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村邻的嘲笑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村邻的嘲笑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

    “给!”

    罗信将菜刀递给了大哥,罗青便手脚麻利地将两只鸡翅膀拢在一起,又把鸡头塞进了两只鸡翅膀的中间用一只手握住,这样就露出了鸡脖子,用另一只手将鸡脖子上的鸡毛拽掉,然后拿起柴刀朝着鸡脖子一拉,鸡血就流了出来。罗信急忙将大碗放在了跟前,鸡血便流进了大碗里。

    这一碗鸡血可以做血豆腐,不能够浪费。一边放血,大哥一边压低着声音道:

    “小弟,我怀里还有五十文铜钱,要不要交给爹娘?”

    “不用了!”罗信也轻声说:“大哥留着吧,喜欢什么就买些什么。”

    “好!”罗青欣喜地点头:“血放完了,我去烧水,小弟你去读书吧。”

    “好!”

    罗信端起了大碗,回到了厨房将大碗放在桌子上,然后回到了西厢房,从怀里将自己的铜钱取了出来,数了数,只剩下了三十二文,不由摇了摇头,除了付给元宵的钱,余下那些钱都被自己当做金钱镖扔给于斌了,走的时候忘记捡起来了。

    将三十二文铜线收好,便又开始誊写记忆中的文章。渐渐地忘却了周围的事情,全部心思沉浸在誊写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听到了母亲唤自己吃饭,这才知道父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而且都把饭菜做好了。放下笔,揉了揉发酸的手腕,站了起来,走到了外屋,便看到桌子上丰盛的饭菜。

    香喷喷的大米饭,有肉,有鸡,有鱼,有蛋。

    父亲满面红光,透着喜庆,这是罗信一家被分家之后第一次有如此喜庆的气氛。在饭桌上,老爹和老妈说着什么明天去买一些鸡仔,鸭仔和鹅仔之类的,还有看看是不是再少买几亩田等等。

    罗信享受着这种温馨的气氛,同时脑子里也在寻思着是不是问娘要些钱买茶,茶具和围棋。看了一眼兴奋的母亲,便打消了这个主意。别让母亲纠结了,倒不是母亲会不给,但是收钱容易,出钱难啊!

    这恐怕是所有女人的通病!

    还是等着下次去陆家,找陆管家支取一些银子吧。

    “他爹,我们也不能够一直等着信儿考中秀才,我们用手中的这些银子多养一些家禽,把家境过起来。”

    “嗯!”罗平点头:“到时候再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也买上几亩。”

    罗信听着父母的谈话,不禁对父母佩服起来。虽然自己已经给家族挣下了一份家业,但是父母却依旧要凭着自己的勤劳致富,而且这种致富罗信心中也是赞同。如今家里也有了一个变得富裕的过程,等到自己中了秀才,就算起个庄子也不会显得突兀。四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思索了一下,在自己的记忆中有什么发家致富的办法?心中便突然一动。

    稻田养鱼!

    这是在后世一种普及的方法,只要把垄沟挖得深一些,种田的时候,放些鱼苗,反正得给庄家施肥,那鱼自然也就有了食物。鱼苗并不缺,村子旁的河里就有,他和大哥就抓过,在河套磊个土坝,就能够抓到还未长大的鱼苗,当初他们哥俩抓了都让娘亲炸酱吃了。

    把思绪理了一下,便开口道:“爹,我们可以在稻田里养鱼!”

    “养鱼?”老爹翻了一个白眼道:“读你书,庄稼活你不懂。”

    “怎么就不懂了?只要有水就能够养鱼。”

    “嗯?”老爹神色一愣,觉得儿子说得也有道理。

    “爹,你听我说……”

    罗信便将自己想要的计划说了一遍,老爹老娘和大哥都听得眼睛发光。最终老爹一拍桌子道:

    “养,反正就算养死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明天我们就去把地按照信儿说的方法重新整理一遍,马上就要春种了,耽误不得。”

    “我和大哥去抓鱼苗!”罗信也眉飞色舞。

    “你一个读书人去抓什么鱼苗?不行!”老娘严肃地说道:“上次让你去翻地都换来了你爷爷埋怨。”

    “没事,我就当玩儿了。”罗信嘿嘿笑。

    第二天。

    一大早,罗平和罗青就去田里了。罗信则是依旧去学堂,下午去林秀才那里,从林秀才那里出来,罗信背着书箱直接跑到了田埂,看到一群人正围着自己家的田看着,还指指点点。跑到近处便听到了议论声。

    “罗老二这是在干什么?”

    “怎么把垄沟挖得这么深啊?”

    “而且周围还磊了一个土坝?”

    “哪有这么种田的?”

    “这不是胡闹吗?”

    “原本日子就过得差,我看这到了秋,罗老二家要借粮喽。”

    “…………”

    罗信挤到了前面,便看到父亲和大哥正在田里忙乎着,虽然周围的村邻在指指点点地议论,但是父亲和大哥却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闷头干活。罗信看了一遍,心中便佩服。老爹不愧是庄稼好手,自己只是在饭桌上详细地说了一遍,老爹就干的有模有样。

    目光向着旁边的田里看去,便看到了爷爷,大伯一家,此时爷爷和大伯都阴沉着一张脸,仿佛老爹和大哥给他丢了多大的人。最终爷爷朝着老爹喊道:

    “老二,你过来。”

    “哎!”老爹应了一声,直起腰向着爷爷走去:“爹,有事?”

    爷爷瞪着眼睛问道:“老二,你这是在干啥?”

    “养鱼!”老爹憨憨地笑。

    “养鱼?在稻田里养鱼?”爷爷不可置信地问道。

    “哈哈哈……”周围的村邻都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讥讽。

    “是!”老爹依旧憨憨地笑。

    “你……”爷爷伸出手指点着老爹道:“赶紧去把田改了,简直是胡闹。”

    “爹,这是我自家的地。”老爹虽然依旧憨憨地笑,但是话中的意思却是犟。

    爷爷气得脸色涨红,手指颤抖地点了点罗平道:“好!好!好!出息了你!你就胡闹吧,我不管了,秋里别到家里借粮。”

    “是,爹!”

    罗平又憨憨地笑了笑,转身向着自家的田走去。罗信看在眼里,心中暗道:

    “别看老爹憨,老爹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啊!看来当初的分家对老爹伤害很深啊!有脾气好啊!省得将来自己做官之后离开家,家里被爷爷,大伯和小叔家欺负。”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