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纷乱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纷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进了屋子,净手之后,围坐而坐。高拱向着桌子上一扫,见到上面的佳肴很精细,不由也引起了食欲。

    裕王端起酒杯道:“四位老师,还是第一次在孤这里吃午饭,孤敬四位老师一杯。”

    “敬殿下!”四个人也急忙举起了酒杯。

    喝下了酒,放下酒杯,高拱和罗信也没有问裕王请他们过来做什么,这两个人都是老奸巨猾,自然不会把自己放在不利的局面。如果今日裕王不说明,他们两个就是单纯地来吃一顿饭,然后抹抹嘴就走。

    但是,两个人也不可能做个闷葫芦,闷头吃。两个人都是见多识广之人,一边吃着,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倒是让酒桌很热闹。

    陈以勤和殷士儋看着高拱,罗信和裕王谈笑风生,而他们两个坐在那里就像是局外人一般,心中不由苦闷。

    高拱和罗信是绝对不会主动和陈以勤与殷士儋说话的,他们两个是什么人?

    他们两个是什么智慧?

    心中早就认定裕王请客一定与这两个人有关系,傻子才与他们两个人说话。

    陈以勤和殷士儋渐渐地焦急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吃完饭了,在这样下去,高拱和罗信肯定会抹抹嘴就走了啊!

    他们两个心中也有想法,虽然听了周玉和张洵的对话,但是心中还存着一种侥幸,如果高拱和罗信肯联手弹劾徐阶,未必就没有机会。所以,两个人便不住地给裕王是眼神儿。

    裕王心中也明白,不能够在这样下去了。便放下了筷子道:

    “高师,罗师,今日有一事。”

    高拱和罗信便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也都放下了筷子。不过罗信依旧不语,高拱作为内阁次辅,只有开口道:

    “殿下,何事?”

    “是这样……”裕王便将陈以勤和殷士儋做的事情和理由说给了高拱和罗信听。

    两个人听完了之后,都傻了,然后就像是看傻子和死人一般地看着陈以勤和殷士儋。陈以勤和殷士儋被两个人看得心虚,不由低下了头。罗信叹息了一声,转向了高拱道:

    “阁老,他们两个人的奏章应该送到内阁,能不能偷偷取回来?”

    高拱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道:“我想起了一件事。”

    “何事?”

    “今日徐阶看了一份奏章,脸色立刻变得十分不好。不过,他把奏章收起来,并没有给我看。想必那奏章就是出自他们两个人之手。”

    裕王望着高拱和罗信道:“陈师和殷师的理由……”

    “那是他们糊涂!”

    高拱毫不客气地斥责,然后把理由说给了裕王听。当裕王听到自己的父皇在短时间根本不可能罢掉徐阶的官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了。这岂不是让父皇看到了自己手下内讧?

    已经内讧成了一团糟?

    “罗师,那……我们怎么办?”

    裕王一有问题,想到的不是高拱,而是罗信,期盼的眼神便望向了罗信。

    “如今就要看徐阶的反应了。”罗信思索了片刻道:“最好的情况是徐阶将奏章压住,不呈现给陛下看,如此陈大人和殷大人也装作忘了这件事,如此这件事就过去了。”

    “这……有多大的可能性?”

    罗信摇了摇头道:“以徐阶谨小慎微的性子,恐怕只有一成的希望。”

    “那……还有其它的可能性吗?”

    “有!”罗信点头道:“第二种情况就是,徐阶把陈大人和殷大人叫去,呵斥一顿,让两位大人将奏章拿回去,不再上奏。”

    “这有多大可能性?”裕王的眼中露出了希望。

    “三成吧。”罗信想了想道:“第三种可能性,就是徐阶将奏章送到陛下的跟前,一切由陛下做主,这个可能性倒是有七成。”

    “如果是前两种办法还好,一切矛盾就掩盖在范围内。”裕王沉吟着说道:“如果是第三种情况,那就糟了。罗师可有针对的办法?”

    罗信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只能够等着陛下决定。”

    “罗大人。”殷士儋和陈殷勤急了:“我们可以一不做二不休,大家联手弹劾徐阶,也许陛下就会顺水推舟。”

    罗信气得脸色一黑,干脆扭过头不说话了。高拱冷冷地扫了陈以勤和殷士儋一眼道:

    “陛下乾纲独断,你还真以为多几个人,就能够绑架陛下?”

    殷士儋和陈以勤脸色就是一遍,高拱的这句话说得太狠了。就在裕王的面前,说绑架人家的父亲,这不是找死吗?

    “不不不!”两个人连连摆手道:“不敢,我等不敢。”

    “不敢就闭嘴!”高拱冷喝了一声,然后望向裕王道:“殿下,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够做什么。”

    “那……”裕王还是担心自己这边斗起来,被父皇看到,在父皇的面前室分:“如果孤把徐师请过来,让殷师和陈师向徐师道个歉?”

    “不可!”高拱立刻摇头道。

    “为什么?”

    高拱一脸的无语,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这裕王的智商真是堪忧啊。这事儿不是明摆着吗?

    把徐阶请来?

    你这是把徐阶的身份和地位摆在哪里?

    这明显是降低了徐阶的身份和地位,而且还是殷士儋和陈以勤先招惹人家徐阶的,你这不是得罪徐阶吗?

    如此,你还想徐阶支持你?

    做梦吧你!

    但是这个话还不能够跟裕王说,那样会让裕王很没有面子。而殷士儋和陈以勤两个人却眼巴巴地望着高拱,希望高拱能够答应。

    高拱叹息了一声,一时之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了。不由将目光望向了罗信。罗信也不由叹息了一声,为裕王的智商捉急。但是这个时候,高拱的求助目光望过来,只好开口道:

    “这件事还是暂时放放吧。”

    “为什么?”

    罗信被气得无语,心中暗道,你除了问为什么,还会什么?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模样道:

    “殿下,总得先了解一下,徐阶有没有将殷大人和陈大人的奏章送上去吧?如果已经送上去了,您觉得,即便是您将徐阶请来,徐阶会原谅殷大人和陈大人吗?”

    “哦…

    …”

    裕王闻听也傻眼了。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