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二章 我要读书

正文 第二章 我要读书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

    第二天。

    罗信的父母和哥哥就去村东收拾那栋房子了,屋子里只剩下了罗信。他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坐在床上趴在窗台上出神地望着外边。

    大伯和大伯母带着罗胜阴沉着脸也去帮忙了,如今是冬日,田里也没有活做,作为家里的长子长媳不去帮忙也说不过去。小婶也去帮忙了,倒是小叔躲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

    到了中午,母亲急匆匆地回来,一边做饭一边回头看一眼趴在窗台上的罗信,便柔声道:

    “信儿,饿了吧,一会儿饭就好。”

    罗信轻轻应了一声,双目依旧没有焦距地望着窗外,他现在的心中还是有些迷茫,不知道在这大明朝今后的路怎么走。对于大明的历史他非常清楚,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但是这书不是想读就能够读的,虽然他对古文有着很深的研究,但是和这个时代的读书人还有着差距,想要补齐或者超越这个差距,就必须有老师给讲解。但是进学堂需要钱……

    以他家的这个家境……

    如今只有三亩水田,家里却有着他和哥哥。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三亩水田恐怕连吃饭都不够,哪里还会有钱去读书?

    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神游天外,却听到了母亲的唤声。

    “信儿,吃饭了。”

    便见到母亲端着一碗稀粥和一碟萝卜咸菜放在了窗台上,然后便开始向着厅堂内摆着碗筷。不一会儿大伯一家,小婶和父亲,哥哥便推开院门走了进来,坐到了桌子吃了起来。已经分家了,自然不能够在一个炤上吃饭,大家又帮了半天忙,自然要请客吃饭。罗信在窗台边端着碗喝着稀粥,便看到小叔从屋子里出来,钻进了爷爷的房间,想必是叔叔觉得爷爷的饭更好吃,或者没有帮忙不好意思过来吃吧。

    吃完饭,大家又去收拾房子。母亲一边给罗信熬药,一边手脚麻利地将碗筷收拾了起来,待熬好药之后,端着药坐在了床上道:

    “信儿,过来吃药了。”

    罗信转过来,看到了母亲头发散乱,上面还有着一层灰尘,应该是收拾屋子洒落下来的,脸色苍白,目光中还有着一丝惊惧。短短的几天,小儿子差点儿在河里淹死,大儿子差点儿被废去一臂,可以想象她心中受到的惊吓。

    见到罗信默默地看着自己,伸手摸了一下罗信的额头,罗氏眼中终于露出了一丝喜悦,声音中带着激动的颤音:

    “信儿的身体终于大好了,如果你去了,让娘怎么活?”

    说着说着,眼泪就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看到她哭,罗信的心也酸酸的。想要开口安慰一下,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罗氏舀了一匙汤药,先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又用嘴唇碰了碰试试温度,然后才小心地送到了罗信的嘴边,罗信便张开口吞下,口中和心中便一片苦涩。

    罗氏一边喂着罗信,一边低声地抱怨着:“你掉到了河里,你爷爷奶奶也只来看了你一次,你哥哥还没有偷学到什么,就要被废去一臂,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嫁给了你爹这个没本事的窝囊废。在这个家里,你爹爹活干的最多,却最不当意,拖累着我们母子也没有好日子过,呜呜呜……”

    罗氏又低声哭泣了起来,罗信心中就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低声道:

    “娘,这和爹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罗氏气道:“不过分家也好,娘就可以腚坐锅台手把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到时候娘养几只母鸡,我们家也一个月吃上一次炒鸡蛋。”

    罗信汗颜,他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天,从来没有想到母亲的追求是如此的……伟大。

    罗氏没有注意罗信的神色,还犹自陶醉般地说道:“信儿啊,如果一个月能够吃上一次炒鸡蛋,和皇上的生活也差不多了,我估计皇上天天吃炒鸡蛋。”

    罗信不由翻了一个白眼暗道:“皇上的伙食就那么差?”

    罗氏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将一碗药给罗信喂完,叮嘱罗信好好休息将养身子,便又匆匆地离开去收拾房子。

    第二天。

    罗信一家就搬到了新家。出门的时候爷爷奶奶根本就没有出来,倒是大伯和小叔两家出门相送,难得是小叔也从屋子里出来,只是脸上带着那个时代书生共有的倨傲。

    进了新家,罗信便四下打量,有着一个不大的院落,院子里还有一个桃树,深冬时节,树枝上光秃秃的,推开房门便是厨房,同时也是饭厅,左右东西两厢,父母住在东厢房,西厢房便是罗信和罗青兄弟两个的房间。

    冬日没有农活,罗信的身体还没有好,按照母亲的要求躺在了烧得热乎乎的炕上,房间的隔音真是不好,东厢房内父母的谈话被罗信听得清清楚楚。

    “他爹,修缮房子,再加上请客吃饭,就用去了半两银子,如今家里只剩下了一两银子和半贯铜钱,三亩水田根本不够家用。以后我们家怎么过?”

    没有听到老爹的声音。随后响起了老妈抽泣的声音。

    “爹爹他也太过狠心,不就是看了一眼吗?就把我们赶出家门。”

    “这也不能够怪爹!”老爹闷闷地说道。

    “不怪爹,那就怪你。”

    “这又碍我什么事儿了?”

    “怎么就不碍了?大哥是长子,将来要传承家业,爹爹自然看重他。小叔是小儿子,娘自然心疼他,把他当做心头肉。只有你上不接天下不挨地,半上不下,爹不亲娘不疼,我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个老二!”

    听到老娘管老爹叫老二,罗信便想笑。从炕上爬了起来,趴到窗台上,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向着院子里面望去,便见到大哥正手中拿着一杆枪在院子里舞得虎虎生风,罗信便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大哥还真是心大,完全忘记了前天差点儿被废去一臂,有点儿空闲就练枪,还真是个武痴。

    冬日的冷风从窗缝中吹了进来,罗信打了一个哆嗦,将窗缝合上,抱着被靠在墙上,心中有了一个决定。

    “大明是文人的天下,我要读书!”

    可是……钱从何来?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