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年老的嘉靖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年老的嘉靖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是啊!

    如果徐阶已经将奏章送上去,就证明徐阶已经下了决心,准备破釜沉舟了。这个时候,裕王终于反应过来了,如果在那种情况下,自己还把徐阶请来做和事老,势必在自己和徐阶之间留下芥蒂。

    徐阶可是要比殷士儋和陈以勤重要多了,就算要抛弃一方,也绝对是殷士儋和陈以勤,而不是徐阶。

    裕王看了殷士儋和陈以勤一眼,也不由叹息了一声,然后望向高拱道:

    “高师,还请你回去打探一下,徐师有没有将奏章送上去。”

    “臣明白。”高拱说完,便站了起来道:“臣告退。”

    高拱实在是不愿意再在这里待着了,一看到陈以勤和殷士儋两个人,他的心就腻歪。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罗信也不愿意在这里待着,看着殷士儋和陈以勤心中也烦,便站起来道:

    “殿下,臣告退。”

    见到高拱和罗信要走,殷士儋和陈以勤也急忙站起来施礼道:

    “臣告退。”

    高拱和罗信见到陈以勤和殷士儋要和自己一起离开,都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只是此时也不好改口,只好郁闷地向外走去。

    裕王亲自将四个人送到了门外,四个人施礼之后,那陈以勤和殷士儋急忙脸上现出灿烂的笑容,做出和罗信与高拱很融洽的模样,走到两个人身前道:

    “高……”

    高拱直接转身一甩袍袖就钻进了轿子,让殷士儋和陈以勤两个人笑容就变得尴尬。待他们两个从尴尬中反应了过来,想要去找罗信的时候,却见到罗信已经进入到轿子,轿帘都放下了。

    “罗大人……”

    两个人急忙向着罗信的轿子跑去,轿子里面的罗信用脚踹了踹轿底,轿夫立刻抬起轿子,大步离去,让殷士儋和陈以勤两个人在风中凌乱。

    第二天.

    裕王难得地没有和王妃腻在一起,而是在大殿内不停地来回走动着,不适地向着大殿之外望去。他在等高拱派人来告诉他,徐阶究竟有没有将奏章送上去。结果高拱的人没有等到,却等到了一个令他狂喜又忐忑的消息。

    一个宫里的太监来宣旨,陛下宣裕王进宫。

    这个消息令裕王一时有些发蒙,要知道自从有了二龙不相见这个事情之后,裕王也就每年春节的时候能够见嘉靖帝一面,除此之外,再也无法见到嘉靖帝。

    但是,今天嘉靖帝突然宣他进宫,让他既狂喜又忐忑。

    狂喜的是,是不是父皇要把自己立为太子了?

    忐忑的是,是不是徐阶已经将殷士儋和陈以勤的奏章送到父皇那里去了,父皇要呵斥自己?

    “那个……”裕王小心翼翼地问道:“王公公,父皇宣孤有什么事情?”

    “咱家不知道,殿下快点吧,别让陛下久等。”王公公冷冷地说道。

    “王公公稍等。”

    裕王再愚笨,对于人情往来如何不懂?

    以前是因为穷,没有钱打点,如今有罗信的车马行按月送来钱,如何还会做傻子一般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冯宝已经走了进来,拿着一个盒子,双手递给了裕王。裕王结果了那个盒子,打开了盒盖,一个大珍珠释放着圆润的光芒躺在盒子里。

    “啪!”

    裕王将盒子盖上,然后递给了王公公,王公公立刻脸上现出了笑容,非常熟练地将盒子收进了袖子里。

    “殿下,咱家不知道陛下为什么宣殿下,不过却知道陛下也派人去宣了景王殿下。”

    裕王的神色就是一变,脸色有些僵硬地向着王公公道谢。王公公轻声道:

    “殿下,赶紧走吧,让景王赶了先,反而不好。”

    “对对对,谢谢王公公,我们这就走。”

    皇宫门前。

    裕王走下了轿子,却正好看到景王从对面的一个轿子内下来。兄弟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将头扭向了一边。裕王举步向着宫门走去,望着大门内金碧辉煌,心中泛起了一个声音:

    “我会是这里的主人吗?”

    “我一定是这里的主人。”在他的背后,景王也走进了大门,望着大门内的金碧辉煌,心中一个声音在澎湃。

    两个人心中的声音虽然一个是疑问语气,一个是肯定语气,但是却同样是对这个皇宫的野望。

    对面一个老太监走来,裕王和景王见到,急忙上前两步,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黄公公。”

    来人正是黄锦,脸上露出笑容道:“两位殿下,请随咱家来。”

    景王疾走了两步,来到黄锦的面前道:“黄公公,父皇他老人家今日要我们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黄锦摇了摇头道:“咱家不知,不过陛下已经准备了午膳,应该是想要和两位殿下一起吃饭吧。”

    裕王和景王两个登时就激动了起来,他们两个都不记得上次和嘉靖帝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了。

    两个人跟着黄锦向着玉熙宮走去,脑海里都在急速地思索着。

    难道父皇这是准备立太子了?

    实际上,嘉靖帝也确实是这个想法,这一年他连续地昏死过去几次,也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不行了。否则当初也不会问李时珍,他还有多少寿元。

    到了这个时候,嘉靖帝也觉得自己应该安排后事了。

    嘉靖帝虽然一心求道,想要长生,但是毕竟是一代帝王,就算自私到了极点,也知道老朱家的江山必须传下去,否则他也不会忌惮罗信,曾经对罗信起了杀心。

    更何况,如今身体渐渐不行了,昏迷多次。

    实际上,在他的心中已经知道自己恐怕不久于人世了,说不定今晚睡去,便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只是他的心中还有着一点希望,一点渴盼,那就是自己能够修道大成,得到永生。

    只是他也知道希望渺茫,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想要立刻立太子,只是想着将两个儿子唤来,看一看,谁更适合做储君。

    而且促成他今天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昨夜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大明高祖朱元璋,朱元璋问他为何不立太子?

    并且训斥他,太子是国本,不立太子,便是动摇国本。

    如此,嘉靖

    靖帝才决定改变一下对两个儿子的态度,观察一下两个儿子,看看将来谁适合帝王这个位子。

    *

    *89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