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裕王府

正文 第九百七十章 裕王府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袁炜看着地面上的狼藉,轻轻叹息了一声,坐在了景王的对面,低声道:

    “可惜了!”

    景王脸上便现出了一丝沮丧,如果这次嘉靖帝真死了的话,景王有着很大的可能性成为大明新帝。☆ 番茄○小說網 -.

    这些日子,景王没有都非常亢奋,虽然闭门不出,却是在府内日日欢宴。晚上做梦都是自己身穿龙袍,登上大宝。

    实际上,不仅仅是景王,整个景王府中都笼罩在一种压抑的兴奋之中。景王府的人想的没有景王那么多,他们只知道景王有个儿子,而裕王没有。如果嘉靖帝死了,这皇位九成便是景王的。景王成了皇帝,他们也就是皇帝的属下,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

    嘉靖帝竟然莫名其妙地苏醒了,景王的梦想当即便如肥皂泡般地破灭了。

    这种大起大落,放在一个城府深的人身上,都会引起心境的波动,更何况是景王?

    袁炜站了起来,走到书房门口,见到景王的侍卫站在门口,便摆摆手告诉他们在三十米外警戒,三十米内不允许有人靠近,然后将书房门关上,重新坐在了景王的身前,压低了声音道:

    “殿下,陈洪之事可与你有关?”

    景王身子就是一抖,脸色白了几分,立刻说道:“袁师你……怎么这么想?这话从何而来?”

    袁炜便轻叹了一声,神色变得极为严肃道:“殿下,这件事如果与你无关便好,如果与你有关,一定要告诉我,老夫也好为你早作安排。”

    景王沉默了,随着景王的沉默,袁炜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大约有五息的时间,景王抬头道:

    “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

    “真的?”

    “真的!”

    袁炜沉声道:“殿下,此事非同小可。”

    景王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戾气:“袁师不信我?”

    袁炜沉默了下去,大约三息的时间,抬头望向了景王道:

    “我只是担心这件事与你有关,殿下不要小看的锦衣卫和东厂。”

    景王的脸色又白了几分,却依旧摇头道:“与我无关。”

    袁炜便叹息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们先把此时放在一边,但是你要记住,从此刻起,不管是在府内还是府外,都要慎言。”

    “我知道。”

    “殿下,你还要准备一件礼物送给陛下,毕竟陛下昏迷数日,方才醒来,你要表现出你的孝心。”

    景王点点头道:“我送什么?”

    袁炜略微思索了一下道:“这次是陛下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殿下就送一些滋补品吧。想必陛下会体会到你的孝心。”

    景王再度点头道:“好,我马上准备。”

    袁炜认真地说道:“殿下,你如今有后,便比裕王多了一份优势,如果再表现出你的孝心,讨得陛下欢心,你的优势便会进一步扩大。所以,你不必焦急,一切以稳为主。”

    袁炜这是在提醒景王不要走极端,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景王心中此时还忐忑不安。所以,倒是真诚地点点头道:

    “孤明白。”

    沉默了片刻道:“只是三哥正在请李时珍诊治,恐怕我这个优势延续不了多久。”

    袁炜沉吟了片刻道:“我们可以在京城散布谣言,说是李时珍在京城扬言,说陛下之所以昏迷,全是服用金丹之祸。”

    “这……有用吗?”景王目中露出了疑问。

    “有用。”袁炜点头道:“陛下一心向道,如果听到这种谣言,一定会暴怒。这是在否定陛下的修道,否定他坚持一生的梦想。一个失去梦想的人,会有多么暴怒,殿下可以理解吗?”

    太理解了!

    现在景王就是出于梦想破灭之中。便欣然点头,又和袁炜商议了一番,这才将袁炜送了出去。回到了书房内,看到满地的狼藉,心中又暴怒了起来。想起袁炜的计谋,心中便烦躁了起来。

    “散布谣言?有用?还不如直接将李时珍杀了。”

    “来人!”

    “殿下!”一个人站在了景王的面前,景王满脸戾气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李时珍死。”

    裕王府。

    裕王坐在椅子上,眼泪哗啦哗啦地流,裕王妃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裕王在哭,不由脸上现出了惊慌之色,紧走几步,来到了裕王的跟前,仓惶地问道:

    “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裕王便笑了,笑容中依旧泪水长流,伸出手抓住了王妃的手,激动地说道:

    “父皇醒了!”

    “父皇醒了?”裕王妃的眼睛猛然睁大,眼中现出激动之色。

    “嗯!我总算安全了!”

    “殿下。”

    门外传来了声音,裕王抬头望去,便见到高拱和徐阶联袂而来,在他们的身后跟着府内的大太监冯宝。脸上露出讪讪的笑容。

    他倒想拦住高拱和徐阶,但是他拦得住这两位吗?

    徐阶和高拱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便进来见裕王。裕王倒是没有做他想,反而是极为高兴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高拱和徐阶是什么人?

    一个是内阁首辅,一个是内阁次辅,平时教训裕王都像是教训孙子似的。裕王对这两位可是心中怕的很。也就是最近几年,罗信成为了裕王的老师,看着裕王和罗信亲近,才让高拱和徐阶感觉到来自罗信的威胁,两个人和裕王说话的态度才好了很多。所以,裕王的心中根本就没有怪高拱和徐阶不经通报的念头,欢喜地来到了高拱和徐阶的跟前道:

    “徐师,高师,你们来了。”

    徐阶和高拱点点头,裕王妃见过高拱和徐阶之后,便退了出去。房间内便只剩下了裕王,高拱和徐阶三个人。徐阶脸上露出亲切之色道:

    “罗信,陈以勤和殷士儋没有来?”

    “没有!”

    徐阶点点头道:“殿下,这次的凶险你应该知道吧?”

    “嗯!”裕王心有余悸地点头。

    “殿下,你的身体?”高拱轻声问道。

    裕王脸色就是一红,低声道:“李神医说,还需要半年。”

    高拱点头道:“一定要听李神医的话,克制住自己。只要你诞下龙子,景王便再也没有优势。”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