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桃园秋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桃园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晓霜寒夜同学100)的打赏!

    *

    整个桃林在一片喝彩声之后,便是一片寂静。一双双目光都望向了罗平,等着他写下第四句。

    第四句的原句是“瓜州有雁声”,罗信又没有去过瓜州,自然不能够这样写。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一下,最后无奈地便随手写道:

    空阔有雁声!

    而恰在此时,天空中一群大雁飞过,留下一串雁鸣。罗信的心中就是一喜,那张洵更是激动,抻着脖子吟唱道:

    “空阔有雁声!”

    “好!”

    这次却是周知县拍案叫好,陆庭芳和山野居士眼中也现出激动之色。山野居士朝着陆庭芳拱手道:

    “恭喜陆翁,难得的好诗!”

    陆庭芳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心中不由对自己赞了一句。

    “我的眼光真是不错啊!陆家的兴盛就落在了此子身上!”

    “好!”

    周玉和海正齐声叫好,更是举步向着罗平走了过来。随后有更多的书生向着罗平走了,罗智也笑眯眯地走了过去,只余简明面如死灰地站在那里。

    罗智抢前几步最先走到了罗智的跟前,伸手拍着罗智的肩膀笑道:

    “信儿,不错!”

    周玉的脸上现出一丝诧异,他和罗智也有几面之缘,知道他的时文还算可以,但是诗词就有些不堪了,就他那个诗词水准怎么还敢抢先赞扬罗信?

    罗智……罗信……莫非……

    周玉便朝着罗智一共拱手道:“罗兄,你和罗信?”

    “信儿是我的侄子!他的父亲是我二哥!”罗智脸上现出骄傲之色,仿佛那首诗是他所写一般。

    “哦……”

    周玉点点头,便不再理会罗智,而是朝着罗信拱手道:“在下周玉。”

    “罗信!”罗信也拱手还礼。

    “海正!”海正也上前一步施礼,罗信也急忙还礼。

    “在下吕良!”

    “…………”

    一众书生纷纷自我介绍,罗信的周围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海正的目光落在了纸上,不由脱口赞道:

    “好字!”

    这一声呼,让周围的书生就是一静,纷纷将目光落在了纸上,随后便响起了一阵惊呼声。在场的任何一个书生都感觉到自己的字距离罗信的字甚远,字就是人的脸面,再望向罗信的目光都不由带出了一丝震惊,一丝钦佩。

    远处的陆庭芳,周知县和山野居士也听到了海正的惊呼。三个人不由心中惊讶,难道这罗信还写着一手好字?

    这个字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练成的,一个八岁稚童的字能够好到哪里?

    周知县和山野居士不由将目光望向了陆庭芳。要说这陆庭芳还真是没有看过罗信的字,当初罗信在契约上签字,他也没有看,那种充满铜臭的东西不看也罢。此时他的心中也是震惊。但是见到周知县和山野居士望过来,便立刻揽须微笑,做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状,这不禁让周知县和山野居士心痒难耐,那周知县便高声呼道:

    “罗信,将你的诗送过来。”

    罗信刚想要伸手,便被周玉伸手拦住道:“罗信,还是先落题吧!”

    罗信这才想起自己的诗还没有题目,便提起笔略微寻思了一下,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字:

    桃林秋。

    周玉便点点头,虽然这个题目起的一般,但是却也适景。便向着旁边让出一步,身后的众书生也向着一旁让出一步,给罗信让出来一个人形胡同。罗信先是朝着众书生拱手为礼,众书生也纷纷还礼,这才双手拿起诗稿举步向着周知县三个人走去。

    桃林的中央只余简明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面如死灰地看着罗信一步步向着他走来。

    罗信的眼中仿佛根本就没有他,径直地从他的身边走过,简明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罗信双手捧的诗稿上,看到了罗信的字,双目便露出了震惊之色。

    罗信走到了前排,看到周知县坐在中央,便将诗稿双手递给了周知县。周知县接过了诗稿,目光便落在了诗稿上,不由脱口赞了一声:

    “好字!”

    “好字!”

    山野居士也不禁脱口赞道,陆庭芳也差点儿脱口称赞,好在及时闭上了嘴巴。在众人的心里他早就知道罗信的字,此时如果再称赞,那岂不是露了馅?

    不过,作为一个文人,看到一副好字,心中真是激动,不能够称赞,憋得陆庭芳老脸通红。

    桃园文会结束了。

    罗信在周知县和山野居士的称赞中,在陆庭芳的叮嘱声中,婉言谢绝了周玉,海正等一群书生邀请赏月的聚会,言道父亲等着自己回家,便和张洵告辞离去。

    乘坐着张家的骡马车向着上林村而去,在车上坐着张树张洵父子两个,还有罗智罗信叔侄两人。张洵在在那里绘声绘色地讲诉着桃林文会中发生的事情,罗信坐在车上却有些郁闷。

    曾经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他实在是和小叔亲近不起来,心中甚至有些厌恶。但是他又不能够拒绝小叔和自己一起乘坐张树家的骡马车回去。张树当然也不会拒绝,毕竟在上林村只有张树,罗智和林昌三个秀才。

    再说了……

    别说这车不是罗信的,就算是罗信的,他也不能够拒绝。这是他的小叔,亲小叔。如果拒绝,那就是上下不分,会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

    这就是古代家族的思想,罗信无力抗争,所以也只好坐在车上郁闷,而且还不能够在脸上表现出来。

    罗智倒很是兴奋,仿佛今天露脸的不是罗信,而是他罗智一般。在张洵讲完桃林文会之后,便和张树笑谈起来,脸上挂着骄傲,而且还不时地考几句罗信四书精义,罗信也就敷衍地回答几句。

    他们却没有料到,罗信的这首诗在随后的几天以极快地速度流传了出去。实际上这也不怪阳林县的书生,在阳林县很久很久都没有出过一首差不多的诗,长长被其它府县的文人取笑,否则众书生也不会因为罗信这么一首差不多的诗就高氵朝了,如今有了这么一首诗,他们怎么可能不尽力宣传?

    更何况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还有周知县和山野居士?

    当然,陆庭芳是没有参与此事,他害怕罗信少时成名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在背后推波助澜?他还想着下次罗信来借书,要和罗信深谈一次。

    但是,无论如何,罗信的这首诗不可阻挡地流传了出去,甚至后来从北方流传到了南方,让很多文人知道了《桃林秋》这首诗,知道了北方有一个叫做罗信的人。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