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裕王请客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裕王请客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当他听完陈以勤和殷士儋讲完了来龙去脉之后,裕王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即便是如此好脾气的人,此时也感觉一万头野兽从心中跑过,脸都被气得青了起来,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徐阶是谁?

    那是裕王的老师,如果说罗信是裕王的主心骨,那徐阶和高拱就是裕王的左膀右臂,陈以勤和殷士儋这是要砍断他一条臂膀啊,这两个人还是他裕王的老师吗?分明就是景王的暗探嘛。

    原本他对徐阶,高拱和罗信三人之间的争斗就头疼,但是高拱,徐阶和罗信三个人都有着分寸,以他裕王大局为重。

    就像这次罗信去东南,并没有置徐阶于死地,这让裕王非常高兴,致使罗信在他的心中地位已经变得牢不可破。

    但是,谁知道他还没有高兴两天,这陈以勤和殷士儋就一盆……

    不!

    一缸冷水浇在他的头上,这两个人也是他的老师啊!

    高拱,徐阶和罗信三个人斗还不够,如今这两个人也加入了进来。这不是要裕王的命吗?

    这热闹大了去了。

    别说景王会在一旁看热闹,就是其它那些中立的人也会再次重新审视裕王,一个不能够平定内乱,让自己阵营的人越斗越乱的皇子,真的有能力坐天下吗?

    就这个能力,一旦登基,那朝堂岂不是乱成一团?

    就算是已经加入裕王阵营的人,是不是也会对裕王失望?生出退出之心?

    最关键的是,徐阶会不会认为自己为了罗信,开始排挤他?

    如果因此徐阶转而去支持景王……

    这……想都不敢想!

    “滚!给孤滚!”一项老实善良的裕王都发怒了,朝着陈以勤和殷士儋怒吼道。

    陈以勤和殷士儋被吓得魂不附体,如果就这么被赶出了裕王府,他们两个可真就完了。当下殷士儋便道:

    “殿下,我们两个也是为了殿下的大业啊。”

    “为了我的大业?呵呵……我看你们两个是为了破坏孤的大业。”

    “砰砰……”殷士儋和陈以勤连连磕头道:“不是,殿下,听臣解释。”

    “说!”裕王没好气地喝道。

    “殿下,您也知道,如今高阁老,徐阁老,还有罗大人斗得不可开交,这种内讧会让殿下失去威信,会让人觉得殿下没有能力,这些陛下一定会看在眼里,当陛下怀疑殿下能力的时候,您觉得陛下还会把储君之位给殿下吗?”

    “这……”

    裕王的精神被吸引住了。

    “殿下,与其如此,还不如自断一臂,将徐阶驱逐。高阁老和罗信没有什么争斗,只要把徐阶驱逐,我们四个人就会紧紧地团结在殿下的周围,再无内讧,陛下会看在眼里。”

    裕王被说得心动,思索了片刻道:“既然是如此好事,你们两个还为什么跑到孤这里求着救命?”

    “殿下啊!”陈以勤哭诉道:“这件事只是我们两个向殿下,向高阁老和罗大人交的投名状。以我们两个人能力,怎么可能将徐阶弹劾下来?必须和高阁老,罗大人联手,他们两个也出手才有可能。如果没有高阁老和罗大人的联手,此事必败无疑,而且徐阶必定不会放过我们两个。”

    裕王又低头思索了起来,陈以勤和殷士儋对视了一眼,齐声道:

    “殿下,这是机会啊!此时正值徐阶失宠之际,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这等机会。”

    “好吧,你们两个先回去,孤请高师和罗师商议一下。”

    “这……”

    他们两个怎么能甘心就这么走了?他们还想着到时候装出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和高拱,罗信在裕王府大门外亮一回儿像,给徐阶造成压力呢。

    裕王却是不耐烦地摆摆手道:“你们两个愿意待着就待着吧。”

    然后朝着外面喊道:“冯宝。”

    “殿下!”冯宝走了进来。

    “去请罗师和高师。”

    “是!”

    冯宝先是去了罗府,通知了罗信。罗信问冯宝发生了什么事情,冯宝也不知道,只是告诉罗信,是陈以勤和殷士儋去了裕王府之后,裕王便让他请罗信和高拱去裕王府。

    冯宝说完之后,又匆匆地去通知高拱。

    望着冯宝离去的背影,罗信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想起了陈以勤和殷士儋,不由心中暗道:

    “这两个人又弄出什么幺蛾子?”

    抬头看了看天色,距离中午还有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他知道高拱是没有时间立刻去裕王府的,只有等中午的时候才回去。

    “要不要先去裕王府看看?”

    随后,罗信有摇了摇头,他本能地觉得与陈以勤和殷士儋挨边的事情不会是好事情,还是等着和高拱一起去吧。自己如今是熬资历的时候,要低调,有什么难题,还是让高拱去处理吧。

    所以,罗信并没有立刻去裕王府,而是掐着点来到了裕王府前,正好在裕王府大门前,碰到了刚刚从轿子里出来的高拱,便上前拱手道:

    “不器,见过高阁老。”

    “不器啊!”高拱的脸上现出笑容道:“你也被殿下叫来了?”

    “嗯!”罗信点头:“阁老可知道殿下所为何事?”

    高拱便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殿下从来没有中午请我们来过,看样子应该是急事。”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里面的裕王已经听到了消息,带着陈以勤和殷士儋迎了出来。

    “高师,罗师,有劳两位了。”

    高拱和罗信便一起摇头道:“正好中午还没有地方吃饭呢,只怕给殿下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裕王笑道:“两位是贵客,孤恨不得两位老师天天来吃饭。”

    “见过阁老!”

    “见过罗大人!”

    此时,陈以勤和殷士儋也上来见礼。高拱淡淡地应了一声,罗信倒是笑眯眯地回礼。裕王在旁急忙说道:

    “酒菜已经备好,高师,罗师请。”

    “麻烦殿下了。”高拱和罗信急忙说道。

    “无妨!”裕王笑道:“孤这里每日都十分冷清,难得高师和罗师来吃饭。”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