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陈洪招了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陈洪招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但是

    百官面对此种情况,却都选择了沉默。没有人弹劾,因为他们的心中都升起了或多或少的愧疚。哪怕是徐阶和高拱,也选择了沉默。

    罗信坐在书房内,计算了一下时间,陈洪被塞进黄豆已经两天多了,却依旧没有口供出来,这不仅令罗信心中对陈洪佩服。正当他在那里佩服的时候,黄锦匆匆来了,一进门便道:

    “不器,陈洪招了。”

    “招了?”罗信脸上就是一喜道:“都招了什么?”

    “不知道。”黄锦摇头道。

    “不知道?你怎么不知道?”

    “那陈洪只是让人来告诉我,他要招供。而且只向我招供,还有要你也去。”

    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苦笑,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也没有推辞,便起身道:

    “我们走吧。”

    两个人在东厂番子和罗府家丁的保护下,来到了北镇抚司。下轿之后,两个人走进了北镇抚司的大门,走进了大狱,一直来到了陈洪的牢房前,早有番子在牢房前放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子上放着一壶茶,待罗信和黄锦坐下之后,便有番子立刻给两个人倒上茶,谦卑地说道:

    “黄爷爷,罗大人,请喝茶。”

    黄锦点点头,先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讥讽地望向牢房内的陈洪道:

    “说吧,陈公公。”

    此时陈洪的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在流淌下来,脸色已经痛得绛紫色,脸上的肌肉都痛得抽搐,只是那眼中同样露出讥讽之色。

    “你想知道什么?”

    看着陈洪眼中的讥讽,黄锦的心中十分不舒服,凝声道:“说说你背后的指使人。”

    “你真要知道?”陈洪眼中的讥讽之色更浓。

    “废话!”黄锦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怒色。

    “那好,我就告诉你。”陈洪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浓:“是景王。”

    “果然是他!”黄锦的脸上带着自己早就猜测出来的得意,然后转向罗信道:“咱家早就觉得景王不是一个好东西”

    黄锦的神色突然愣住在那里,因为他发现罗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喜色,反而是一脸凝重的模样。

    此时的罗信在心中叹息。他又何尝没有猜测出是景王所为?

    但是

    景王是嘉靖帝的儿子啊!

    谁知道嘉靖帝会怎么想?

    也许会杀了景王,也许会让景王回到封地,也许会将景王软禁起来,但是也许只是训斥景王一顿,反而会对得知皇室丑闻的罗信和黄锦下手,将罗信和黄锦杀死。

    他在来之前就想到了这一点,他可以不来,但是只要他不来,恐怕陈洪就是拼着被憋死也不会说。因为陈洪对罗信恨之入骨,如果没有罗信,他就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他这是拼死也要把罗信拉下水。

    所以,罗信不得不来。

    皇家的丑事是什么人都能够得知的吗?

    你知道了,就得有着被灭口的准备。所以,此时罗信的心中怎么可能有喜色?

    黄锦也不笨,只是被陈洪气昏了头。此时见到罗信面色沉重,便也反应了过来,瞬间便沉下了脸。转头等着陈洪怒喝道:

    “陈洪,你混蛋。”

    “嗤”陈洪讥讽地嗤笑了起来。

    “你你你你这是胡说八道。对,你一定是胡说八道。来人,给我狠狠地打。”

    “哈哈哈”陈洪放声大笑:“即便是你现在把我打死了又如何?我已经招供了,你已经知道了,还有你罗信,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两个,哈哈哈”

    见到几个番子向着牢房内走去,罗信便摆摆手道:“慢。”

    几个番子便停了下来,回头望向了罗信。罗信望向了那个记录口供的人道:

    “口供都记下来了?”

    “是!”那个书吏的脸色变得苍白,眼中现出惊慌之色。

    “拿给我看看。”

    “是!”

    那个书吏便拿着口供走到了罗信的跟前,放在了桌子上。罗信从头至尾看了一遍,便摆摆手道:

    “让他画押。”

    “是!”

    那个书吏便拿着口供走进了牢房,将口供放在了陈洪的面前。那陈洪原本认为罗信和黄锦听到了自己的口供之后,一定会惊慌失措,万万不敢让自己画押。此时便有些慌乱地望向了罗信。

    罗信便讥笑道:“怎么?不敢了?”

    “有何不敢?老子已经是一个死人!”

    话落,陈洪便接过笔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有按下了手印,将口供一扔道:

    “拿去!”

    那个书吏接过了口供,小跑着来到了罗信的跟前,将口供递给了罗信。罗信没有去看那口供,而是将目光望向了此时在这里的四个番子和一个书吏,冷然道:

    “你们知道这份口供交给陛下的结果是什么吗?”

    四个番子有些迷惑,相互对视着,不知所以然。但是那个书吏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颤声道:

    “求大人,放过小人一条生路。小人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罗信摆摆手,止住那个书吏道:“你把成破厉害说给他们四个听听。”

    那个书吏便哆哆嗦嗦地将成破厉害说了一遍,毕竟是读书人,不仅将此时理解的透彻,说得也明明白白。如此,即便是那四个番子是粗人,也明白了自己的结局是什么,便都噗通噗通地跪了下去。口中喊着“救命”。

    黄锦的脸色十分难看,而且眼中也现出了惊惧。只是见到罗信依旧沉稳,才没有吓得哆嗦起来,唯有一脸期待地望着罗信。

    罗信望着那个书吏和四个番子道:“你们给我记住,今天你们没有到这里来。只是本官和黄公公秘密审问陈洪。无论是谁问,你们也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都一直守在外面。对秘密审问陈洪的事情完全不知。”

    四个番子和那个书吏心中大喜,砰砰地给罗信磕头,口中喊着:

    “谢谢大人!谢谢黄公公。”

    罗信将那个口供递给了黄锦道:“黄公公收着吧。”

    “还是你拿着吧”黄锦有些哆嗦。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