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各方反应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各方反应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他现在非常担心张世杰,一是担心张世杰扛不住嘉靖帝的压力,最终把他给牵连进去。 那他徐阶可就彻底完了。

    另一个便是张世杰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了下来,但是徐阶也留给了嘉靖帝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如此在和高拱的争斗中,徐阶就会落在了下风。

    无论从那个角度上讲,罗信这一击都让徐阶非常地难受。

    “罗信!”徐阶在心中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一个书吏走了进来,来到了徐阶的面前,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也让徐阶对面的高拱听到:

    “徐大人,张大人已经离开了玉熙宫,回家了。”

    “回家了?”

    徐阶的脸上立刻现出了喜色,随后眼中又现出了不解之色。无论怎么讲,嘉靖帝也不应该就这样放过张世杰啊?

    张世杰可是被锦衣卫押解进京的啊!

    对面的高拱则是皱起了眉头,他也弄不清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这个结果完全出乎预料。难道嘉靖帝对徐阶会如此信任?

    徐阶将那个书吏招到了跟前,压低了声音道:“立刻去张世杰家里,把他在玉熙宫内详细的过程问明白。”

    “是,大人!”

    那个书吏轻轻点头,然后匆匆离去。而此时的高拱也招过来一个书吏,让他出去打听一下。

    五军营。

    罗平已经悄然安排了下去,一旦罗信的命令下来,罗平掌控的正义军立刻会兵分两路,一路前往裕王府保护**进攻,一路前往皇宫,控制皇宫。

    玉熙宫。

    “水……”躺在床上的嘉靖帝突然开口说话。

    “陛下!”黄锦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水……”

    “水,快!”黄锦对外面喊道:“传太医。”

    立刻便有小太监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黄锦接过那碗水,用羹匙先喝了一口,试试温度,这才开始为嘉靖帝。

    喂了半碗水,嘉靖帝又沉沉睡去。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太医拿着药箱走了进来,黄锦闪到了一边,那个太医急忙上前诊脉,然后脸上现出一丝轻松,转头望着黄锦道:

    “黄公公,陛下没事了,只要睡上一夜,就会恢复。”

    “嗯,你退下吧。”

    太医退下之后,黄锦悄悄的离开了寝宫,将一个小太监招了过来,附耳低声说了几句,那个小太监便点点头,匆匆离去。

    内阁。

    两个书吏几乎是前后脚走了进来,一个直奔徐阶,一个直奔高拱,伏在两个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高拱和徐阶脸色都是一变,然后猛然抬头,对视了一眼,便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谁也不言语,只是两个人的眉宇之间都隐忧重重。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玉熙宫外,他们两个并不敢值闯玉熙宫,而是请小太监回禀,要面见皇上。

    黄锦听到小太监禀报,起身来到了玉熙宫外,望着徐阶和高拱淡淡地说道:

    “陛下正在闭关,有事明日再来吧。”

    “黄公公,陛下他……”高拱抢先一步,低声道。

    “高大人慎言。”黄锦淡淡地说道。

    高拱的脸色就是一滞,徐阶缓步上来,朝着黄锦拱手道:

    “黄公公,我们有要事面见陛下,还请黄公公通禀。”

    “咱家说过了,陛下正在闭关。”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陛下出关。”徐阶淡淡地说道。

    罗府。

    鲁大庆匆匆地进入到罗信的书房。

    “侯爷,徐阶和高拱进宫了。”

    罗信霍然站起,脸色变得凝重,来回在地上走了几遍,猛然站住了脚步,凝声喝道:

    “传令……”

    “大人!”门外传来了万大权的声音。

    “进来!”罗信凝声喝道。

    万大权走了进来,罗信猛然张目,他看到了那个之前给他通风的小太监又跟在了万大权的身后,目光便落在了那个小太监身上道:

    “黄公公有何口讯?”

    “大人!”

    那个小太监上前几步,站在罗信的面前,目光看了看万大权和鲁大庆,万大权和鲁大庆便立刻离开了书房,并且把房门关上。

    “大人,陛下醒了。”

    罗信平静地点点头,低声问道:“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陛下睡一夜就会恢复。”

    “嗯,你回去吧。”

    “是,奴婢告辞。”

    那个小太监悄然离去,罗信望着关上的房门,停顿了两息。

    “呼……”

    终于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缓缓地坐在了椅子上,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武力解决问题。如今听到嘉靖帝无事,反倒心中轻松了不少。他相信只要再给自己一段时间,汇聚在他身边的力量会更强大,到了那个时候,也许就不用武力解决问题了。

    “侯爷!”门外响起了鲁大庆的声音。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并没有立刻通知父亲解除准备,向着门外道:

    “等!”

    皇宫。

    玉熙宫的寝宫内。

    嘉靖帝躺在床上,沉沉入睡。

    黄锦坐在一个锦凳上,一缕斜阳透过窗户洒落在他的半边身子上。

    残阳如血。

    罗信独自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残阳如血。

    五军营。

    罗平披挂整齐,手中握着大枪,站立在台阶之上,仰望着天空中的如血残阳。

    玉熙宫外。

    徐阶和高拱站在大门外,两个人都不言语,也没有彼此对视,只是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沉重。

    时间在窒息中度过,徐阶抬头望向了对面的高拱,而几乎在同时,高拱也抬头望向了徐阶。两个人几乎同时移动脚步,走到了一起,徐阶压低了声音道:

    “高大人,如果陛下……”

    高拱点点头,也压低了声音道:“我们要早作准备,要不要通知裕王过来?”

    徐阶摇了摇头道:“不行,如果陛下无事,我们这就是犯了忌讳。”

    “但是……”

    徐阶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这里等,而且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玉熙宫。如果陛下真的……而且没有遗诏的话,我们就替陛下写一个。”

    “你要矫诏?”

    “那高大人有什么办法?”

    高拱默然片刻道:“如果景王夺宫呢?”

    *

    *8

    </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