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进言的冯宝

正文 第九百七十四章 进言的冯宝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此时,在裕王府。

    陈以勤和殷士儋感觉到裕王的敷衍态度,两个人坐了没有一刻钟,便沮丧地离去。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陛下能够醒来,自己就天天来裕王府,也不用害怕景王秋后算账。

    “呸!”冯宝轻轻地朝着陈以勤和殷士儋吐了一口。

    他声音虽然轻,而且是背着裕王,却还是让裕王听到了。脸色不由一沉,喝道:

    “冯宝,你这是干什么?”

    冯宝下得就是一哆嗦,连忙跪下道:“奴婢错了。”

    “哼!”裕王冷哼了一声道:“他们是孤的老师,你这奴才如此对待孤的老师,将来还会有谁帮孤?去吧,以后不用伴着孤了,你去马房吧。”

    “殿下,饶命啊!”

    冯宝砰砰地磕头,但是见到裕王转身离开,心中大骇,急忙膝行几步,抱住裕王的大腿道:

    “殿下,奴婢不是为了自己委屈,是为了殿下委屈啊!”

    “嗯?”裕王顿住了脚步,低头望着冯宝喝道:“说。如果乱嚼舌根子,你也不必去马房了,孤就打死你了账。”

    “是,奴婢绝对不乱说。”冯宝抬起头,流着眼泪道:“殿下,徐阁老,高阁老,还有罗大人,陈大人和殷大人是您的老师,但也是您的臣子。您给了他们老师的尊敬,但是他们却没有给您臣子的本分。”

    裕王便微微皱起眉头道:“你想要说什么?”

    “殿下,作为臣子的,哪里有不经通报,直闯大殿,面见殿下的道理?长此以往,还有谁会把殿下放在眼里?

    对!

    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殿下您放在眼里。

    徐阁老和高阁老来的时候,奴婢说要禀报殿下,两位阁老连看都懒得看奴婢一眼,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奴婢的话一般,直闯大殿。而陈大人和殷大人直接喝令奴婢闪开。这就是去一般的朋友家,也需要通报吧?他们凭什么就如此硬闯,完全不把殿下放在眼里?”

    裕王的脸上现出了不悦之色,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道:

    “他们是孤的老师。”

    “可是罗大人也是殿下的老师啊!”冯宝哭着说道:“原本奴婢知道殿下十分尊敬罗大人,而且高阁老和徐阁老都是直接面见殿下,所以当时奴婢正纠结着如何向罗大人开口,允许奴婢先向殿下禀报。

    但是,还没有等奴婢开口,罗大人就先请奴婢去向殿下通报。”

    真是没有比较,就没哟伤害。

    这个时候,裕王也想了起来,当初罗信是经过冯宝的通报才进来的。同时也想起来,他曾经听到陈以勤在门外呵斥冯宝“闪开”。

    裕王的脸色铁青,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皇子,就算性格懦弱,也有着皇家的脾气和尊严。凝声喝道:

    “以后陈以勤和殷士儋再来,必须经过你的通报,否则不准许他们见孤。”

    “遵命!”

    冯宝的心又飞了起来,裕王这么说,就证明原谅他了,他不用去马房了。站起身形,小声地说道:

    “那……徐阁老和高阁老呢?”

    裕王便轻叹了一声,陈以勤和殷士儋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徐阶和高阁老,他哪里敢不在乎啊!原本高拱和徐阶就一年来不了一两次,来裕王府,那是给裕王面子。如果裕王敢跟徐阶和高拱摆架子……

    他怎么敢摆架子?

    “他们两个……就随他们吧!”

    冯宝的脑袋便耷拉了下来,裕王又凝声道:“还有,对罗师要尊重,要比高师和徐师还要尊重。如果有天让我听到你对罗师不尊重,你就去马房。”

    “奴婢哪里敢对罗大人不尊重!”冯宝连忙叫屈。

    罗信来到了皇宫门前,从马车上跳下来,见到五十个家丁正在边上等候着,见到罗信到来,一个个纷纷上前拜见。罗信摆摆手,便向着皇宫大门走去,却猛然顿住了脚步,因为他见到李时珍正背着一个药箱,从皇宫内缓缓走来。

    待李时珍走出了皇宫的大门,来到了罗信的跟前,罗信接过了李时珍的药箱道:

    “走,跟我上车。”

    两个人进入到车厢,离开了皇宫足有一里地,罗信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没有提陛下修道的事情吧?”

    “没!”李时珍情绪不高地说道。

    “呼……”罗信便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道:“没提就好,我还真怕你提的。”

    “原本是想提的。”

    罗信心中虽然知道李时珍最终没有提,但是听到这句话,一颗心还是悬了起来,急声问道:

    “那后来怎么没提?”

    李时珍摇了摇头,最后叹息了一声道:“陛下已经走火入魔了。不提,还能够活一段时间,提了,说不定立刻就死了。”

    “陛下他……还能够活多久?”

    李时珍便抬头瞪他,罗信便讪讪地笑了笑道:“不说,就当我没问。”

    车厢内沉默了下来,半响,李时珍低声道:“最多三年,但是在这三年内,随时都有去的可能。”

    罗信轻轻点头,车厢内再次陷入寂静。马车咯吱咯吱地回到了罗府,罗信和李时珍从马车上下来,罗信朝着万大权招了招手,万大权便跑了过来施礼道:

    “侯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挑五十个人,以后专门保护李神医,十二个时辰不间断保护!”

    “尊令!”

    “没有那个必要吧。”李时珍皱着眉头道。

    “有必要!”罗信凝声道:“我害怕有人狗急跳墙。”

    “唉,这皇家事,真的不能够沾啊!”

    李时珍叹息了一声,向着自己的小院走去。罗信脸色也有些凝重地向着自己的院落行去。

    第二天.

    罗信去了一趟茂生胡同,让王翠翘洒出人马,调查陆炳生前的点点滴滴。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府中,没有去聚贤书局,也没有去詹事府。

    如今的局势愈加的扑朔迷离,罗信暂时不想参与其中,因为他知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想要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清晰地观察一切。

    在错综复杂的局势时,保持清醒是重中之重。

    但是……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罗信只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待了一天,就被刘守有又拖下了水。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