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 提议

正文 第九百七十二章 提议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冯宝的脸上顿时就现出了感慨之色。

    看看人家!

    一时之间,冯宝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罗信了,弯着腰向着罗信施了一礼,这才上前轻轻敲门,里面传出来裕王的声音,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哈着腰道:

    “殿下,罗师来了!”

    “还不快请!”

    裕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快步向着门口走去。冯宝伸手敏捷地将大门推开,便露出了罗信的身形。罗信哪里能够让裕王迎出来?那自己不是白费功夫了?于是,急忙跨进了大门,朝着裕王施礼道:

    “臣,拜见殿下。”

    裕王急忙伸手扶住罗信,脸上现出欢喜笑容道:“罗师,你可来了。”

    然后便拉着罗信向着大殿内走去,罗信目光向着高拱和徐阶望去,见到高拱面露笑容,徐阶倒也没有阴着脸,可是也没有笑脸。罗信便拱手道:

    “见过高阁老,徐阁老。”

    “不器来了!”高拱含笑道,徐阶点点头,没有言语。

    罗信心中便是一跳,徐阶没有冷面相对,看来这次裕王遇到的事情不小。待落座之后,便望向了裕王道:

    “殿下,唤臣来,不知何事?”

    “是这样……”

    裕王便向着罗信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便期待地望向了罗信。罗信心中便是一定,只是这件事,并不严重。只是他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主意,便向着高拱道:

    “高阁老,您有什么主意?”

    高拱便摇了摇头道:“我和徐阁老都没有想出什么主意。只有送些滋补品和贺表。不器,你年轻,脑子活,帮殿下想想。”

    罗信便点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裕王便期待地望着罗信,徐阶和高拱也垂下了眼帘进入到思索之中。即便是罗信来了,他们两个也不希望罗信能够想出新奇的主意,更希望自己能够想出来。所以,他们两个也在那里努力地想着。

    看着屋子内的三个人都愁眉紧锁,裕王眼中的期待便渐渐消失,浮上一丝沮丧,喃喃道:

    “就送些滋补品吧,父皇他老人家是因为身体原因昏迷的,孤就挑选一些最为贵重的滋补品,再麻烦三位老师写一份贺表。”

    “身体?昏迷?”

    罗信的眼睛猛然一亮,嘉靖帝可不是单纯的身体原因而昏迷,而是因为中毒,服用金丹中毒而引起的昏迷。所以在嘉靖帝的心中,修道才是重中之重。便抬头道:

    “这件事情不能以陛下身体为原由,应该从陛下修道方面去想。”

    高拱和徐阶的眼睛都是一亮,裕王眼中又露出了期待之色问道:

    “罗师可是想出来办法?”

    “还没有,不过既然想出来方向,却也不难。待微臣想想……”

    罗信略微思索了一下道:“殿下可为陛下准备两份礼物。”

    “那两份?”裕王紧紧地盯着罗信。

    罗信望着裕王道:“殿下,王妃会女红吧?”

    “会!”裕王急忙点头道。

    “那就好!”罗信点头道:“第一件礼物就落在了王妃的身上,让王妃亲手为陛下做一件道袍。”

    高拱和徐阶闻听,眼中便现出复杂之色,虽然轻轻点头,但是心中却现出浓浓地嫉妒。

    “那第二件礼物呢?”裕王急忙开口追问。

    “第二件礼物便落在了殿下您的身上。”

    “是什么?”

    “殿下亲手为陛下抄写一本道德经。”

    “妙啊!”

    裕王抚掌大笑,徐阶和高拱也纷纷点头,虽然不愿意让罗信抢去了风头,但是心中却知道这是一个好主意。

    有了主意,心中大定,裕王的脸上也有了笑容,也有心思开完了。

    “陈洪真是眼界短小,便是他成功了,还真以为四弟会重用他?以四弟那个性子,一定会杀了他。”

    “他也不是因为景王。”徐阶淡淡地说道:“陈洪只是陛下用来制衡陆炳的,即便陆炳是陛下的发小,曾经救过陛下的性命,是陛下的绝对心腹。陛下也不会完全信任他。有陈洪掌控的东厂,陆炳便不会渗入大内,更无法控制五军营。”

    “哦……”裕王坐在那里开始沉思。

    高拱脸上现出了一丝诧异,他不明白为什么徐阶突然开始传授裕王为君之道,以徐阶的性子,恨不得裕王什么也不会,就是一个傀儡。转念一想,高拱有些明白了,这是罗信给徐阶的压力太大了,这么持续下去,就算裕王最终登基为帝,在裕王的心中,罗信也会摆放在第一位。以罗信的手腕,名声和智慧,一旦得到了裕王的信任,会将徐阶摆布得欲仙欲死。

    这不禁令他心中也是一凛,徐阶都放弃了自己的原则,用传授裕王为君之道来重新赢得裕王的好感,自己也不能够傻坐着啊!于是便开口道:

    “如今陆炳一死,那陈洪便凸显了出来。陛下自然不会任由一家独大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即便是陈洪依旧老老实实,陛下也不会放过他,说不定就会派他去守灵。陈洪会如何甘心?”

    裕王皱着眉头坐在那里思索着,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罗信坐在那里默然不语,他自然是知道徐阶和高拱之所以说这些的目的,心中暗道:

    “早干什么去了?现在知道讨好裕王,呵呵……”

    “让开!”

    门外响起了一个不悦的声音,然后便见到大门被推开,陈以勤和殷士儋出现在大门口,见到里面坐着徐阶,高拱和罗信,脸色就是一变。

    这分明是在开会,却没有通知他们两个啊!

    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也是裕王的老师好不好?

    两个人当即便如同被抛弃的孩子,疾走几步,走进大殿,委屈地施礼道:

    “臣,拜见殿下。”

    裕王此时心情正好,见到陈以勤和殷士儋,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道:

    “两位老师也来了!”

    还未等陈以勤和殷士儋开口,便见到徐阶和高拱站了起来道:

    “殿下,臣还有公务处理,告退。”

    “啊?”裕王有些惊讶地站了起来。

    “臣也告退了。”罗信也站了起来。

    “罗师……”裕王的脸上现出了不舍。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