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母亲的激动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母亲的激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收藏!求推荐票!

    *

    “爹,我刚才说您不用去打行了,是因为咱们家有钱了。”

    “有钱了?”罗平神色狐疑地看着罗信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娘怎么没有和我说?”

    “娘还不知道,这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事情是这样的……”

    没等罗平相问,罗信便将事情一五一十地从头说给了父亲听。罗平听完呆呆地望着罗信,半响,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是真的?”

    “大哥!”

    罗信唤了一声,罗青立刻从怀里取出了那张契约双手递给了父亲。罗平接了过来,认真地看了几眼,然后递给了罗信道:

    “念给我听。”

    罗信这才想起父亲不识字,便低着头接过了契约,然后一字一字地念给父亲听。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也走进了门,站在那里听着。当罗信念完之后,罗平又把契约要了过去,母亲也走到了父亲的跟前,两个人虽然都不认字,但是却看得认真。半响,罗平抬起头激动地说道:

    “陆家啊!一成份子啊,我们家发了。”

    “爹爹知道陆家?”罗信眼睛就是一亮。

    “当然知道!”罗平的脸上现出激动的潮红,陆家的家主叫做陆庭芳,据说当过大官,他的弟弟陆庭江经营着北方最大的织造业,信儿这一成份子会让咱家成为大富之家。

    “太好了!他爹,你终于不用去打行了,我也不用在家担心了。”

    罗氏当即红了眼睛,罗信想起之前被村子里怀疑自己品德的时候,母亲遭受的压力,心中也有些反酸。

    罗平却是沉吟了一下望着罗信问道:“你这份子钱是月领,还是季领,或者是年底领?”

    罗信便脸一红道:“我没有好意思问。”

    “这样吧!”罗平思索了一下道:“我先在打行干着,等着信儿开始领份子钱,我再辞工回家。信儿读书需要钱,青儿练武也需要大鱼大肉养着,以前是咱家没钱,如今既然已经有了一成份子,也就不必再省着花,从明天起,把家里存的那些钱拿出来改善伙食,如此青儿才能够炼出来。信儿需要什么学习方面的用具,也不用省。”

    “爹,我们可以先省着,爹爹还是先辞工回家吧。”罗信再次劝到。

    “这事就这么定了。先改善伙食,你们两个正长身体的时候,不能够耽误。”

    一家之主既然这么说了,罗信也只好闭上了嘴巴,心中想着,下次去陆府,就问问份子钱什么时候给。

    家里有了希望,整顿饭吃得非常高兴。吃饭完,罗平兴致勃勃地对罗信道:

    “信儿,听你娘说你学会了吹洞箫?”

    “嗯!”

    “吹给爹听听。”

    “好,我去外面。”

    罗信穿上外衣,抓起洞箫就向着门外走。天已经变暖,这次罗氏倒是没有阻止。罗信来到了院子里的桃树下,这次吹的不是《泛沧浪》,而是《关山月》。

    一曲《关山月》吹奏完毕,罗信站在树下又在心中重悟了一遍,这才回到了屋子里,罗平夫妇满面骄傲,罗平更是连道几声“好”。

    伸手拍了拍罗信的肩膀道:“好好学习。”

    “是,爹。”

    “青儿!”罗平转首望着罗青道:“走,爹检查一下这些日子你有没有偷懒。”

    父子两个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院子里就传来了练武的呼喝之声。罗氏拿起了桌子上的契约,看了一眼罗信。这要是放在以前,罗信有几个铜板,罗氏早就给收了起来。但是,如今手中拿着这一张纸,却感觉千斤重。

    儿子如今已经是读书人了,同时又挣下了这么一份家业。她竟然不敢像之前那样理所当然地收下这份契约,心中对罗信多了一份敬重。不由想起了公公,也许公公对小叔的心理就是如此吧?

    “信儿!”

    罗信此时正拿起书箱,准备将陆庭江需要的画给画出来,闻听母亲相唤,便转头望去,看到了母亲手中的契约,便随意地说道:

    “娘,这个契约你收起来吧。我要读书,没有时间理会这些。我已经和陆家说了,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大哥去和他们接洽。”

    罗氏的心中就是一阵激动,有多少家里兄弟之间为了争夺家产争斗不休,甚至有暗害兄弟之间的事情发生。但是信儿却将这么一份家业随随便便地交给了大哥打理,足证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做母亲的还有什么比看到儿子们之间和睦更高兴的?

    “好,娘收起来,你好好读书吧。”

    “嗯,我先把陆家要的画画出来。”

    母亲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不知道把契约藏到了什么地方。罗信铺好了纸,这才想起了炭棒,便有出去取了炭棒在地上细磨,然后便开始画画。虽然需要二十多幅,但是只是素描,罗信画得很快,父亲和罗青还在外面习武,他就已经画完。

    一张一张地看着,纸上的一个个萌萌的动物,罗信的目光有些迷离,他想起了前世的种种,想起了前世的父母,还有自己的弟弟。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罗信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伸手抹去了眼角的一滴泪水,起身将那些画放进了大木箱子里。然后收拾了心情,开始坐在了桌子旁誊写记忆中的诗词文章。

    门一响,父亲和大哥走了进来,罗信抬头望去,见到父亲欲言又止的模样,便道:

    “爹,有事?”

    “没事,你好好读书。”罗平见到罗信正在书写,便按下了心中的念头。

    罗信放下笔笑道:“爹,您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也有些累了。”

    罗平的眼睛就是一亮:“信儿,走,出去练一趟关刀,青儿说的不清楚。”

    “好!”

    父子三人又来到了院子里,罗信接过大哥手中的关刀呼呼地练了起来,罗平和罗青眼睛不眨地盯着罗信。待罗信练完最后一招的时候,罗平不由喝了一声:

    “好!”

    罗平习武多年,眼力比罗青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他的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在他看来,这罗信根本就不是初学关刀,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练了几十年,所差的不过是力量。真是不知道信儿是怎么练的,难道信儿还是一个练武奇才?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