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真相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真相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一路上,罗信的马车就被盘查了五次,当见到是罗信之后,这才施礼方形。

    原本只需要半个时辰的路程,罗信整整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回到了罗府。

    回到了府中,罗信并没有在府中多停留,将官服脱下,换了一身便服之后,便带着鲁大庆和万大全两个人,从后门离开了罗府。

    罗信自从担任了詹士府左庶子之后,根本过的就是清闲的日子,而罗信的习惯让他在平时将京城的大街小巷走了几遍,对整个京城十分熟悉,甚至在书房内,都画出来一个京城的地形图。

    实际上,这也是为了一旦和嘉靖帝爆发激烈的冲突的时候,能够派上用场,而此时罗信对京城的熟悉就让他带着鲁大庆和万大全走街串巷,避开了锦衣卫,东厂和顺天府的衙役,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来到了茂生胡同。

    王翠翘的院子里,鲁大庆和万大全坐在台阶上,偶尔地说上一两句话。

    房间内。

    罗信坐在椅子上,王翠翘站在罗信的身后,将罗信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前,双手揉着罗信的太阳穴,轻声道:

    “外面风紧,老爷怎么这么急?”

    “不急不行啊!”罗信叹息了一声道:“景王也被刺杀了?”

    “嗯!”

    “具体情况如何?”

    “我们一直有跟踪监视景王的人,所以景王被刺杀的过程倒是十分清楚。”

    “详细说给我听听。”

    “五个蒙面杀手突然从屋脊上跳下来,刺杀景王,被景王的侍卫全部杀死,前后没有用上半刻钟。”

    “只有五个人?”

    “嗯!”

    “没有射箭?”

    “没有!而且,景王从马车上下来,显得很是英武,并没有惊恐之色。”

    罗信闭上了眼睛,待在睁开了眼睛道:“看来景王真的是想要杀死裕王啊。”

    “我也觉得是景王策划的这次事情。”

    “不错!”罗信赞赏地抬手拍了拍王翠翘的手道:“让两批人同时刺杀他和裕王,这样就避去了怀疑。而且再显露出他的英武,会给陛下留下一个好印象。只是……”

    罗信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讥讽,王翠翘接口道:“只是他做得也太明显了,裕王那边几十个人刺杀,而且箭矢都将裕王的车子射成了筛子。但是他这边却只有五个刺客,甚至都没有射出一箭。”

    “那是他怕死啊,害怕给误杀。”

    “他就不怕陛下看出来?”

    “小聪明罢了。”

    “那陛下会不会看出来?”

    “不会!”罗信果断地摇头。

    “为什么?这么明显?”

    “因为陛下不会知道。”

    “这么会?”王翠翘惊讶道。

    “因为锦衣卫,东厂和顺天府都不是傻子,而且一个个都精的很。他们只要略微一寻思就会知道这次事情是景王策划的。”

    “那不是更快地破案?”

    “不会,因为他们不会告诉陛下。”

    “为什么?”王翠翘脸上现出迷惑之色。

    “因为他们不想死。”

    “不想死?”

    “对,就是不想死。因为这是皇上的家事,两个人都是皇上的儿子。如今一个儿子想要杀另一个儿子,这就是皇家丑闻。知道皇家丑闻的人,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一个官员可以犯错误,大不了被罢官。但是知道了皇家丑闻的人,却只有一个结果。”

    “死?”

    “不错,就是死!”罗信沉默了一会儿道:“所以,锦衣卫,东厂和顺天府宁肯背上了一个查案不利的罪名,被陛下罢官,也不敢将真相捅出来,所以陛下一定不会知道真相。他知道的只是两个儿子被人刺杀了,而且还找不到凶手。”

    “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将这件事给捅出去?”

    “捅不得!”罗信摇头道:“什么事儿也不做,就不会露出破绽。一旦做了,没有人敢说做得天衣无缝。一旦被追查到我们这里,得不偿失。”

    “那……我们?”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像平常一样过日子。这一阶段,京城不会平静,通知我们的人,都老实一些,一些没有必要的行动都暂时停下来。”

    “是!”

    罗信站起来道:“我走了。”

    “小心一些。”

    “嗯!”

    罗信起身离开了茂生胡同,带着鲁大庆和万大全拐弯抹角地回到了罗府。

    接下来的几天,罗信更加彻底地沉寂了下来,每天规规矩矩地去詹士府呆一会儿,就回家。偶尔去一趟裕王府,整个人仿佛隐匿了起来。

    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留在了府中,每天早晨雷打不动地练武。很长一段时间,罗信都没有认真地练武了,也就是锻炼一下。但是,这回罗信是真正的沉下心来练武,不但恢复着自己有些略胖的身体,对于武技也有了进一步理解。

    人的身体对于人的情绪有着很大的影响,人的身体不好,灵魂就会容易疲劳,心智也会软弱。琴双感觉这一阵子用在官场争斗的精力太多,让自己都有些迷失在阴谋当中,忘记了初心。

    他的初心就是不能够白来大明一回,要给这个大明带来变化,给大明百姓更好的日子过。否则就算自己位极人臣,或者推翻了大明,坐上了皇位,那又如何?

    所以,他每天早晨都五更便起,然后狠狠地打熬筋骨,苦练武技,一直练两个时辰,然后才洗个澡,去詹士府坐一盏茶时间,中午便会回到府中。

    睡一个午觉,起来之后,便是看书,写字,喝喝茶,有时候便拎着一个马扎子去附近的河边和一些人下下棋,或者和几个好友去茶馆喝喝茶。

    一边练武打熬筋骨,一边读书充实自己的灵魂,又不完全紧张,也去下下棋,喝喝茶,让罗信的心境从之前的浮躁渐渐地平静下来。

    他看得书很杂,诸子百家,渐渐地随着对诸子百家的广博和深奥有了进一步理解之后,他发现万变不离其中,诸子百家有着想通之处,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源头是一样的。

    对学问领悟到这一步,罗信的气度越加沉稳凝实,原本风流倜傥潇洒的气质,渐渐地显露出宗师气度。和罗信对

    面,恍惚间已经忽略了他的年龄,给人一种如山如岳之感。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