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审陈洪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审陈洪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说吧,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想请老弟去审审陈洪。

    “不可能!”罗信摆手道:“我说过,我不会直接插手此案。我是詹事府左庶子,不是锦衣卫指挥使,也不是东厂大当头。”

    “我知道,我知道!”刘守有连连赔笑道:“我没有想您亲自插手,只是想请您去和黄公公谈谈。”

    “你怎么不去?”

    “我?”刘守有的脸上露出了苦笑道:“我是锦衣卫,他是东厂,我们两方本来就不对付。大都督在的时候,可以把东厂像训孙子般地去训,但是我不行啊!我要是去了,黄公公根本就不会搭理我,几句话就把我给刺了出去。

    黄公公是谁啊?

    陛下的身边人,和大都督一样,都是陛下的发小。我哪里敢去?”

    “你不敢去,我就敢去?”

    “不是!”刘守有急道:“您和我不同啊,别看您只是一个左庶子,但是您是文宗啊,黄公公对您还是非常尊敬的。

    老弟啊,这可是一条路子啊,也许破案的关键就在这里,您帮我去问问。”

    “好吧!”罗信琢磨了一会儿道:“能不能问出来,黄公公给不给面子,可就不一定了。”

    “无论怎样,我都欠您一份情。算了,也不提什么情不情的了。我如今这个位置,都是您举荐的。如果您在帮我坐稳了这个位置,以后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便是刘守有向罗信投诚了,只是究竟有几分可信,那就呵呵了!

    不过,两个人心中都十分清楚,只要罗信不倒大霉,哪怕只是坐在詹事府左庶子这个位置,刘守有也会十分忌惮罗信,只要罗信开口,能办的事情,也一定会尽力去办。

    实在是罗信一路走过来,没有少过争斗,罗信的名声都是一路斗过来的,凡是和罗信争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便是当朝内阁首辅徐阶,虽然如今还坐在内阁首辅的位置上,但是几次和罗信交锋,都没有占到便宜,甚至有些灰头土脸。

    这样的战斗力,刘守有怎么会不怕?

    刘守有离开了,罗信的心情好了不少。

    不管怎么说,在陆炳死后,他算是又和锦衣卫有了密集的关系,最起码在这段时间内,锦衣卫绝对不敢跟踪自己,让他方便了许多。

    第二日。

    罗信去了东厂,北镇抚司门前的番子看到了罗信之后,一个个都露出了谦卑的笑容。

    “大人,您来找黄公公?”

    “嗯!”罗信点头问道:“黄公公可在?”

    “不在!”那个番子摇头道:“黄公公在伺候皇上,通常只会在下午来一个时辰。”

    罗信点点头,便转身上了马车,吩咐马夫去皇宫。

    进入到皇宫,罗信自然不会去玉熙宫,没有嘉靖帝的传讯,他也进不去。他直奔黄锦居住的地方,然后吩咐一个小太监去通知黄锦。

    罗信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是时间,才见到黄锦走了进来,见到罗信,先是点点头,然后端起茶水一饮而尽道:

    “不器,陛下刚刚睡着,咱家才脱身。”

    “陛下不是让你接管东厂,审问陈洪吗?”

    “那也得先服侍好陛下啊!”

    “也对!”

    罗信点点头,他很了解这些太监,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虚的,只有皇上的信任才是真的。有了皇上的信任,便有了一切,失去了皇上的信任,便失去了一切。

    “不器,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是想问问陈洪审问的怎么样了?”

    黄锦的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道:“昨天刚刚把他抓起来,只是揍了他一顿,还没有来得及问,准备下午去问问。”

    罗信便是苦笑道:“这件事拖不得啊。别等着陛下问你,你什么也不知道。如果让陛下觉得你没有掌控东厂的能力……”

    “我明白了!”黄锦的神色立刻凝重了起来:“我这就去审问陈洪,不器和我一起去?”

    “也好,不过先说好了,我只是去看看。”

    “明白!”

    两个人离开了皇宫,来到了北镇抚司,被番子迎了进去,一直走到最后一间牢房,那个之前关押陆炳义子的牢房。早有番子搬过来两把椅子放在了牢房的门前,罗信和黄锦落座。望向了牢房内的陈洪。

    此时的陈洪再也没有了当初在玉熙宫外阻挡罗信的气势,身上的衣服都是血渍,脸色苍白。他怨毒地看着黄锦和罗信,阴声道:

    “黄锦,罗信,你们两个弄不死我,等咱家出去,必定弄死你们两个。”

    “嗤……”黄锦嗤笑了一声道:“你还想着出去?做梦吧!”

    陈洪瞪着黄锦道:“咱家又没有罪,大不了多关几天,等着陛下想起了咱家,就会放咱家出去。”

    黄锦阴阴地盯着牢房内的陈洪道:“你说得不错,谁也不敢肯定陛下会不会有一天想起你。你如果活着,说不定陛下念旧,就把你个放了出来。但是,如果你死了,即便是陛下想起你,又如何?”

    “你你你……你想杀死我?”

    “呵呵呵……”黄锦发出一阵尖锐的笑声,嘲笑地望着陈洪道:“陈洪,你也是东厂大当头,在这里弄死一个人很难吗?

    你活着,也许陛下还有念旧的时候。你死了,就算陛下想起你,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陈洪死死地盯着黄锦,只是脸色越来越苍白,眼睛也渐渐地发虚。

    “你会放过我?”

    “不会!当然不会!”黄锦果断地说道:“就算咱家说会放过你,你信吗?”

    “不信!”

    “这不就结了?”黄锦双手一摊。

    “那就给咱家一个痛快!”陈洪嘶吼道。

    “为什么?”黄锦阴笑着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一个痛快?”

    “你……”陈洪的脸上现出了恐惧之色。

    “说吧!”陈洪淡淡地说道:“你也曾经是东厂的大当头,怎么刑讯你是行家,要不要让东厂的刑讯在你的身上都来一遍?”

    “呵呵……”陈洪此时又恢复了平静,还冷笑了两声道:“既然都是死,怎么死无所谓。黄锦,咱家就等着你把刑讯都在爷身上来一遍。只要爷不死,爷将来必定弄死你。”

    *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