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徐时行的彷徨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徐时行的彷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当罗信从杭州回来的时候,徐时行也没有来过,这便是摆明了姿态,他徐时行和罗信已经不是一路人。。 .

    但是……

    他今天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是徐阶派他来,要和自己做什么‘交’易?

    不对啊!

    如果是徐阶要和自己做什么‘交’易,也不应该是徐时行,而应该是徐鲁卿或者张居正啊!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徐时行啊!徐时行虽然有才,但是目前在徐阶的眼中还算不得什么。

    罗信带着‘迷’‘惑’地心情来到了‘花’厅外,收起了思索的神‘色’,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一步迈入‘花’厅道:

    “徐兄稀客啊!”

    徐时行脸‘色’就是一红,想当初他可是经常和罗信来往,而且还不时地居住在罗信家里。后来见到罗信失势,便投奔了徐阶。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哪怕是投奔高拱,也没有如今这番尴尬。因为罗信和高拱是没有‘私’仇的,而和徐阶却有着‘私’仇。自己当初也是觉得高拱斗不过徐阶,这才投奔了徐阶。

    实际上,当初徐时行的选择并没有错,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既然徐时行已经决定离开罗信,就要选择一个实力更强的。毫无疑问,在他的心中,徐阶要强过高拱,一方面,徐阶是内阁首辅,这天然的优势,另一方面,徐阶是搬到严嵩上位的,连严嵩都能够搬到,高拱怎么可能是徐阶的对手?

    但是,如今面对罗信便有些尴尬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罗信拱手道:“不器,在下惭愧。”

    罗信摆摆手,没有问徐时行为什么来这里,而是先问道:“徐兄,这刚下值不久,还没有吃饭吧?”

    徐时行脸‘色’更觉尴尬,他是没有吃饭,但是又不好意思说。这要是在和罗信相‘交’莫逆那段时间,早就喊着还没有吃饭了。看到徐时行的模样,罗信便知道他没有吃饭,便道:

    “走吧,这个时候,饭菜已经做好了,只是不知道徐兄前来,要简单一些。”

    实际上,罗信和高拱刚刚吃完,不过和高拱在一起,也就吃了五分饱,这个时候正好和徐时行再吃一顿。

    “不器,我……”

    罗信便拉着徐时行的手,一边向着外面走,一边说道:

    “又不是没有在我这里吃过,客气什么。走,我们一边走一边谈。等着找个时间,将浩德他们叫过来,大家很久没有在一起聚过了。”

    徐时行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羞愧之‘色’,随着罗信来到了饭堂,下人已经将酒菜摆好,只是四菜一汤,不过都非常‘精’致。罗信端起酒壶,为自己和徐时行倒上,然后端起酒杯道:

    “徐兄,请!”

    “不器,请!”

    两个人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各自吃了两口菜,罗信便引着话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却绝不开口问徐时行来做什么。就这么过去了两刻钟的时间,徐时行终于坐不住了,和罗信又碰了一杯,喝完之后,便放下了酒杯,望向了罗信。罗信也含笑望着徐时行。

    “不器!”

    徐时行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痛苦之‘色’,这种神‘色’让罗信的心咯噔一下,徐时行有什么神‘色’他都不会意外,但是痛苦……

    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今日只想问你几句实话,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泄‘露’出去半句,只求不器你能够用实话回答我。”

    罗信的神‘色’变得严肃,虽然他不知道徐时行要问他什么,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徐时行的痛苦和真诚,于是便点点头。

    “你真的追到曹天了?”

    “嗯!”罗信点头,但是心中却不知道徐时行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你真的对曹天的背影喊出了那番话?”

    “那番话?”

    “如果他肯去背后指使他的人家大‘门’口自杀,在自杀前,指着那家大‘门’喊,就是那家人背后指使,而且在事后,唯恐事情败‘露’,追杀他灭口。我就饶了他一家老小,否则我就灭他曹天满‘门’。”

    “没有!”罗信诚实地摇头,然后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徐时行苦笑道:“如今满京城都传遍了。”

    罗信的眼中现出若有所思之‘色’道:“是徐阶让你来打探的?”

    “不是!”徐时行摇头,脸上现出‘潮’红之‘色’道:“不器,我知道你和浩德他们心中都对我有看法,我是投奔了徐阶,但那也是为了施展我心中的抱负,并非徐阶的走狗,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罗信点点头道:“我相信,你还有什么话都问吧,我保证只要是我能够说的,肯定会说,而且句句都是实话。不能够说的,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不想对你撒谎。”

    徐时行的脸上现出了感‘激’之‘色’道:“不器,那我就不客气了。”

    “请问!”

    “如此说来,你是没有看到过曹天,今天在詹事府的事情,也是有意令徐阁老难堪了?”

    “不是!”罗信摇头道:“我已经把曹天抓住了。”

    “抓住了?他在哪儿?”

    “杀了!”罗信淡淡地说道。

    “杀了?怎么能杀了?”徐时行急道。

    罗信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讥讽道:“不杀了,还能够如何?”

    “可以揪出背后的指使者……”

    徐时行的神‘色’猛然愣住了,随后脸‘色’渐渐变得灰败。罗信嗤笑了一声道:

    “背后指使者?没有人会信的,一个士林领袖,当朝内阁,怎么会和江湖帮派有关联?而且还谁指使去砸聚贤书局?说出去,反而会令士林认为我罗信在不择手段,为了‘私’仇给他泼脏水。”

    徐时行放在膝盖上的手指都开始哆嗦:“真的是……徐阁老?”

    罗信无言点头,徐时行便如同没有了骨头一般,瘫坐在椅子上。罗信看着他颓废的神‘色’,心中有些理解徐时行了。

    徐时行还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他还是想着中兴大明。之前抛开他罗信,投奔徐阶,也是为了中兴大明。但是,如今却得知徐阶干出此等龌蹉之事,便令他大为失望,甚至有一种羞辱的感觉。

    一个士林领袖,怎么可以干出此等之事?

    跟着这样没有底线的人,又如何能够中兴大明?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