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八骏会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八骏会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一日。

    罗信,周玉和张洵等八个人坐在茶楼内喝茶。

    众人的话头被罗信引导,谈的都是风花雪月,或者是诸子百家。没有谈论朝堂之事,更没有谈论两个皇子被刺杀之事。

    “不器,这些日子你过得真是清闲啊!”周玉望着罗信道。

    “何止是清闲?”张洵道:“他简直就是消失不见了,也就是我们几个还记得他,你问问朝堂众人,还有那个人记得他?”

    罗信笑道:“这些日子将府中存书再读了一遍,很久没有静下心来读书了。”

    “感觉如何?”刘文秀笑道。

    “字字如洪钟大吕,震去了心灵上的污垢,让我心灵更加通透了。”

    “呵呵……”海正笑道:“莫非不器兄还想再次下场,再考一回状元?”

    罗信闻言有些愣神,随后感慨道:“不知不觉中,又到春闺了,想想我们当初会试的时候,仿佛昨日。”

    “是啊!”众人也不由感慨。

    “这些年,我们复兴社没少召开文会,给那些学子讲学,也有不少学子加入了我们复兴社,这次参加春闺的学子中,应该有不少我们复兴社的人吧?”

    “嗯!”众人纷纷点头,眉飞色舞。

    “这是个喜事啊!”罗信也高兴地说道。

    “既然是喜事,我们应该庆祝一下吧?”陶兴彦道。

    “对,庆贺一下。走,我们去太白楼。”罗信拍着桌子道。

    “不去!”张洵道:“不器,我可是很久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

    “你还会做菜?”陶兴彦等人不由瞪大了眼睛,望着罗信。

    “啪!”周玉一拍桌子道:“子玉不说,我都给忘了。想当初在上林村的时候,我可是吃过不器做的菜,那味道比酒楼做得还好。走,我们去不器家,让不器给我们露一手。”

    “好好好!”众人一起起哄,他们都受罗信的影响,早就没有了什么君子远庖厨的想法。

    罗信不由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也没有拒绝,起身道:“那就走吧。”

    大家一窝蜂似的来到了罗信的家里,这些人都是常客,而且也都是罗信的兄弟。所以陆如黛也没有见外,带着罗羽出来见了大家一面,然后便去了后宅。

    罗信便写了一张单子,让下人拿着单子去菜市场买材料。待材料买回来之后,罗信便去了厨房。

    如今的罗信自然不会亲手去做,而且他已经将家里的厨子都教出师了,顶多在一旁指点一下。

    厨房外面就是一个大院子,周玉他们也都跟着过来,坐在院子里,高谈阔论,罗信偶尔去厨房指点一下,多数时候也在这里和大家高谈阔论。

    不一会儿,各种佳肴就端进了堂屋,罗信等人也回到了堂屋,又有丫鬟将酒端了上来,八个人边吃边喝了起来。

    “不器,听说裕王的两位老师殷士儋和陈以勤将徐阶给告了?”黄生问道。

    罗信便是一愣,这些日子他光是低调了,而且叮嘱王翠翘也要低调,所以王翠翘几乎将绝大部分的探子都撤了,让他们低调过着平常百姓的生活,只是留下监视裕王府和景王府的有数几个人。罗信又一心读书,想要自己的心境彻底静下来,所以对于消息方面便闭塞了起来,闻言不由一愣道:

    “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了?”

    “什么叫我们都知道了?”黄生翻了一个白眼道:“几乎整个京城都知道了。”

    罗信神色就是一沉,他只是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徐阶是将殷士儋和陈以勤弹劾他的折子拿给嘉靖帝了,否则这个消息不会扩散出来。徐阶如果把折子按住,便没有人会知道,一旦交到了玉熙宮,很快就会从太监的口中传出来。要知道,在玉熙宮内,有很多太监和外面的官员都有着关系。

    徐阶选择了一条罗信最不想看到的路,但是罗信也没有办法去责怪徐阶,就这件事情来说,徐阶做的没有错,而且是对徐阶最为有力的做法,如果这件事放在罗信的身上,罗信也会如此做。

    只是这样一来,恐怕裕王在嘉靖帝的心中,印象分就会降低。

    作为一个未来的帝王,连自己的几个老师都搞不定,五个老师,斗成了一团,这还有张居正不再京城,如果张居正也在京城,还不知道会斗成什么样子。

    “不器,说说!”云知秋一副感兴趣的模样道。

    “说什么?”

    “说说殷士儋和陈以勤为什么会弹劾徐阶?”

    “我怎么知道?”罗信没有好气地说道。

    “不应该啊!”罗智皱起了眉头道:“徐阶,高拱,张居正,不器,殷士儋和陈以勤六个人都是裕王的老师,按理说应该拧成一股绳。高拱和徐阶相争也就罢了,那是在争夺内阁的权力,那个层面的争夺已经无需顾虑裕王。而不器和徐阶之间是因为有私仇在内,即便是陛下和百官也说不出来什么。没见到不器虽然和徐阶相争,却也和张居正关系不错,这也是告诉陛下和百官,不器和徐阶之间只是私仇,而非党争。

    但是,这殷士儋和陈以勤是怎么回事儿?

    这两个人以往不显山不露水的,怎么就突然干出这样的一件大事?”

    罗信目光扫过众人,突然感觉到这件事也是对众人的一次考验,看看他们对官场的领悟到了什么程度?是否能够触类旁通,根据一点蛛丝马迹,就能够推测出事情的始末,这对于一个官员十分重要。

    一个官员如果不能够看清楚事情的真相,将来在官场就是一个炮灰,早晚被吃得连渣都剩不下。而且眼前这七个人可都是罗信最信任的人,最依仗的班底。如果没有这个悟性,将来不仅会在官场被吃得连渣都剩不下,而且还会连累罗信,于是便含笑道:

    “大家不如推测一下原由~!”

    众人神色一愣,随后便心中恍然。这些人也都踏入官场有几年了,知道一件看似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看透真相,说不定就把自己给卷入进去。想要在官场闯出一番天地,看透事情的真相,那是最基本的事情。如今,便是罗信对他们的一个考验。通过了这次考验,罗信会更加地依仗他们,会有很多事情提前和他们商议。如果通不过这次考验,以后很多事情,罗信依旧会和之前一样,不和他们商议,什么事情都由罗信自己

    己去背,就像之前的罗信,纵横草原也好,在东南斗世家,斗官场,都倭寇一般,都是独自一人。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