,但是觉得赢一个在历史上,没有什么诗才流传下来的徐鲁卿,也没有什么问题。

    蒋文才的眼睛就是一亮,但是徐鲁卿的脸却腾的一声红了。

    “什么就叫作把这个便宜让给我了?把我看得不堪一击似的。”

    “不必了!”徐鲁卿立刻朗声道:“还请罗贤弟开始吧。”

    罗信又摇了摇头,望向了蒋文才道:“你……蒋什么……既然你提出不公平,可有公平的方式?”

    蒋文才的脸红得像一块红布。

    “蒋什么?都叫我蒋什么,我没有名字吗?”

    “在下蒋文才!”

    罗信只是淡淡地望着他,而蒋文才的脸却是在罗信淡然的目光下变得越来越红。羞怒地瞪了一眼罗信,然后转向二楼的香香姑娘拱手道:

    “还请香香姑娘出题,再由罗大人和徐大人作诗,这样才公平。”

    众人纷纷点头,心中觉得这才是公平之法。徐时行便将目光望向了罗信和徐鲁卿。两个人俱都点头。

    见到两个人俱都点头,飘香楼内外便是一静,都在等待香香姑娘出题。

    二楼的香香姑娘心中就是一喜,如此自己可不是单单的评判了,而且还是出题。是给两个大人出题和评判,这可不是给一般的举子出题和评判,这件事之后,她的身价绝对又会提升一大截。

    更何况……

    自己还可以借着此事,嫁给两个人中的一个为妾。不管是徐鲁卿,还是罗信,那都是三世修来的福分。

    当即便沉下了心思,细细思量起来。

    作为青楼女子,每日所思所想,也不过是风花雪月,离离合合,而且在风月场所,听多和看多了开始柔情蜜意,后来翻脸无情的负心人。所以,她只是略微沉吟一下,便道:

    “本应当相亲相爱,浮生萦云,但却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为题,作一首诗,或一首词如何?”

    这就是风花雪月了!

    徐鲁卿淡淡一笑,让他这种从来没有去过边塞的人作边塞诗,他是一定抓瞎。而罗信不同,罗信是真正的纵横边塞,所以他还真是害怕罗信来一首边塞诗。如今却是心中一定,他在京城这些年,别的不行,风花雪月还是没少经历,作一首这样的诗还是没有半点儿问题的。当即笑吟吟地望着罗信道:

    “不器,请。我可知道你的诗才,今日我是否落败,我并不在乎,就是为了能够有一次欣赏不器诗才的机会,不器你可一定要作出一首经典的诗词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不要令大家失望啊。”

    罗信定定地望着徐鲁卿,眼神逐渐变得冰冷。他之前虽然和徐阶有着私仇,但是对徐鲁卿的观感还是不错的。但是,自从东南市舶司的事情发生以后,徐鲁卿去东南处理的方式,便令罗信对徐鲁卿也十

    分失望,甚至鄙视。如今又见到徐鲁卿想要通过踩自己,博取自己的声望,心中暗道:

    “既然你要经典,我就给你经典。不就是先柔情蜜意,后翻脸无情吗?历史上再也没有一首诗比这个经典了,今日我就抄袭一首经典。看看究竟是谁把脸放在地上,让对方使劲儿地踩。”

    罗信缓步来到了桌子前,提起了笔,饱蘸浓墨,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诗,然后将笔放到了一边,后退了几步,微笑着望向了徐鲁卿。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