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查案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查案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在听到陆炳是被人害死的消息之后,嘉靖帝愤怒之下,又昏迷了过去。昨日刚刚苏醒,只是身体还十分虚弱。虽然有着李时珍的调理,却是有些嗜睡。

    黄锦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声“黄伴伴”将黄锦惊醒,后背瞬间汗出如浆。向着床上望去,便见到嘉靖帝的眼睛正望向他。

    “水!”

    “是!”

    黄锦匆匆地倒了一杯水,尝了一下温度,这才端到了嘉靖帝的跟前,将嘉靖帝扶起,用两个枕头垫在床头,让嘉靖帝靠在枕头上。嘉靖帝将一碗水喝完之后,轻声问道:

    “陈洪审问的如何?”

    “噗通!”黄锦便跪在了床前:“奴婢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

    “怎么?”嘉靖帝的脸色便是一沉。

    “奴婢没有问出来,那陈洪什么也不说。”

    嘉靖帝脸色怒气勃发:“把陈洪给朕带来,朕要亲口问他。”

    “陈洪他……”

    “他怎么了?”

    “他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憋死的……”

    接下来,黄锦便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陈洪招供的事情。当嘉靖帝听说,黄锦竟然连用黄豆塞**的损招都使出来,不由菊花一紧。当即摆摆手道:

    “给我继续查!”

    “是,奴婢遵旨!”

    黄锦心中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只要让他查就行。实际上他也知道,陛下只是表达一个态度罢了。

    陈洪都死了,还查什么查?

    当晚,罗信便收到了黄锦的消息,坐在书房内的他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推开了房门,站在了台阶上,目光望向景王府的方向,低声道:

    “可惜便宜景王了!”

    “可惜便宜景王了!”黄锦站在玉熙宫外的台阶上,望向景王府的方向,心中很是不甘。

    陆府。

    刘守有坐在花厅内,花厅内还坐着陆绎和陆纶。只是花厅内的气氛十分凝重。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待谁。

    他们在等罗信。

    刘守有在陆炳出殡之后,便开始雷厉风行地调查陆炳被毒杀之事。

    但是,他不可能将陆绎和陆纶带到锦衣卫,大都督刚刚出殡,就把他的两个儿子带进锦衣卫问话,哪怕是请来也不行,会被人指责脊梁骨骂。

    更何况……

    如今风向已经变了,众人对陆家都非常同情,心中有着或多或少的愧疚。在这个时候,刘守有敢对陆府不尊重,那便是不想在坐在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位置上了。

    所以,他亲自来到了陆府。但是,陆绎却拒绝回话。实际上是他心中没底,从小接触锦衣卫的他,深知锦衣卫的黑暗,他不想被刘守有套进去,说出不该说的话,所以他便派人起请罗信。如今的他,也只是相信罗信一个人。而且经过了上次和罗信交谈之后,他对罗信已经有了盲目的崇拜,认为只有罗信在,一定不会让他吃亏。

    实际上,刘守有在来陆府之前,便已经去请过罗信了。希望罗信能够和他一起去陆府。陆府对锦衣卫有戒心和忌惮,刘守有也同样忌惮啊!他也怕弄个里外不是人,最后丢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子。对于罗信的智慧,刘守有比陆绎更了解,而且有罗信这个文宗大儒在,即使他无心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也不会招来误会。

    但是,罗信却拒绝了。

    罗信是真的不想在明面上参与此事,所以他拒绝得十分干脆。

    但是,当陆绎派人来请他的时候,他的心中便是无奈。

    他可以拒绝刘守有,因为他不欠刘守有的,反而是刘守有欠他的。但是他欠陆炳的,陆炳在生前,确实是为他遮掩了许多事情。否则以锦衣卫的能力,认真起来,他罗信的底恐怕早已经被嘉靖帝得知。

    所以,他必须去。

    罗信不喜欢欠债,特别是人情债,哪怕那个人已经死了。

    所以,他来了。

    当他走进花厅的时候,屋子里面的三个人便都站了起来,刘守有根本就没有坐在上座上,三个人便都请罗信坐在上座。最终罗信也没有坐上去,而是坐在了刘守有的旁边。望着三个人道:

    “大公子,二公子。你们不要对刘大人有偏见。实际上,今日刘大人来贵府之前,便已经请我一起来,不过被我拒绝了。这毕竟是公事,而我与此事有没有公事上的关系。”

    罗信这么一开口,陆绎和陆纶望向刘守有的目光就柔和了许多,而且还有些不好意思。看来人家刘守有是真的一心想要抓出害自己老爹的凶手,倒是自己枉做小人了。

    “但是,大公子和二公子派人起请我,这便是私人情谊。所以我最终还是来了。”

    刘守有此时的心情也好了起来,毕竟罗信前面拒绝了他,随后就被陆绎请了过来,这是谁心里也不舒服。但是,罗信如此一说,便不说他和谁的关系远近,而是因为公私两方面。

    “刘大人,大公子,二公子,你们可以开始了,不用管我。”

    罗信的姿态摆出来了,我不是来办案的,只是来代表陆炳的一个老朋友坐在这里,让双方抛开戒心和忌惮。

    刘守有点点头,便望向了陆绎和陆纶道:“大公子,二公子,你们两个应该也知道,大都督在世的时候,从陆府外到内,有着五重或明或暗的保护,不可能有人在五重锦衣卫的眼皮子底下潜入进来,暗害大都督。”

    陆绎皱了皱眉头道:“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我认为凶手在陆府内部。”

    “啪!”陆纶拍案而起,怒视着刘守有道:“刘守有,你什么意思?先父是府中的顶梁柱,难道我们陆家人还会害死自己家的顶梁柱不成?你是不是看我们兄弟两个也像是凶手?”

    陆绎没有说话,但是那眼中也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愤怒。刘守有面不改色道:

    “二公子稍安勿躁,我们来分析一下。大都督卧病在床,根本就不能够离开陆府。如此,大都督一定是在府中遇害,这两位公子认同吧?”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