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章 上奏前后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章 上奏前后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这么一比较,他们两个就更加失意了,只觉得未来一片黑,再也没有了希望。

    “唉……”陈以勤叹息了一声道:“我们这么办?难道就这么庸庸碌碌一辈子,作为看客?看着徐阶,高拱和罗信搅动风云?”

    殷士儋也叹息了一声,神色苍老了许多,思索片刻道:“如今我们留给裕王的印象很不好,又得罪了徐阶,高拱和罗信,我们还有出路吗?”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道:“陛下我们根本就接触不上,裕王是未来的陛下,我们想要再得到裕王的信任……说实话,我没有信心。裕王已经有了徐阶,高拱和罗信,已经不需要太多了。

    如今徐阶和高拱当政,不可能给我们两个机会。将来是罗信当政,更不可能给我们机会。我们不是看客是什么?”

    “难道我们就这么一辈子?我不甘心。”

    “如果不甘心,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裕王那边不用想了,就算裕王想要左膀右臂,如今有徐阶,高拱和罗信,都多了一条,我们凑不上去。”

    “那……你的意思是?”

    “我们要在高拱,徐阶和罗信三个人中选择一个投靠。”

    “投靠他们三个人?”陈以勤胀红了脸。

    “你也别觉得委屈和难堪,我现在看清楚了,徐阶,高拱和罗信都是高人,不是我们两个能够相比了。以前我们有些夜郎自大了。”

    “我们怎么就不如他们了?”陈以勤不服气。

    “说天大的道理没有用,咱们就说事实,就凭徐阶是内阁首辅,你如他吗?”

    “不如。”陈以勤神色黯然。

    “高拱为内阁次辅,你如他吗?”

    “不如。”

    “罗信北边平定草原,南边平定倭寇,解决大明财政,年仅二十,便为正四品。你如他吗?”

    “不如。”

    “那我们投奔他们三个,有什么丢人的吗?”

    “不是!”陈以勤辩解道:“我们以前得罪过他们,而且得罪得还不清。”

    “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殷士儋沉声道:“只要我们拿出诚意,又为他们征得利益,他们便会接纳我们。”

    陈以勤也被殷士儋说得心动,便道:“那我们要怎么做?”

    “怎么做那是第二步,第一步我们要决定投奔谁。”

    “你觉得我们投奔谁好?”

    “看近,我们应该投奔徐阶和高拱,看远,我们应该投奔罗信。”

    “那……我们总得先选一个吧?难道就不能够远近俱得?”

    殷士儋思索了片刻道:“也不是不能。”

    “说说。”陈以勤神色一振。

    “这些日子我认真观察了朝堂,实际上还是双雄会,是高拱和徐阶争斗。罗信还是太弱小了。只是一个有潜力的势力,而在之前,最强的便是徐党。所以,高拱和罗信便联合了起来。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弹劾徐阶,便是向高拱和罗信交投名状。

    你想一想,高拱是徐阶的政敌,罗信和徐阶有私仇,我们弹劾徐阶,算是为他们两个出了大力,他们没有理由再排斥我们两个。高拱是近在的利益,罗信是远在的利益,如此不就远近俱得了吗?”

    “善!”

    陈以勤双目放光:“那……我们弹劾徐阶?”

    “啪!”殷士儋一拍桌子道:“我们就弹劾徐阶。”

    “要不要先通知一下高拱和罗信?”

    殷士儋思索了一下道:“不要。我们现在通知他们,他们未必会信任我们,说不定还会怀疑我们的目的,不会同意。所以我们先干,一旦我们牵头之后,高拱和罗信看到了机会,一定会弹劾徐阶,那个时候,他们就必定承我们的情,然后我们再去找他们,告诉他们,这份弹劾就是我们交上去的投名状。”

    “好,就这么办。”

    “我们两个立刻就开始写。”

    两个人来到了书房,便开始写奏章。要说这殷士儋和陈以勤也不会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他们两个想要在裕王面前,取代徐阶,高拱和罗信的位置,怎么可能不收集三个人的黑资料?

    高拱和罗信的黑资料他们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高拱为人是真的清廉,很难找到什么黑资料。而罗信做事谨慎,更是难以找到黑资料。

    但是,徐阶的黑资料还真是被他们找到不少,两个人将那些黑资料都翻了出来,逐条逐条的筛选,然后又组织语言,一直写到了凌晨,两个人的脸色都显得苍白,满眼血丝,但是精神却极为亢奋。殷士儋一拍奏章道:

    “我们先吃早饭,然后就将奏章送上去。”

    两个人吃完了早饭,便精神抖擞地去送奏章了,送完了奏章,两个人便有些昏昏沉沉地往回走,毕竟一宿没有睡觉,此时两个人恨不得立刻回家,倒在床上狠狠地睡一觉。反正也没有人查他们的岗。

    正行走见,便听到前方传来了两个人说话声。

    “子玉,这次不器可是把徐阶弄得够呛,几乎让徐阶身败名裂啊!”

    “呵呵……”张洵笑了两声道:“浩德兄,徐阶这次可是名望和权力都大降啊,在他名声鼎盛的时候,都拿不器没有办法,以后恐怕更是拿不器没有办法了。”

    殷士儋和陈以勤精神就是一振,他们已经从两个人的背影看出来是罗信的好友周玉和张洵。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放轻了脚步,跟在了后面,偷偷地倾听着。

    “浩德兄。”张洵轻声道:“你说,这次有没有机会把徐阶给弄下去?”

    周玉便叹息了一声道:“不可能!”

    后面的殷士儋和陈以勤心中便是一凛,急忙竖起了而过。前面的张洵有些不服气道:

    “为什么不可能?难道陛下会允许徐阶这个蛀虫?如果我们联合一些人上本弹劾徐阶,我看未必就没有机会。”

    “万万不可。”周玉匆忙道。

    “你不会这么胆小吧?”

    “不是胆小的问题。”周玉翻了一个白眼道:“如果有机会,你以为不器会不召集我们?”

    “是啊!”张洵也奇怪道:“这次不器好像就是为了让徐家破财,没有借此弹劾徐阶的意思啊。”<b

    r />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