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十章 我要最好的笔啊!

正文 第二十章 我要最好的笔啊!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江风流年同学100)的打赏!

    *

    林秀才心中有了这个想法,罗信读得越流利,他眼中的讥讽就越甚。当罗信将三字经一个字不错地读完之后,林昌淡淡地问道:

    “你的左臂怎么了?”

    “被爷爷打的。”罗信老老实实地说道,神色间没有一丝怨恨。

    “哦?为什么打你?”

    “村子里传言我在进入先生私塾之前,在小叔教堂弟百家姓的时候,我偷听过,所以才能够一日学会,两日背诵百家姓。但是却在先生面前撒谎说没有学过。”

    “呵呵……那实际上呢?”

    “我只是问了小叔一句话。”

    “什么话?”林昌的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一丝兴趣,下面的十一个小伙伴也都竖起了耳朵。

    “小叔教了堂弟多少字?”

    林昌的神色就是一变,此时他也反应了过来,罗智的儿子只有四岁,绝对不可能学会所有的百家姓。就算他学会了百家姓,又怎么可能学会三字经?难道老罗家专门出神童吗?

    如此说来,罗信并没有和自己撒谎。

    难道是自己推测错了?

    “你堂弟学会了……多少字?”连林昌都不知道他此时竟然有了一丝紧张。

    “二十八个字!”

    学堂内一片寂静,到了这个时候,就连那十一个小伙伴也知道昨天的传言是谣言。这一下望向罗信的目光又充满了小星星。张洵的双目更是泛起了异彩。

    林昌开始哆嗦了起来,这次是在激动得哆嗦。在他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

    “我碰到神童了吗?天可怜见,有个神童成为了我的学生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林昌平静了下来。他决定看看罗信究竟是不是神童,毕竟百家姓要简单了一些。

    “回到座位上,明天考你背诵。”

    “是,先生。”

    罗信回到了座位上坐下,张洵向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罗信朝他笑了笑,将三字经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时候林昌开始给其他的学生授课。罗信闭上了眼睛,开始默背三字经。

    三字经在前世他背过,但是早已经忘记了大半。但是随着他在心里默背,他的心里开始吃惊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一字不差地将三字经背下来,要知道他只是刚才跟着林昌通读了一边,就算他在前世背过也不应该达到这个效果啊!

    难道……

    罗信的心中一跳,难道是因为穿越的缘故使自己拥有了强大的记忆力?

    罗信安耐住心中的惊喜,开始在脑海中回忆前世看过的书。在前世的几十年里他读过大量的书籍,但哪怕是在前世他也不能够将读过的书都背诵下来,需要的时候也得去查资料,但是此时那些已经被记忆遗忘的知识都呈现在他的记忆之中,他就那样闭着眼睛,回忆着前世读过的书籍,眉宇之间的喜悦越来越浓。

    这一上午的时间,罗信都在回忆前世读过的书,但是在林先生和其他小伙伴的眼中,他就是一直闭着眼睛睡了一上午。

    小伙伴们都非常吃惊,心中佩服罗信竟然敢在先生的课上睡觉。林昌的脸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但是他一直没有说什么,自从罗信来到学堂他就是一直冷淡的态度,暂时他也不想改变。既然给罗信留了作业,那就看他明天是否能够将三字经背下来再说。

    罗信和张洵并肩走在村路上,张洵在吧啦吧啦地说着,罗信有些走神儿,因为他突然想起好脑筋不如烂笔头,谁知道自己前世记忆的那些书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地忘却?

    要把这些都记下来啊!

    但是……

    毛笔字写得太慢,而且那字再怎么小也不如前世的钢笔字啊!罗信不由皱起了眉头,突然心中一动,转头望着张洵,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

    “张洵,我记得你家养着几只鹅吧?”

    张洵看着罗信那灿烂的笑容,脸色就是一变:“罗信,你不会是想要吃我家的大白鹅吧?我爹会打死我的。”

    罗信就翻了一个白眼:“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要干嘛?”

    “拔你家大白鹅几根羽毛行不?”

    “为什么啊?”

    “做一种新式的笔。”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鹅毛又不能够吃。”

    “这样啊!”张洵的脸上充满了犹豫。

    “做出来的笔我送你一支!”

    “鹅毛真的能够做出笔来?”张洵的脸上现出了好奇之色。

    “当然。”

    “好!”张洵的脸上现出了坚定之色:“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给你拔!”

    “要翅膀上粗的啊!”

    “知道了!”

    张洵撒开腿向着家里跑去,罗信看着那熊孩子的背影心中帮他祈祷,不要被他家里人发现。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张洵就跑了回来,手中攥着五根鹅毛递给了罗信。

    “给!”

    罗信接过五个羽毛看了看,脸上露出了喜色。这五根鹅毛的品相还真是不错,将五根鹅毛放进了书箱内,伸手拍了拍张洵的肩膀道:

    “明天上学我带给你一只羽毛笔。”

    张洵吸了吸鼻子道:“我可是顶着挨打的危险给你拔的鹅毛,你要给我做一支最好的鹅毛笔。”

    “怎么?你被发现了?”

    “没有!”张洵摇头:“只是……只是……那只鹅被我把了五根羽毛,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罗信一脸被他打败了的表情,一拍额头道:“我记得你家养了好几只鹅,你不会在一只鹅翅膀上拔了五根毛吧?”

    张洵可怜巴巴地点头,罗信凝视了他很久,最终叹息了一声,拍了拍他肩膀道:

    “你保重!”

    话落,罗信转身就走,剩下张洵孤独的身影,寒冬的风呼啸刮过,卷起千堆雪,让张洵的身影显得愈加的悲壮,猛然朝着罗信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我要最好的笔啊!”

    罗信回到了家里,吃完了午饭,便开始做鹅毛笔。看到罗信从书箱内取出了五根大鹅毛,罗青便好奇地凑了过来。

    “小弟,你要干什么?”

    “做笔!”

    “这个也能够做笔?”

    “当然能。”

    “信儿,你在哪弄到的鹅毛?”

    罗氏端着装着针头线脑的小簸箕走了进来,脸色微沉。如今村子里对罗信的印象很不好,她生怕罗信做出品德缺失的事情。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