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六章 霸道

正文 第八百八十六章 霸道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这个办法还真是有用。对于徐阶来说,如果能够借着此事,将罗信罢官,那最好不过。罗信失去了官身,便对徐阶再无威胁。而且罗信一旦失去官身,那胡宗宪也绝对不会再和罗信联手。到时候,在整治胡宗宪,便容易了许多。说不定还能够再次和胡宗宪联手,给罗信栽赃,让罗信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不能够让罗信罢官,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以后每天都派吏部的人去左庶子查岗,碰到一个不在岗的官员,便罚薪水,这便会让罗信难做。

    詹事府的人本来就是因为缺钱,才翘班出去赚钱。如今却因为翘班被罚款,这必定让詹事府的官员怨声载道。到时候,在派人散布消息,这一切都认为是罗信得罪了徐阶,便会让这些人深恨罗信。如此,罗信连自己的手下都管不了,那乐子就大了。必定会让罗信威望大减。到罗信失去威望的时候,再想要把罗信赶出官场,便容易了许多。

    “去看看吧!”

    罗信站了起来,唤鲁大庆准备马车,然后乘车来到了詹事府。

    罗信心中明白,自己首先要过的是罢官这一条路,自己不能够被罢官。如果被罢官,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别看徐阶如今对自己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一旦自己变成白身,徐阶有着很多办法把自己整得欲仙欲死。

    但是,让罗信委曲求全,去祈求,那绝对不行。如此以后便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

    想要将我罢官,还要看你徐阶的道行够不够深!

    罗信一步踏进了詹事府,一路向着左庶子的方向走去,半路上便感觉到从窗户内透射出来一道道目光,甚至他都能够听到一阵阵窃窃私语。

    “这罗信还真傲啊!”

    “是啊,让吏部曲大人等这么久。”

    “他该是吃了午饭才来的吧?”

    “呵呵……”

    “可怜那曲大人还饿着。”

    “不过他怎么嚣张,得罪曲大人可就大了。”

    “切,是罗信得罪曲大人吗?是吏部故意找罗信的毛病好不好?你们也看到了,那曲大人来了这么久,可看过洗马和右庶子官员一眼?直奔左庶子就去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来找罗信的麻烦。”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是啊,而且偏偏被吏部抓住了把柄,要我是罗信,也破罐子破摔,很明显这是要把罗信给罢官了。”

    “就凭那个曲杆子还不敢如此针对罗信吧?”

    “当然不是他,我和你们说……”

    “哦……”房间内传出来一阵了然声。

    而此时,罗信已经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地盘。便见到几十个官员都站在院子里面,见到罗信走了进来,一个个哭丧着脸道:

    “罗大人,您可来了。”

    罗信摆摆手道:“那个曲大人在哪儿,走了吗?”

    “没,在里面。”马庆山低声道:“大人,来者不善。”

    “管他善不善的,这里是本官的地盘。别说他曲杆子,就是来个老虎,也得给我趴着。对了,现在是中午了,你们该吃饭去吃饭,别在这里饿肚子。”

    马庆山等人脸上便露出苦笑,也不言语。但是一个个心道:“我们哪敢走了啊!”

    罗信的声音并不低,而且那大堂的门也是开着,坐在里面的曲东林气得腮帮子乱颤。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一进来,便皱起了眉头望着坐在正中原本属于他罗信位子上的曲东林,然后脸色一沉道:

    “那里是你做的位子吗?还不下来?”

    曲东林神色就是一僵,气得胸中如同装了一个火山。

    这罗信还真是够嚣张的,自己抓了他的把柄,还敢如此嚣张?当下把脸一沉,凝声喝道:

    “罗大人,本官传你,为何此时才到?”

    罗信根本就不搭理他,径直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他便给拎了起来,两旁八个吏部官员便嚷嚷着上前。

    “罗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还不放开曲大人?”

    “真是粗鲁,丢了读书人的脸面!”

    但是,还没有等到他们涌上来,罗信已经将曲东林放在了地上,然后施施然坐在了主位上。目光扫过众人,淡淡地说道:

    “听不到本官的话,还是听不懂本官的话?这里是本官的衙门,这个位子也只能够本官做。你们在本官的衙门内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都给我闭嘴!”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哦……”

    门里门外的人都被罗信雷得不轻,这都什么时候了,罗信还觉得这里他说的算?

    吏部是干什么的?

    是专门考核官员的,就算你罗信和曲杆子都是四品,一般大。但是人家在吏部啊!

    你在哪儿?

    詹事府啊!

    你怎么就这么敢和吏部的人说话?

    此时曲杆子已经气得回身发抖,用手指着罗信道:“罗信,你你你……”

    “你什么你?”罗信将脸色一沉:“你岁数也不小了,而且也官居四品,难道一点儿礼仪都不知道?你是吏部的人,来到詹事府就是客,客人应该坐在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喧宾夺主,你为官这么多年,就学会了这个?”

    “你……”

    “你什么你?你官比我大吗?还是文坛地位比我高?如果你官比我大,或者文坛地位比我高,坐在主位上,也就罢了。你官并不比我大,文坛地位没有我高,谁给你的脸坐在主位上?”

    曲东林连涨得通红,但是偏偏无法反驳。他觉得抓了詹事府和罗信翘班的现行,罗信和詹事府的官员一定心虚,别说自己坐在主位上,就是骂他们个狗血喷头,他们也不敢还嘴。但是却没有想到,罗信根本不跟着他的剧本来,不仅不心虚,反而嚣张得厉害。如此纠结主位,便真是他没有道理。想到这里,便一甩袍袖道:

    “这件事本官不和你计较,本官问你,本官传你,你为什么迟迟不到?”

    “你以为你是谁?”罗信翻了一个白眼:“在这个大明朝,能够让我随叫随到的人,只有当今陛下,你以为你是大明皇帝?”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