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嘉靖昏厥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嘉靖昏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嘉靖帝只觉得头痛欲裂,思维都开始变得混乱,连话都说不出来,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哪里,在做什么,要做什么?

    一旁的黄锦注意到嘉靖帝的脸色变得苍白,呼吸变得粗重,连眼眸都变得浑浊。 一个心不由提了起来,上前两步,轻声道:

    “陛下,陛下……”

    嘉靖帝似乎听到一个极为遥远的声音在召唤他,想要动,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已经支配不了身体,放入灵魂出窍了一般。额头上的汗水如同溪水一般流了下来,他不由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自己变得恍惚了起来。

    “陛下,陛下……”

    黄锦见到嘉靖帝闭上了眼睛,汗出如浆,不由焦急地提高了声音:

    “陛下,陛下……”

    嘉靖帝身子一歪,昏死了过去。

    黄锦神色便是一变,立刻转头望向了张世杰,冷然道:“张世杰,你跪安吧。”

    张世杰也看到了嘉靖帝昏死了过去,心中便是一抖。哆哆嗦嗦地退出了玉熙宫,神色恍惚地向着外面走去。

    “叫御医!”

    黄锦的声音就变调了。立刻便有小太监匆匆地向着门外跑去。黄锦又唤了几声“陛下”,嘉靖帝没有丝毫的反应。黄锦的脸色变得沉重,目光中现出了犹豫之色,最终向着一个小太监使了一个眼神,那个小太监轻轻点头,然后悄然退出了玉熙宫,向着皇宫之外行去。

    罗信正坐在家中的书房内,鲁大庆轻轻敲门进来,罗信抬头一看,便见到在鲁大庆的身后跟着一个小太监,脸色就是一变。

    “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人,皇上晕过去了!”那个道。

    “你来的时候,有人看到你吗?”

    “没有,奴婢是从后门进来的。”

    “嗯,黄公公还有什么话让你带了吗?”

    “没有!”

    “好,你立刻偷偷回去。”

    “是!”

    那个小太监离开了,罗信默默地坐了几息的时间,朝着外面喊道:

    “鲁大庆!”

    “侯爷!”

    “去通知王翠翘,让她立刻派人严密监视高拱和徐阶,他们两个一旦进宫,立刻通知我。”

    “是!”鲁大庆匆匆离去。

    “万大权!”

    “大人!”

    “立刻去五军营找我爹,让他做好准备。”

    “是!”万大权也匆匆离去。

    罗信坐在书房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玉熙宫内。

    太医终于松了一口气,对黄锦道:“公公,陛下无大碍,只是身体虚,睡一觉就好了。”

    “这就好,这就好,真是谢天谢地!”

    黄锦脸上紧张的神色松弛了下来,吩咐宫女看嘉靖帝,然后给那个太医使了一个眼神,向着门外走去。那个太医跟在了身后。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大树下,黄锦紧盯着那个太医道:

    “陛下究竟如何?”

    那个太医额头上就流下了汗水,期期艾艾地说道:“陛下年龄大人。上了年纪,自然身子便虚,只要平时多注意休息就好。”

    “真的?”

    黄锦原本浑浊的目光猛然爆射出精光,那个太医期期艾艾,但是却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黄锦知道逼问不出,便摆摆手让他离去,然后自己又回到了玉熙宫内。

    一脚迈进大门,伸手招呼过来一个小太监,压低了声音问道:

    “陛下醒了吗?”

    “还没有!”

    黄锦脸色阴沉地走进了寝宫,站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的嘉靖帝。嘉靖帝的面色极度苍白,额头上不时地渗出虚汗。黄锦俯下身去,轻声唤道:

    “陛下!陛下!”

    但是嘉靖帝却没有丝毫的反应,黄锦将嘉靖帝的宽大衣袖挽起,便见到他的胳膊上生着一排排通红的暗疮。不由叹息了一声,将衣袖又给放了下来。

    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嘉靖帝床前,眼中满是忧虑。如果嘉靖帝就这么死了,他怎么办?

    罗信还没有成长起来,必定是徐阶和高拱相争。自己会有好日子过吗?

    罗信曾经千叮咛万嘱咐,如果陛下一旦昏迷,一定要及时通知他。

    难道……

    罗信想要武力扶持裕王上位?

    黄锦不由打了一个冷战,这种事情放在别人身上不可能发生,即使是放在徐阶和高拱的身上也不可能,俗话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高拱和徐阶虽然贵为内阁大佬,但是在军中却没有什么威望。而罗信则是不同,当初黄台吉兵临城下的时候,可是罗信率领着五军营防守京城,在五军营中的威望极高。恐怕登高一呼,响应者众多。

    更何况……

    罗信的父亲罗平还在五军营中?

    难道他罗信真有这个打算?

    黄锦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希望罗信能够武力夺宫,有害怕罗信这么做。要知道罗信一旦这么做了,那可是不成功便成仁。

    屋子里很是昏暗,黄锦就坐在这种昏暗之中,心神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同样昏暗的屋子里,罗信一个人坐在那里,他在等待着消息,等待着嘉靖帝归天的消息。

    内阁。

    高拱和徐阶各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阅览着一个个奏章。只是两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两个人都知道今天是嘉靖帝召见张世杰的日子。

    徐阶有些心神不稳,这种情况已经很久都没有了,哪怕是严嵩在世的时候,他每天都受着严嵩的打压,心神也稳如磐石。但是,今天他的心神却不稳了起来。

    心中轻叹了一声,他心中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地位变了。当初他在严嵩之下,就如同一条潜藏的毒蛇,在暗处盯着明处的严嵩,所以他能够稳如磐石。但是如今他已经不再暗处了,身为内阁首辅,那是真正的明处,明处的中心。而高拱却与徐阶不同,他并没有像徐阶面对严嵩那般,将自己隐藏起来,而是明刀明枪地和徐阶干。徐阶很适应这种争斗,所以也没有过心神不稳的状况出现。

    但是……

    一直被他忽略,觉得自己能够将其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罗信,却如同他当年一般……

    不!

    不是像他一般,当初徐阶便如同严嵩的一个跟屁虫,在严嵩的面前唯唯诺诺。将自己完全地隐藏了起来。而罗信则是不同,他没有在徐阶面前期期艾艾,反而在各种场合也和徐阶相争。但是,罗信与高拱有着明显的区别,高拱是完全的明刀明枪,而罗信既有着高拱的明刀明枪,又有着徐阶的阴险,完全是高拱和徐阶的融合体。徐阶一直被罗信的明刀明枪所迷惑,没有想到罗信在暗地里给了他这么一下子。

    *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