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凉拌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凉拌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告罪!”

    王锡爵站起来朝着众人拱手施礼,众人纷纷道:“快去,快去!”

    王锡爵便转身跟着罗信走出了堂屋,脸上现出羡慕之色。罗信有着如此众多好友,确实让王锡爵心生羡慕。

    罗信带着王锡爵来到了书房,落座之后,便问道:“王兄,喝什么茶?”

    王锡爵哪里还有心思喝茶,便道:“我对茶没有研究,随意就好。”

    罗信便吩咐丫鬟泡了茶送上来,然后将书房的门关上,这才望向了王锡爵。王锡爵压低了声音道:

    “不器,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殷士儋和陈以勤被刑部的人抓走了。”

    罗信目光微微一缩,刚才他还和周玉等人说,徐阶很可能会狠狠处罚殷士儋和陈以勤,却没有想到徐阶会动用刑部直接抓人,徐阶这是不留一丝余地了啊!

    “我不知道,是高阁老让你来的?”

    “嗯!”王锡爵点头道:“高阁老不方便来,这个时候,也不方便请不器去。所以,便让我来。高阁老和我说过,你当初在裕王府分析出三种局面,没有想到徐阶还真走了可能性最大的哪一条路。”

    罗信轻轻点头道:“既然是可能性最大的一条路,徐阶去走也不意外。”

    “是啊!”王锡爵端起茶杯,因为烫,只是喝了一小口,便放下了茶杯道:“处置了陈以勤和殷士儋倒是没有什么,但是一旦徐阶将事态扩大。”

    “扩大?”罗信望向了王锡爵。

    “高阁老,不器你,陈以勤和殷士儋四个人联手针对徐阶。陈以勤和殷士儋只是冲锋的卒子,而你和高阁老才是隐藏在背后的主谋。”

    “你是说,徐阶会将我和高阁老拉下水?”

    “不能不防啊!”王锡爵叹息了一声道:“那殷士儋和陈以勤原本就不是什么君子,而以徐阶的老奸巨猾,或威胁,或利诱,或者干脆就给殷士儋和陈以勤用刑,那陈以勤和殷士儋说不定就像疯狗一样咬人,徐阶让他咬谁就咬谁。”

    罗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高阁老不会一点儿安排就没有吧?”

    “当然安排了,就在他们两个刚刚被抓走,高阁老得到消息之后,便派人去拜访了陈以勤和殷士儋两个人的家人,我已经分别和他们两个的家人说了成破厉害,告诉他们去探监的时候,将这些话说给陈以勤和殷士儋听,让他好自为之。但是,这两个人未必就能够听我们的。也未必能够经受得起徐阶的威逼利诱,和刑罚。”

    罗信沉吟了片刻,摆摆手道:“不用担心,就算他们两个人反咬我们一口,但是我和高阁老确实没有做过什么,也更没有弹劾过徐阶。徐阶没有证据,拿我们没有办法。而且实际上,我们确实不知道陈以勤和殷士儋的计划。”

    “真的没有问题?”王锡爵定定地望着罗信道。

    “不会有问题!”罗信笑道:“我们来分析一下,如果按照王兄所说的那样,那徐阶就是想要针对我和高阁老两个人。”

    说到这里,罗信的嘴角泛起一丝讥讽道:“他没有那个实力,最多他会从我和高阁老中选一个对付。这一段时间,因为徐阶的两个儿子问题,徐阶为了避嫌,称病躲在家里。整个朝堂的事情都是高阁老在处理,而且还处理得井井有条。这是高阁老的能力表现,陛下看得清清楚楚。你觉得徐阶会拿陈以勤和殷士儋的事情威胁到高阁老吗?就算他针对高阁老,陛下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处罚高阁老吗?”

    王锡爵闻听,眼睛不由一亮,不由点头道:“你说得不错。”

    随后,脸上又现出忧虑之色道:“那……徐阶是会针对你了?”

    “可能性不大!”罗信淡淡地笑着说道:“之前我去东南处置的徐阶的家,回来之后,徐阶如果就针对我,会被看作报仇。这种明目张胆毁掉名誉的事情,徐阶未必会干。”

    “如此说来,是我们杞人忧天了?”王锡爵的脸上露出了轻松之色。随后又皱了一下眉头道:

    “那他抓陈以勤和殷士儋做什么?”

    “立威啊,刚才不是说了吗?”罗信笑道。

    “对对对!立威!”王锡爵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过……”罗信沉吟了片刻道:“我的分析都是来自于正常的徐阶。”

    “什么意思?”王锡爵又紧张了起来。

    “就是说,正常的徐阶不会将事情扩大,只会整治殷士儋和陈以勤,既报仇了,又立威了。但是,如果徐阶不正常了,发疯了,那就不好说了。”

    “发疯?”王锡爵好笑地望着对面的罗信,见到罗信的神色认真,不由一点点也严肃了起来,继而有些担心地问道:

    “他会发疯吗?可能性有多大?”

    “不知道,可能性……应该有一层吧,不管怎么说,徐阶这段时间,压力也很大的。在压力下偶尔崩溃也是正常的。”

    “那……我们怎么办?”

    “凉拌!”

    “凉拌?”

    “凉拌就是冷菜嘛,所以我决定冷眼旁观。先看徐阶有没有发疯,如何出招之后再说。”

    “不用提前预谋?”

    “不用!”罗信笑道:“如果徐阶疯狂了一把,那么我们这些正常人是没法理解疯子的想法的。所以也无从做准备。一动不如一静,等他出招以后再说吧。”

    “唉……”王锡爵叹息了一声道:“裕王总共就只有六个老师,张居正身在东南,而京城的五个老师又斗成了一团,让陛下怎么看?”

    罗信便笑道:“你这话和高阁老说了吗?”

    王锡爵便笑:“我哪敢在他面前说啊!”

    “实际上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罗信笑道:“裕王的五个在京城的老师也没有斗成一团。”

    “这还不算斗成一团啊?”王锡爵惊讶地望着罗信。

    “什么叫做斗成一团?是五个老师各自为政,相互攻击,那才是斗成一团。但是我们这边不是啊!不要管什么原因,高阁老是和徐阶斗吧?”

    “是!”王锡爵点头。

    “我和徐阶斗吧?”

    “是!”王锡爵再点头。

    “陈以勤和殷士儋弹劾的是徐阶吧?”

    “是!”王锡爵再点头。

    罗信便双手一摊,笑

    道:“这不就结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