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砸门

正文 第九百一十七章 砸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

    “这……罗信……竟然敢……”

    看到眼前的场景,景王也呆了。.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随后,一股羞辱袭上了心头。

    自己堂堂大明天子的儿子,堂堂的王爷,竟然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

    景王被气得直哆嗦,举起长剑指着罗信道:“罗信,你……”

    “景王殿下!”罗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景王的话:“这些人可是王爷府上的?”

    “不错,正是本王的家奴,你竟然敢……”

    罗信再次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景王的话道:“他们去砸聚贤书局,王爷可知道?”

    “是本王派去的,罗信……”

    罗信不再去看景王,而是将手轻轻一挥道:“把他们的四肢打断。”

    “诺!”

    背后一百家将翻身下马,手中握着长刀向着景王走去,景王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身子也开始哆嗦。对面一百人的杀气扑面而来,手中的长刀在阳光下变得刺眼,他想要逃,却发现自己的腿根本就不听使唤。

    “咔嚓,咔嚓……”

    那一百个家将来到了那一百多个景王府家奴的跟前,抡起长刀,用刀背向着被五花大绑,躺在地上的家奴四肢拍去,一连串骨骼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哀嚎,那一百多个景王府家奴的四肢便被拍碎。

    “啊……”景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罗信将目光望向了景王府的大门,淡淡地说道:“将大门给我砸了。”

    “诺!”

    立刻便有几个家将从景王的身边走过,向着大门走去。

    “呼啦……”

    在大门前的那几十个景王府的家奴狼狈地向着边上闪去。那几个罗信的家将来到了大门前,挥起了长刀,只是几刀便将大门给劈成了柴火。

    罗信骑在马上,目光不断地从景王的四肢上扫过,让景王浑身不断地哆嗦,望向罗信的目光充满了恐惧。

    “你你你……你……”

    “回!”

    罗信喝了一声,调转马头,一百家将翻身上马,跟着罗信呼啸而去。

    “太猛了!”周围响起了议论声。

    “竟然把景王的人给废了!”

    “竟然把景王府的大门给砸了!”

    “…………”

    “罗信,本王不会放过去,本王要告你……”

    罗信听到从背后传来了景王羞怒至极的呼喊,目光中现出了一丝冷厉。

    内阁。

    徐阶和高拱相对而视,徐阶将目光望向了徐时行道:“罗信把景王府的家奴给废了?把景王府的大门给砸了?”

    “嗯!”徐时行点头。

    “景王进宫了?”高拱望着站在面前的王锡爵道。

    “嗯!”王锡爵也是点头。

    徐阶和高拱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徐阶的眼中渐渐地现出了一丝笑容,心中暗道:

    “这罗信还真是跋扈啊,还真是找死啊!我看这次陛下还会不会放过你!”

    高拱在心中叹息了一声,这罗信也太莽撞了!

    徐阶和高拱两个人几乎同时摆手让徐时行和王锡爵退下,然后两个人都低下头,做出一副看奏章的模样。

    罗信回到了家里,卸去盔甲,跑去看自己的儿子。全然没有把砸景王府大门当作一回事儿。该想的都想到了,此时就要看嘉靖帝的态度了。

    罗信怀中抱着儿子,在陆如黛对面逗弄着,但是心中却远不是表面那么轻松,毕竟这次是砸了景王的大门。心中也不知道嘉靖帝会如何。

    门上传来了敲门声,罗信将儿子交给陆如黛,推门走了出去,鲁大庆低声道:

    “侯爷,景王去了皇宫。”

    “嗯!”罗信轻轻点头,心中反倒轻松了许多。

    他只是打断了景王府中家奴的四肢,砸了景王府的大门。虽然是落了景王的面子,却也在皇家接受范围之内。按照罗信的推测,他最多就是被嘉靖帝罢官。

    但是,有了上次的经历,嘉靖帝未必肯罢他官,这才是罗信敢去景王府砸门的底气。

    他不是很怕嘉靖帝处罚他,反而是怕景王不去皇宫告状。

    如果景王去皇宫告状,这件事情不管嘉靖帝如何处理,除非是下了杀罗信之心,便都会勒令景王以后不得去聚贤书局捣乱。所以,聚贤书局以后便少了景王这个麻烦。

    他最怕的是,景王彻底犯了中二的病,不去皇宫告状,而是带着他去砸聚贤书局。

    真要是那样的话,罗信便为难了。

    难道罗信还敢杀了景王不成?

    别说杀了,就是把景王揍一顿,那和只是砸门便不是一个性质了。

    如今闻听景王去告状了,便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摆摆手道:

    “一会儿宫内来来,在回禀。”

    “是!”

    罗信又回到了屋子内,将儿子从陆如黛的手中经接了过来。陆如黛望着罗信,轻声道:

    “相公,您鲁莽了。”

    “你是说我砸了景王的大门?”

    “嗯!”陆如黛点头道:“景王毕竟是天家血脉,你这是落了皇家的脸面。”

    “我知道!”罗信含笑点头道:“只是有些事情躲避不了。黛儿,你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相信相公,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相公。”陆如黛上前,将头靠在了罗信的肩膀上。

    “那是自然!”罗信瑟地说道:“你相公是谁?大明军神,一代大儒!”

    “看你得意的!”陆如黛翻了一个白眼。

    两个人一边逗弄着儿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门口便又响起了敲门声。陆如黛从罗信怀里接过了儿子,轻声道:

    “你去忙吧。”

    罗信走了出来,反手将房门关上,望着鲁大庆低声道:

    “谁来了?”

    “陈洪!”鲁大庆也压低了声音道。

    “陈公公?”

    罗信的眼睛便是一眯,陈洪可是掌控者东厂,嘉靖帝派他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抓自己?

    “他带了多少人?”

    “只他一人,府门外只有一辆马车和一个车夫。”

    罗信眉头皱得更紧,他有些弄不明白嘉靖帝究竟是什么意思。索性便不再去想,大步向着花厅走去。

    一进入花厅,便见到陈洪正心神不安地来回走动着,见到罗信进来,急忙迎上前道:

    “罗大人,李时珍在你府上吧?”

    罗信便是一愣,点头道:“不错!”

    陈洪脸色便略松,朝着门口望了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道:

    “罗大人,陛下昏迷过去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