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章 还能不能愉快地抓鸟了?

正文 第八章 还能不能愉快地抓鸟了?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吾王の呆毛同学的打赏!

    *

    “那你们赢了铜钱吗?”

    罗氏又关切地问道,她没法不关切。连自己这么大的人都想歪的谜语儿子竟然能够猜出来,这不就是证明自己的儿子是读书的料吗?一想到公公都对老三有些尊敬的样子,她的心就是一片火热。公公对老三尊敬,不就是因为老三考中了秀才吗?如果自己的儿子也能够考中秀才……

    如果信儿能够赢下那五文铜钱,不仅仅多了一点儿束脩的问题,那信儿说不定是文曲星下凡呢!罗氏的眼睛开始发光。

    “嗯!赢下了!”罗青骄傲地点头,从怀里把所有的铜钱拿了出来,扒拉扒拉道:“这二十八文是卖猎物的铜钱,这十五文是赢来的铜钱。”

    “不是五文铜钱吗?”罗氏伸出手指点着铜钱。

    “还有两个秀才老爷也和小弟赌,不过他们都没有猜出来小弟出的谜语。”

    “是什么谜语?”

    罗平好奇地问道,平常也没有见到自己这个小儿子猜过谜语,怎么突然不仅能猜谜语,还能够出谜语了?

    说到难住秀才老爷的谜语,罗青就更加自豪了,一向憨厚的面庞都激动得通红:

    “小弟的谜语是毛贴毛,肉贴肉,一宿不贴就难受。”

    “嘎?”

    罗平夫妇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都有些发红,不过这次他们可不敢乱想,只是望着自己的大儿子,等着罗青说出谜底。

    罗青使劲儿地眨了眨眼睛问道:“爹爹,你猜到了吗?”

    罗平的老脸一红:“臭小子,快说。”

    “是眼睛啊!”罗青委屈地说道:“我都使劲儿地眨眼睛提示您了。”

    罗平的神色就是一愣,继而看了罗信一眼,嘴唇动了动,不过最终没有好意思问罗信从哪里学来的谜语。

    第二天一早,父亲带着大哥有前往山里打猎,罗信也拿着大簸箕走出了家门。如今才赚了四十三文铜钱,距离五百文铜钱还任重道远啊!

    拎着大簸箕走出了家门,向着村头走去。

    我去!

    一走出村头就看到十几个大簸箕支在雪地里,十几个童子躲在一颗颗大树的后面,手中拽着绳头。罗信扭头就走,来到了村后。

    我了个去!

    村后头也有十几个童子支着大簸箕躲在树后。罗信便傻了眼。

    这……还能不能愉快地抓鸟了!

    “信哥儿!”

    罗信听到有人在喊他,便看到前天那个拖着鼻涕的童子正向着他招手,罗信便拎着大簸箕走了过去问道:

    “柱子,怎么这么多人抓鸟?”

    “吃肉啊!”张铁柱吸了吸鼻涕,嘴里的口水又流了下来。

    “吃货!”罗信心里鄙视了一句,然后道:“这些人都是抓鸟吃的?”

    “嗯!”张铁柱盯着远处的大簸箕道:“前天看你抓鸟,昨天我们几个就出来抓了,我抓了九个呢,可好吃了。”

    张铁柱的嘴里又流下了口水,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然后村里的二狗子他们就看到了,今天便都出来抓鸟了,我今天到现在还一只都没有抓到。”

    “嘿!”

    罗信不由嘿然而笑,脸上现出了无奈。这么多簸箕抓鸟?毛都抓不到一个。摇了摇头,罗信拎着大簸箕向着村外走去,一直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才支起了大簸箕,然后远远地躲在了一颗大树之后。

    也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因为抓鸟的童子太多,似乎天上的鸟口口相传,警告不要到簸箕地下。总之,这一天下来,罗信只抓到了九只鸟。

    回去的路上还碰到了张铁柱,见到他拎着一个大簸箕,身上没有一只鸟,罗信便笑道:

    “柱子,秃毛了?”

    张铁柱的小脸愈加地愤愤不平:“都怪二狗子他们,那些鸟都害怕不下来了。”

    “那二狗子抓到了吗?”

    “抓到了两只!”张铁柱恨恨地甩了一下手中的簸箕,随后看到了罗信身上挂着的九只鸟,便讨好地说道:

    “信哥儿,给我几只呗?”

    罗信懒得搭理他,大步向着家里走去,张铁柱迈着两个小腿在后面一边追着罗信,一边“信哥儿,信哥儿”地叫着。

    走进了村里,便见到一个满脸横丝肉的妇人拦住了罗信,凶恶地喝道:

    “罗家小子,你抢我儿的山雀。”

    罗信抬头一看,见张铁柱的娘已经伸出手抓向自己肩膀上挂着的山雀,便脚步一错,闪向了一旁,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道:

    “这是我抓的。”

    “你抓的,干嘛我儿子追你?”张氏紧跑两步向着罗信的肩头再次抓了过来。

    “张家嫂子,干嘛欺负我家侄子?”

    从罗信的对面又传来了一个声音,罗信抬头一看,却是自己的小婶,便停下脚步施礼道:

    “婶娘好。”

    “哎!”小婶笑着应了声,那目光却落在了罗信肩上挂着的山雀上。

    “怎么叫我欺负你家侄子?”张氏见到是罗家秀才的娘子,气焰降低了不少:“是你家侄子抢了我儿的山雀。”

    “娘,娘!”张铁柱迈着小腿跑到了跟前道:“信哥儿没有抢我的山雀,是我今天没有抓到,想和信哥儿要几只。”

    张氏的脸就是一红,“啪”地一巴掌拍在张铁柱的脑袋上:“真是个窝囊废,连只山雀都抓不到,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

    “哇……”张铁柱一边哭着一边向着家里跑去。

    “粗鄙!”小婶不屑地望着张氏离开的背影,轻轻地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又对罗信露出了笑脸道:

    “信儿啊,你小叔这几日读书耗费了心神,这几只山雀送给小婶给你小叔补补身子,也是你的孝心。”

    “小婶,这些山雀是要换钱叫束脩的。”

    罗信向着旁边错开一步,闪开了小婶伸过来的手。小婶的手举在半空,脸上便有些讪讪,眼中却露出了一丝羞怒和不屑。

    “哟,信哥儿这是要读书了?”

    “是!”

    小婶便撇了撇嘴道:“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读的,你爹娘也不容易,就不要浪费你爹娘的辛苦钱了。再过几年,你就是一个壮劳力,好好地种地不好吗?”

    “小婶,我要回去了。”

    罗信实在是不愿意搭理她,但是他也知道在大明不能够和长辈顶嘴,否则就算你有理,也会惹来麻烦,所以罗信便迈开两条小腿向着家里破去。

    “你……山雀……”小婶伸着胳膊,然后恨恨地一甩道:“土鳖一个,还想要读书!”

    *

    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