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原本那些人在徐阶的威压下,一个个都惴惴不安,有胆小的人,腿都在抖。小说 s520.cOm等到罗信进来,他们立刻就如同有了主心骨,再听到罗信这么一番话,一个个差点儿笑出声来,憋得满脸通红,双肩乱抖。

    徐阶的脑门上就冒出了几缕黑线,冷哼了一声道:“本官没有让走,谁敢走?”

    “哦!原来是阁老让他们留下的,那就留着呗。”说到这里,朝着徐阶拱拱手道:

    “下官见过徐阁老。”

    “哼!”徐阶冷哼了一声道:“罗信,本官问你,你为何没有坐衙?”

    罗信走到了一张椅子前坐下,淡淡地说道:“徐阁老不也没有坐衙吗?”

    “你……”徐阶胸膛剧烈地起伏着,官场上有着官场的规矩,罗信的职位比徐阶低得太多,这才是徐阶有胆量过来找事的底气。在他心中想来,就算罗信心中恨他如死,却也要老老实实地挨训,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哪怕他徐阶今天尽情地羞辱他,他也得忍着。

    他就是要当众羞辱罗信,出自己一口恶气,所以才不让罗信那些下属离开,他要当着罗信那些下属的面,剥尽罗信的面皮,让罗信威望仅失。

    但是……

    他万万没有想到,罗信一进来,急摆出一副和他撕破脸的姿态,不仅是指桑骂槐地说了一通,然后还自顾自地坐了下去,反问自己不是也没有坐衙吗?

    “啪!”当即徐阶就是一拍桌子道:“本官这是听闻詹事府有人失去了做官的本分,经常不到衙,来这里巡查。”

    “啪!”

    罗信狠狠地拍了一下椅子扶手,那声音比徐阶拍得声音大多了,把徐阶吓得一哆嗦。猛然想起,罗信可是一个武将,不是单纯的文人,脾气可不怎么好,刚刚把景王府的大门都给砸了,这要是把自己在这里揍一顿,可就名声尽毁了。正担心间,却听到罗信霹雳大喝道:

    “你们谁又偷偷跑出去了?或者是谁又迟到早退了?本官说过多少次,既然身上穿着官袍,就要用心做事。”

    “我们没有!”那几十个官员一起摇头。

    罗信便转头望着徐阶,脸上迷惑地说道:“徐阁老,他们说没有,你抓到谁了?你告诉下官,下官定惩不饶。”

    “你装什么糊涂?”徐阶气得浑身都发抖道:“本官说的就是你。”

    “我?”罗信一脸的无辜道:“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徐阶继续哆嗦:“本官问你,你今天去哪里了?为什么在詹事府见不到你?”

    “你问这个啊!”罗信淡淡地说道:“那就好好说话呗,我手下这些官员没有犯错吧?那你凭什么训斥他们?你官大,就可以随意训斥人?你还有没有士林的品德?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属下一个说法,如果你没有说法,不道歉,从今日开始,詹事府不欢迎你。”

    “好!”徐阶倒是平静了下来,他感觉到自己被罗信给带偏了,不能够让罗信再这么胡咧咧下去了,当即便点头道:

    “本官今日见到你这为左庶子都不坐衙,所以把对你的怒火发泄到了他们的身上,这是本官不对。但是……”

    徐阶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如同两支利箭一般锁定着罗信道:

    “你给本官一个解释!”

    “这件事很容易解释啊!”罗信淡淡地说道:“实际上,你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派个人来问一声就行。聚贤书局被砸的事情你知道吧?”

    徐阶的心中一跳,他想起来了,皇上让罗信亲自去给景王府修大门,如果罗信以这个为借口,他还真是没有话说。不过,随后他就想到,以罗信的身份,他根本就不可能亲自去,顶多是最后装大门的时候,在景王府门前露一面,断无亲自去给景王府大门量尺寸的可能,于是便讥讽道:

    “如此说来,你是去给景王府修大门了?本官一会儿倒是要去看看,景王府的大门修到什么程度了?”

    他这句话的意思便是,你罗信可不要撒谎,一会儿我可是会去核实的。

    没有想到,罗信却是一脸无辜的模样道:“我去景王府修大门?这个没那么快吧?”

    “你不是?”徐阶惊讶道,他还真是不知道除了这个理由,罗信还有什么理由。

    “当然不是!”

    看到罗信理直气壮地否认,徐阶突然心中浮现出一丝不安,沉声道:

    “那你做什么去了?”

    “你还记得黑龙帮吧?”罗信的目光陡然变得冰冷。

    徐阶的目光便是一凝,没有说话。罗信也没有等他说话,嘴角弯起,露出一丝满是杀意的冷笑道:

    “黑龙帮砸了我的书局,我便砸了他的堂口,只是跑了曹天。不过,那曹天也太天真了,竟然还不敢赶紧远远地逃走,反而还隐藏在京城附近,被我的人发现,我今天便是去抓他了。”

    “可是抓到了?”徐阶忍不住问出口,话一出口心中便后悔了。

    罗信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没抓到。”

    徐阶的心就是一松,继而脸色一沉,刚想要开口,却听到罗信淡淡地说道:

    “不过……”

    罗信顿住了声音,一双星眸望向了徐阶,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撞,徐阶目光深沉,不言不语。两个人僵持了大约五息的时间,罗信淡淡一笑道:

    “我朝着他的背影喊了话,告诉他,如果他肯去背后指使他的人家大门口自杀,在自杀前,指着那家大门喊,就是那家人背后指使,而且在事后,唯恐事情败露,追杀他灭口。我就饶了他一家老小,否则我就灭他曹天满门。”

    说到这里,罗信的脸上现出灿烂的笑容:“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呵呵……”

    徐阶的心中便浮现出一丝烦躁和不安,阴沉着脸道:“今天你不坐衙的事情,事有可原,下不为例。”

    话落,便起身,一甩袍袖,大步向着大门走去。背后传来了罗信淡淡地声音:

    “徐阁老,就算我今天不坐衙,与我的下属无关。而你却无缘无故训斥我的下属,虽然你道歉了,但是詹事府不欢迎你,以后还请少来。”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