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徐阶告状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徐阶告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众人的脸色不由都难看了起来,罗信依旧神色淡淡地说道:“如此,你们便会在心中怨恨本官,如果不是本官,徐阶怎么会针对詹事府?怎么会针对你们?这分明就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你们心中越是怨恨本官,那么就会不服本官,把本官当作仇敌,开始顶撞本官,本官的吩咐,没有人当作回事儿,如此本官的脸就丢了,徐阶再推波助澜,本官的名声就在京城臭大街了。”

    “大人……”马庆山的表情都像是哭了:“大人,您可不能够不管我们啊。”

    “好了,先散了吧,等着看看徐阶的下一步吧。如果我真的被罢官了,你们就可以该干嘛,干嘛了。散了,散了。”

    罗信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回去了。那几十个官员相互张望,然后叹息了一声,也向着外面走去。

    “马兄,您有什么办法?”

    “我能够有什么办法?如果我有办法,我还会在这里一呆好几年?”

    “那我们怎么办啊?”

    “等吧,小人物就是悲哀啊!”

    罗信回到了府里,便坐在那里喝茶。陆如黛便道:“夫君,您怎么不把官服脱下来?”

    “脱了还得穿,麻烦。”

    “你……还要出去?”

    “嗯,一会儿估计就陛下就会传我了。”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如黛脸色一惊。

    “没什么事情。”

    “真的没事?”

    “嗯,小事!”

    果然,还没有过去一个时辰,黄锦便施施然地来了,站在罗信的面前,笑眯眯地说道:

    “罗侯,陛下口谕。”

    罗信也笑眯眯地望着黄锦,却并没有下跪,而是直接道:“陛下口谕是什么?”

    黄锦的神色就是微变,这罗信如今已经不尊重陛下了啊!

    他的眼睛微微一眯,心中暗道:“如果你这次能够不罢官,躲过一劫,我黄锦依旧与你合作,为你遮掩。如果你最终被罢官,可就别怪我弄死你,因为你知道咱家的事情太多了。”

    当下依旧笑眯眯地说道:“陛下让我告诉你,这个詹事府左庶子能当就当,不能当,就卷铺盖回你的上林村养老去。”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谢陛下隆恩!不器这就收拾东西,明日便离开京城,回祖地养老。”

    “不器你……”

    黄锦急了,他原本以为罗信闻听嘉靖帝的训斥,一定会恳求自己给嘉靖帝传话,要见嘉靖帝,然后哭求嘉靖帝,黄锦原本还想着和罗信商议出来一个主意,毕竟他和罗信联合已久,也不想就这样失去了罗信。但是却没有想到,罗信根本就不搭理嘉靖帝的训斥,直接答应了下来,而且明天就要离开京城。

    罗信却依旧笑眯眯地望着黄锦道:“黄公公就这样回去说吧,陛下不会让我回老家的。”

    “真的?”黄锦一愣:“为什么?”

    罗信淡淡地一笑道:“你只要回去跟陛下说,我回归故里之后,便会四处游历名山大川,而且还对唐朝三藏大师去过的天竺也很感兴趣,想要去看看就可以了。”

    黄锦脸色便现出了焦急之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诚恳地说道:

    “不器,我们两个如今已经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你还是和我交个底,否则我心里发慌。”

    罗信淡淡一笑道:“真没有什么底可交,我真的想要四处游历一下。”

    黄锦又墨迹了一会儿,见到罗信始终不肯说,便只好阴沉着脸回去了,他也不敢在这里久呆。罗信将黄锦送到了门外,望着黄锦离去,回到府中立刻召集下人,收拾东西,声言要返回故里。

    黄锦乘轿前行不远,便吩咐一个小太监返回罗府去监视。

    陆如黛走进罗信,轻声问道:“我们真要返回故里?”

    罗信轻轻摇头道:“做个样子。陛下不会罢我的官的。”

    “为什么?”

    罗信扬首望着空中悠悠白云,幽幽叹息了一声道:“一方面,陛下还离不开我,只是这大明财政,他还需要我留在京城。特别是张世杰将市舶司弄得一团糟,这让陛下更不放心市舶司。就算他依旧不用我,也觉得把我留在身边,便可以随时把我揪出来救急。如果我离开了京城,然后四处游历,更是远去天竺的话,到时候他可就找不到我了。

    另一方面,陛下还是忌惮于我。一旦让我返回故里,便脱离了他的掌握,到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哪里,在他临终之际,想要杀我,都找不到我。一旦他死后,我再归来,他的儿子能够压制住我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所以,他还是觉得把我留在他身边最放心,想什么时候用我,就什么时候用我,想什么时候杀我,就什么时候杀我。”

    “那……他刚才还让黄锦来说那番话?”

    “不过是再一次探查我的心思,帝王心术罢了,如果我真的去认错,哭求,便会破坏了我留在他心中,一心求学问的知己形象,他会认为我是一个恋权之人,会对他的后代有威胁,他会毫不犹豫在死前杀了我。呵呵……黛儿,明白我乐颠颠的摆出一副回家乡的样子了吧?”

    “那……你刚才怎么不和黄锦说?”

    “他和陛下的感情很深啊!”罗信叹息了一声道:“他未必就不会把我的话告诉陛下,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不得不防啊!”

    玉熙宫。

    听到黄锦的回复,徐阶便是心中狂喜,嘉靖帝神色却是平静,甚至有点儿放松。冷冷地说道:

    “罗信现在在干什么?”

    “陛下,奴婢已经留人在那里,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嘉靖帝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黄锦也垂下了眼帘,玉熙宫内寂静了下来,徐阶有些迷茫,不知道嘉靖帝在弄啥嘞?

    怎么就突然没有了动静,还闭上了眼睛,究竟想要做什么,你说句话啊?

    大约过去了近两刻钟的时间,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黄锦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门外,然后又走了回来,嘉靖帝睁开了双眼,望向了黄锦,黄锦轻声道:

    “罗信正在收拾东西,而且还给他的好友周玉他们送去了请柬,今日晚间要在府中摆宴,为自己送行。”

    “这个臭小子!”嘉靖帝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去把他给朕叫来。”

    “是!”

    *

    *

    <!--gen1-1-2-110-15769-480300322-149373720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