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科考难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科考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

    “呵呵,借你吉言!”张树高兴地说道:“洵儿还说,三年后与你一起院试。”

    “那是张兄抬爱我了!”罗信谦虚道。

    “呵呵……”

    张树摆摆手示意罗信坐下,罗信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了解的情况,便退后几步坐了下去。而张树也不再理会罗信,毕竟这里有着很多罗信的长辈,没有道理和一个小孩子说个没完,便转向其他人聊了起来。

    接下来,张家大摆三天流水席,到了十日之后,张洵回到了上林村。回到家里拜见了父母之后,在下午时分,听到了罗信家里传来了悠扬的洞箫声,便知道罗信已经从林秀才那里回到了家里,张洵便顺着乡间小路来到了罗信的家。

    站在院门之外,负手而立,静静地聆听着罗信吹奏的洞箫,双眸现出了赞叹。

    “信弟的洞箫技艺又长进了。”

    一曲《梅花三弄》吹奏完毕,张洵从沉醉中醒来,抬手握住门环轻轻敲击三下,然后后退一步,含笑而立。

    “吱呀”一声,院门打开,露出了手握洞箫的罗信身形,脸上就是一喜,然后双拳一抱躬身施礼道:

    “学生拜见张童生。”

    “滚蛋!”张洵被罗信逗得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哈哈哈……”

    罗信便开怀大笑,张洵也觉得好笑,乐了起来。

    “小弟,什么事情这么好笑?”罗青从屋子里出来,一眼看到了张洵,便喜道:

    “张兄回来了!”

    “嗯,今日刚回!”

    “张兄请!”

    三个人走进了屋子里,张洵先是去东厢拜见了罗平夫妇,然后才随着罗信和罗青来到了西厢落座。罗信沏一壶茶,三个人围桌而坐,罗信便开口道:

    “张兄,童生试难吗?”

    “童生试还好。特别是县试,知县大人的印象十分重要,像你我都给知县大人留过印象,只要是时文写得不是太糟糕,通过县试没有问题。

    但是府试就不同了,基本上靠的都是真功底。只是竞争性却并不是太激烈。”

    “为何?”罗信问道。

    张洵便笑道:“正是因为各县县试的时候都是凭着知县大人的印象,那么文章的水平就有些参差不齐,那些只是凭着印象通过县试的人自然是很难通过府试。而那些有真本事的人也自然会脱颖而出。所以对于你我这样有真功底的人,府试并不难。别说是三年后,就是今年信弟你下场科考,也会通过府试。”

    “那院试呢?”

    “院试啊!”张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遗憾和不甘道:“院试可是真正的竞争了,每个通过府试的人学问都不低,大家基本上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高下之分并不是很大。所以竞争十分激烈。想要通过院试成为秀才身,难啊!”

    看着张洵脸上的那一丝遗憾和不甘,罗信也不知道如何相劝。张洵长吁短叹了两声,这才接着说道:

    “院试不仅要看个人的学问,还要看现场的发挥,更要看主考的喜好。这就有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有的人轻轻松松地过了县试和府试,但是却被院试死死地拦住几十年,蹉跎了岁月,唉……”

    罗信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眼中现出了思索之色,屋子里的气氛便有些沉重,罗信坐在那里便有些不自在。同时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担忧,担忧自己的小弟心生恐惧,将来下场科考的时候不能够正常发挥。

    但是罗信微微蹙起的眉头非常短暂,随后就舒展开来,双眸中露出了坚定之色,双眸熠熠生辉地望着对面的张洵道:

    “张兄,秀才可不是你我奋斗的终点。如果院试这一关我们都过不去,还谈什么会试?到了会试之时,一个个更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每个秀才的水平会更高。所以说院试并不是真正的竞争,真正的竞争在会试,真正的竞争对于你我来说还没有开始。张兄可是丧了锐气?”

    张洵猛然抬头,望着星目熠熠的罗信,眼睛也渐渐地亮了起来,没有通过院试的沮丧心情渐渐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昂扬的斗志。朝着罗信伸出一只手道:

    “信弟,我在县学等你。”

    “好!”罗信也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张洵的手道:“到时候你我一起高中!”

    “对!一起高中!”张洵的声音大了起来,眉宇之间的积郁之气完全消散。

    三月。

    天气转暖,又到了农耕之时。

    晚饭之后,罗平兴致勃勃地说道:“明日我和青儿去整理天地,然后在去河里抓一些鱼苗,到时候又有一个好收成。”

    罗青听得眉飞色舞,这一年由于罗家的家境好了,罗青每日都有大鱼大肉养着,不仅仅个头长得极快,只有十二岁的他已经长得有了几分英武,而且武学有着很大的进境。一听要抓鱼,便是跃跃欲试。倒是罗信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

    “爹,我们今年不养鱼了。”

    “为什么?”罗平不解地问道,罗氏和罗青也不解地望着罗信。

    “爹,去年我们家因为养鱼而获利不少,今年村里一定家家户户都会养鱼。”

    “养就养呗,他们养他们的,我们养我们的。”罗平无所谓地说道。

    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苦笑道:“爹,就凭阳林县这么一个小县城能够消化掉那么多的鱼吗?”

    罗平的脸上都是一愣,有些犹豫地问道:“你是说,到时候卖不出去?”

    “嗯!”罗信点头。

    “卖不出去,我们就自己吃呗!”罗青大大咧咧地说道。

    “你能够吃多少?”罗平瞪了罗青一眼,罗青就是一缩头。

    “爹,到时候卖不出去,到了冬季冰冻地干之后,也就死了,一年白忙乎。所以我们不养了,明年村邻们养的鱼总要送到县城去卖,但是他们却没有将鱼运送到县城的车,在我们上林村也就三家有牛,村长家有骡马。到时候我们家的牛车就负责运送鱼到县城,每运送一次收一份钱,也未必就比养鱼获利少。而且到时候鱼肯定便宜,大哥想要吃鱼,和村邻买就是了,他们一定高高兴兴地低价卖给我们。”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