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辞官归故里啊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辞官归故里啊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黄锦匆匆离去,徐阶心中就更加迷茫了。 更新最快都已经将罗信罢官了,而且人家罗信都开始收拾东西,开始吃送行饭了,你又把人叫过来,什么意思?

    “不器,不器……”

    罗信正在那里张罗收拾东西,都已经装了七辆马车了,满院子摆的都是东西,黄锦绕着地上的东西,向着罗信走去。

    “黄公公,你怎么又来了?为我送行吗?那就等着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不器,你就别逗我了!”黄锦苦笑道:“陛下让你去玉熙宫。”

    “不去!”罗信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我如今已经是草民了,我不是陛下的官员了,不去。”

    “你……”

    “黄公公,你回去和陛下说,不器就不面君了,明日一早,不器便会离京。”

    “不是……”

    “哎,轻点儿,把那个放那辆马车上。”罗信急匆匆地向着几个家丁走去。

    “不器,不器……”黄锦跟着罗信跑了过去,上前拉着罗信的袖子道:“别闹,和我去见陛下。”

    “不去!”

    “不器!”

    “不去!”

    黄锦拉了半天,罗信就是不去,黄锦没有办法,便只好回到了玉熙宫。

    “罗信呢?”看到黄锦一个人回来,嘉靖帝不由奇怪地问道。

    “奴婢去的时候,罗信已经装了七辆马车了,奴婢和他说,陛下要见他,他说……他说……”

    “他说什么?”

    “他说,他如今已经不是官了,只是一个草民,他要收拾东西回老家,不来。”

    “不来?”嘉靖帝竖起了眉毛。徐阶心中狂喜。

    “嗯,不来,奴婢劝了他好久,我就是不来。他说要收拾东西,明日离京。”

    “喝……他倒是想要躲清闲!”嘉靖帝反倒是乐了:“带着东厂的人去,告诉他,如果他不来,就把他绑着来。”

    罗府。

    罗信正在指挥装第十三辆马车,便见到黄锦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四个人,远远地朝着他招呼:

    “不器,不器……”

    “轻点儿!”罗信又朝着一个家丁喊了一声,这才朝着黄锦迎了上去:“黄公公,您怎么又来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不器,跟咱家去见驾。”

    “不去!”

    罗信刚摇头,黄锦便道:“这次陛下可是说了,如果你不去,就把你绑去。”

    “那……”罗信沉吟了一下道:“还是去吧。”

    话落,便向着大门外走去。

    “不器!”黄锦又拉住了罗信道:“你就这样去面君?”

    “是啊,不这样,还怎样?”罗信奇怪地望着黄锦。

    黄锦哭笑不得地望着他说道:“换衣服啊,换上官服啊!”

    “我都被陛下罢官了,现在就是一个草民,穿什么官服?去不去?不去我继续收拾东西。”

    “去去去,你爱咋滴咋滴!”

    黄锦也无了奈了,只好就这样和罗信返回了玉熙宫。罗信一身便服走进玉熙宫,跪倒拜道:

    “草民罗信,拜见陛下!”

    “草民……”

    嘉靖帝嘴里一阵发苦,脸上哭笑不得。徐阶站在一旁,满心心悦的看着一身便服的罗信,心中暗道:

    “总算给你弄倒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嘉靖帝的声音悠然响起:“谁说你是草民了?”

    “陛下说的啊!”罗信抬头,而且站了起来道:“陛下金口玉牙,不会说了不算话吧?”

    嘉靖帝便将脸色一沉道:“我说过罢官于你吗?朕只是说这个官你能当就当,不能当就卷铺盖回家。”

    “对啊!”罗信点头道:“草民不能当啊!”

    嘉靖帝脸色就是一青:“如此说来,你是不愿当官了?”

    “陛下又不是不知道草民的心思!”罗信笑眯眯地拱手道:“草民多谢陛下。”

    “你……”

    嘉靖帝哭笑不得,自己只是想要试探他一下,却没有想到他就顺坡下驴,看来上次他并不是糊弄自己,是真的想要过着专心求学问的日子。

    但是……

    不行啊!

    不能够放他走啊!必须把他放在身边看着啊!当即将脸色一沉道:

    “罗信,朕问你,你可是迟到早退?”

    “是啊!”罗信诚实地点头。

    “可是允许手下不当值?而且丢掉斯文去赚钱?”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是啊!”罗信继续点头。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对得起朕吗?”

    “对不起啊!”

    “那你要如何向朕交代?”

    “辞官归故里啊!”

    “你……”

    嘉靖帝气得伸出手指点着罗信,黄锦低着头在偷笑,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出来了,嘉靖帝根本就不想罢罗信的官,而且他同时也反应过来,之前嘉靖帝让他传给罗信的话,就是试探罗信。如果罗信真的和自己商议,来哭求嘉靖帝……

    黄锦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同时对罗信也更加地佩服了。再想到罗信不肯告诉自己原因,便知道那是罗信还没有完全相信自己,心中不由轻叹一声,以后得和罗信更加真诚了。

    而在整个时候,徐阶也反应过来了,如果在反应不过来,他就不是徐阶了。嘉靖帝根本就没有想罢罗信的官,心中虽然有些失望,却也没有绝望,原本他的计策就是坐一望二,能够将罗信罢官那最好,罢不了官也无所谓,只要扣罚俸禄就好。你罗信在东南捞足了,不在乎那点儿俸禄,但是你那些手下可都是穷鬼啊。让他们必须天天上班,敢迟到早退就罚款,到时候必定对罗信怨声载道,看你那个时候这么办?

    “回去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詹事府!”

    嘉靖帝终于怒了,这不怒不行啊,在徐阶面前丢份儿啊。瞪着眼睛道:

    “而且不允许迟到早退!徐阶!”

    “臣在!”

    “让吏部天天去检查,发现谁不在,就扣罚俸禄。”

    “遵旨!”徐阶眉飞色舞。

    “臣都开始收拾家了啊,都收拾好多马车了啊!”

    “那就再卸下来。退下!”嘉靖帝更怒了。

    “遵旨,臣告退!”

    罗信溜溜达达地离开了皇宫,派了一个人回去通知不搬家了,老爷我依旧是詹事府左庶子。那个家丁便兴高采烈地回去了,罗信则是又回到了詹事府。

    *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