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喝彩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喝彩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冰河舞者同学的打赏!

    *

    “什么?”

    “罗信和陆庭芳相识?”

    “是陆庭芳不让罗信作诗?”

    “这岂不是说罗信和陆庭芳关系匪浅?”

    “完了,完了,我刚才笑了吧?会不会让陆庭芳看到啊!”

    罗智长大了嘴巴,心中有一个声音在澎湃:“不会吧?”

    简明此时心中也是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心中有些茫然失措。这次来就是为了扬名的,结果名没有扬成,却得罪了陆庭芳。

    陆庭芳是他能够得罪的吗?

    这可如何是好?

    你说你和陆庭芳有关系,你倒是早说啊!装什么孙子啊!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

    看到罗信的目光依旧锐利,陆庭芳的心中就叹息了一声,望了简明一眼,心中充满了厌恶。他知道罗信此时心中的羞愤还没有散去,如果就这样结束,罗信心中难免会对他心生怨恨。这不由又让他增加了对简明的厌恶。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情令罗信少年成名而迷失了自己,绝对不会轻饶简明。再度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开口道:

    “罗信,如今你就做一首诗词吧!”

    罗信眼中的锐利缓和了下来,向着陆庭芳望了一眼,心中浮现出感激。轻轻点点头道:

    “好!”

    便要拿起墨条开始磨墨,却见旁边伸出一只手拿起了墨条,细细地研磨。罗信偏过头却正看到张洵鼓励的眼神,便朝着张洵微微一笑,然后便开始在记忆中搜寻一首适合自己年龄的诗词。

    想要找到一首勉强适合自己年龄的诗词也并不容易,他这个年龄注定不能够写出一些有阅历的诗词,更不能够涉及到男女感情,也不能够立意高远,这便让他微微蹙起了眉头。

    “陆翁认识罗信?”周知县好奇地问道。

    “嗯!”陆庭芳轻轻点头道:“他是个好苗子!”

    话落,陆庭芳便不再多言,他和罗信之间的关系不足与外人道。但是他越是这样含糊不清,越是令人深思。周知县微微点头,便不再多问,只是将罗信记在了心里。

    此时张洵已经将墨研好,后退了半步。罗信缓缓地拿起了笔。这个时候他已经选好了一首诗,是明朝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所作。

    陈继儒,字字仲醇,号眉公、麋公。华亭人。诸生,年二十九,隐居小昆山,后居东佘山,杜门著述,工诗善文,书法苏、米,兼能绘事,屡奉诏征用,皆以疾辞。擅墨梅、山水,画梅多册页小幅,自然随意,意态萧疏。论画倡导文人画,持南北宗论,重视画家的修养,赞同书画同源。有《梅花册》、《云山卷》等传世。著有《陈眉公全集》、《小窗幽记》、《吴葛将军墓碑》、《妮古录》。

    只是如今陈继儒还不到十岁,自然不会写出煌煌巨著和流传下来的诗词。要知道罗信之前誊写的诗词文章可不是白费功夫,有着严格的划分。他选择了陈继儒的一首《月下登金山》。不过他准备给改一下,有着陈继儒的诗打底,就算改得差一些,也不会差到哪里?而且他如今才八岁,有着年龄优势,又有着陆庭芳在座,不会被人吹毛求疵。

    《月下等金山》的原文是:江平秋万里,山静月三更,仿佛寒烟外,瓜州有雁声。

    这个用词与当下景致不符,而且罗信只有八岁,也不可能去过金山。这就需要改,改得符合这里的景致,最起码也要贴边才行。

    几片泛黄的树叶掉落下来,随风打着旋从罗信的眼前飘过,罗信的眼睛就是一亮,便提笔饱蘸浓墨在纸上写道:

    叶落秋万里!

    一旁的张洵眼睛就是一亮,不说这诗的意境,单就扣上了秋这个字,就已经符合这场文会的季节。当即大声地吟道:

    “叶落秋万里!”

    陆庭芳,周知县和山野居士的目光微动,只是一句诗倒是不会令他们心起波澜,只是一个八岁的稚童能够写出这一句,已经难能可贵。

    飞燕的目光就是一缩,海正的冷哼就已经让她心惊,陆庭芳的所言更是令她失措,此时再听到张洵的吟唱,更是色变。如果这罗信也是一个神童……

    她此时的心深深地后悔,还有着慌乱。

    海正也诧异地看了罗信一眼,没有想到罗信竟然能够写出这样一句诗,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

    简明的神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他还在思量自己得罪了陆庭芳的事情,对于这一句诗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八岁稚童能够做出这样一句诗已经是到了极限了,接下来一定是低劣不堪。

    罗智没有什么反应,他在诗词上的水平不怎么样,也听不出好坏。只是对于罗信能够写出一句来,心中也有些吃惊。

    这个时候的罗信已经打开了思路,第二句便顺势写了出来。

    林静岁中秋!

    张洵差一点儿喊出一声“好”来,今天现场作诗的人还没有扣上中秋一词的。这也不怪这些书生,关于中秋的诗词都已经被唐宋写绝了,在宋之后,几乎已经没有关于中秋的诗词了。当即激动地吟唱道:

    “林静岁中秋!”

    “好!”

    人群中有几个书生不禁喝彩,就是陆庭芳,周知县和山野居士也是微微点头,海正的眼睛就是一亮,看向罗信的目光流露出惺惺相惜。简明终于正视了罗信,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惊讶。周玉的目光中露出了期待。飞燕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不安,罗智的目光有些茫然。

    扣上了中秋啊!中秋诗词已经被唐宋写绝了,在明代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写出上佳的中秋诗词了!

    仿佛寒烟外!

    罗信写下了第三句,这一句他没有改,用了原句。一旁的张洵脸色涨红地吟唱道:

    “仿佛寒烟外!”

    “好!”

    这次是周玉喝彩,随后又响起一片喝彩声。简明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丢大人了。他的诗绝对及不上罗信这首诗。自己一个秀才竟然被两个童子硬生生地压在了下面,而且刚才自己还在讥讽罗信,如果罗信只配玩儿泥巴,他算什么?

    恐怕从今天以后,他就会成为士林笑话。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