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又到会试时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又到会试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但是,他的冷眼旁观,便已经将徐时行推下了悬崖。既然他不管,那就由徐阶做主了,徐阶怎么可能给徐时行好脸色?

    便把徐时行打发到工部去了,徐时行去了工部,也被人冷眼,安排了一个闲置的位置,整天闲得身上都长青苔了。

    如果只看闲,他和罗信差不多,只不过罗信手下还管着一批人,自己大小是一个部门的头头。而徐时行就凄惨了许多,没什么管的人,管他的人倒是不少。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人都苍老的许多。

    心情郁闷,也没有几个朋友。这不是旬休,闲着无事,便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儒衫,晃晃荡荡地来到了罗府。

    罗信看着晃悠了进来,心中就想笑,不过还是憋了下去,人家如今过得已经够凄惨了,这个时候,当着人家面笑,不地道。

    两个人并着膀子,向着罗信府里晃荡着,罗信的府邸原来可是严嵩的,被嘉靖帝赐给了罗信,这个府邸那个叫大。而如今十五过去了,罗恒他们都离开了,老爹也去军营了,家里也就剩下了罗母,罗信,陆如黛和罗羽。而且罗信的下人也不多。偌大的一个府邸,便显得十分冷清。再加上是冬天,便显得十分萧索。徐时行将双手抄在袖子里,一边晃荡,一边向着四处张望道:

    “这么冷清啊!”

    “呵呵……”

    徐时行横了罗信一眼:“呵呵什么?”

    “呵呵……”

    “没意思。”

    “呵呵……”

    徐时行便有些无语,顺着石子路向着罗信的书房走去。还没有走到书房,徐时行便道:

    “算了,不去你书房了,我们两个出去走走。”

    “有什么可走的?”罗信摇头道:“还是去我书房,我让下人弄几个小菜,我们两个喝一杯。”

    “咱俩出去吃。”徐时行道。

    “出去吃?你请客?”

    “我请就我请。”

    罗信脚步不停道:“怎么想起来出去吃了?”

    “也不是!”徐时行有些落寞地说道:“如今天下举子都入京了,我们出去走走。”

    罗信便笑道:“怎么?你这个榜眼,想要重温一遍回忆?”

    徐时行便嗤了一声道:“当着你这个状元的面,提我这个榜眼干什么?别废话,我们出去走走。”

    “好,等我换件衣服。”

    两个人来到了罗信的书房,罗信让徐时行在书房内坐等,自己去堂屋换衣服。不一会儿,罗信换了一件和徐时行一样的,半新不旧的儒衫走了进来。徐时行上下打量着罗信道:

    “你一个土豪,怎么弄这么一件衣服穿?”

    罗信撇了撇嘴道:“说好了你请客,如果我穿着华丽丽的,然后还让你算账,这不合适。”

    徐时行便笑着摇了摇头,站起来,和罗信并肩走了出去。只是心中却是热乎乎的。他知道这是罗信得意穿的和他一样,以免自己不舒服。

    两个人走出了大门,罗信打量了一下徐时行,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由哑然失笑。徐时行便道:

    “你笑什么?”

    罗信风骚地弹了弹袖子道:“你说我们两个在别人的眼中,想不想两个进京赶考的寒门子弟?”

    徐时行也就比罗信大五岁,如今罗信二十一,他二十六。这样年级的举人真是算年轻的。问听到罗信所言,徐时行打量了一下自己和罗信,也不由笑了起来。风骚地甩了一下头道:

    “你说会不会有富家小姐看上我们?”

    “做梦吧你!”

    罗信说完,便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徐时行也放肆的大笑,两个人走在大街上,肆意的笑,引得周围的路人指指点点。

    “看那两个人。”

    “有什么可看的,两个穷书生。”

    “这两个人多傻啊!应该是第一次进京吧,看到什么心情都好,土包子进城啊!”

    “别那么说,这个时候进京的书生,都是举人。”

    “怕什么?不过是两个穷书生罢了,你还真以为他们两个能中进士?”

    “……”

    徐时行和罗信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袖飘飘的向前走去,留下了背后一片嘲讽的目光。

    大街上来来往往有很多读书人,这些读书人旁若无人地谈笑着,都在展望着即将到来的会试,一个个信心十足。看着这些人兴奋的神色,罗信和徐时行的情绪也好了起来。

    靠近中午的时候,两个人来到了太白居,在一楼大堂内寻了一个角落坐下,点了四盘菜,一壶酒。这个时候的菜价和酒价都翻了将近十倍,让徐时行心痛得直咧嘴。罗信“吱”的一声喝了一口酒,看着徐时行心痛的模样道:

    “该!让你这个时候跑出来喝酒,在我家里喝不行么?”

    徐时行收起了心痛的表情,撇了撇嘴道:“在你家没气氛。”

    “行,行,又不是我请客。”

    两个人出来完全是放松心情的,所以两个人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周围那些书生的谈话。

    在这个赶考的时节,京城本地人没有彪呼呼地跑酒馆来吃饭,太贵了。所以,此时在太白居内吃饭的人几乎都是外地前来京城赶考的举子。也就罗信和徐时行这两个冒充的人坐在角落里,喜滋滋地偷听,回想着青葱岁月。

    此时在太白居内的举子来自天南海北,但是总体上分成两个集团,一个来自北方,一个来自南方。

    别说是大明朝,自从有了科举之后,就有南北之争,谁也不服谁。

    这不?

    在这个太白居的一楼大堂内,便分成了两个集团。双方不交谈,只是和自己一圈的人交谈,但是在交谈的话中,就算没有贬低对方,却是一直再高台自己这一方。刚开始的时候,声音还小,随后声音便渐渐地大了起来。到了最后,言谈中便有了贬低对方的话语,双方很快就争论了起来。

    没什么好争的,实际上在大明朝,北方的读书人很明显不如南方人。前三甲如不是罗信横空出世,就从来没有过北方人。所以,那些南方的举子一直十分骄傲,此时在太白居内,口中一个个名字点出来,脸上的骄傲显而易见。

    *

    *js3v3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