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 嘉靖召见

正文 第八百八十五章 嘉靖召见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徐阶便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高拱做的。 更新最快”

    “啊?”张居正张大了嘴巴,半响道:“那是谁做的?”

    “你觉得谁会得到那么详细的证据?”

    张居正的眼中精芒一现:“罗信?”

    徐阶点点头。

    张居正便低下了头,在这一刻,他真是对徐阶有些看不起。当初如果他不是针对罗信,如何会和罗信结仇?

    那个时候,罗信只是一个秀才,你徐阶高高在上,何必逼人太甚?

    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和罗信结仇,反过来帮陆庭芳一把,那罗信说不定就入了心学大门,而且说不定就成了徐阶的学生。这可是心学收获一员大将。此时还会怕高拱?

    “真是走了一步臭棋!”张居正在心中暗自骂道。

    徐阶不知道张居正心中所想,沉思着开口道:“张世杰的事情已经不可挽回,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针对罗信。我们必须还击,否则会让朝堂百官认为我徐阶掌控朝堂的能力下降了,如此便会聚集在高拱周围,这不是老夫想要看到的结果。”

    张居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徐阶说得完全正确,这个时候必须反击,而且反击得越凌厉越好,否则一旦让百官认为徐阶不行了,这才是最可怕的结果。

    但是……

    他和徐阶一样,完全是一种老虎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两个人在书房内计议良久,张居正满脸纠结地离开了,而书房内的徐阶却是放松了下来。

    第二日。

    罗信依旧去了一趟詹事府,坐在房间内喝茶,一边喝茶一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这詹事府如今都荒得长草了!

    慢悠悠地喝完茶,便晃晃悠悠地回家了。接近中午的时候,罗信正准备吃饭,便见到詹事府的一个小吏来到了府上。

    “罗大人,您赶紧去詹事府吧?”

    “怎么了?”罗信不解地望向了那个小吏,这个小吏他还真不认识,如此可以肯定他不是左庶子这边,归自己管辖的人,便问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你是?”

    “我是右庶子那边的人,今日吏部曲大人突然来到詹事府视察,看到詹事府几乎无人,便大发雷霆,让罗大人那边的人立刻去左庶子那边报道。”

    罗信微微皱起了眉头,敏锐地发现了不同,轻声问道:

    “你是说我管辖的左庶子那边?”

    “是!”那小吏点头。

    “洗马和右庶子那边呢?”

    “曲大人直接去了左庶子那边,并没有去洗马和右庶子那边。不过,此时洗马和右庶子那边的官员也都应该被叫回去了,以防曲大人检查。”

    “我的人都已经回去了?”

    “应该已经都回去了,我被派来找您。”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知道这应该是徐阶的反击。自己和胡宗宪联手的事情,徐阶一开始应该将目标锁定在高拱身上。但是,高拱绝对不会给自己被黑锅。高拱一旦将此事挑明,徐阶会很快就锁定自己。

    “罗大人……”见到罗信没有反应,那个小吏便出声催促道。

    罗信还没有理顺事情,自然不会匆忙前去。那位礼部曲大人,不过是一个吏部侍郎,和罗信都是四品。不过一个在吏部,一个在詹事府。那位曲大人的地位自然就比罗信高。

    但是,即便是如此,罗信也不想就这样去了,被那位曲大人骂个狗血喷头。如果那样,面子就彻底丢了。在官场,如果面子被别人剥了,而且还没有有效的反击的话,以后就会什么人都来踩一脚。好不容易养的名望就没有了,在官场上,没有了名望,便寸步难行。于是便摆摆手道:

    “你先回去吧,我随后就到。”

    “罗大人您……”

    “回去告诉那位曲大人,愿意等我,就等。不愿意等,可以离开。”

    “罗大人您……”

    “回去据实说,你可以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曲大人不会为难你的。”

    “那……好吧!”

    小吏满脸灰败地向罗信拱手告辞。罗信招呼下人上餐,一边吃一边思索着。

    很明显,徐阶这是要报复自己。但是为什么要用这个最没有威力的方法呢?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詹事府的事情谁都知道,没有太子的詹事府算是一个什么衙门?詹事府的人翘班那是常态,如果人员整齐那才奇怪。就算徐阶抓了自己逐个把柄,又能够如何?

    如果他将所有左庶子的几十个官员都罢官,只会造成两个结果。

    第一个结果便是朝野上下,都会对徐阶有看法,甚至高拱如果有心推动一下的话,会造成徐阶被孤立的态势。因为谁都知道詹事府的官员就是一群可怜虫。正所谓欺人不能太甚,那些官员已经是在最底层了,而且对别人也没有威胁,就是一群苦哈哈。你徐阶贵为内阁首辅,不去和高拱斗,却针对一群可怜的苦哈哈,这已经是没有底线了。这样的人,谁敢在和他共事?不孤立他孤立谁?

    第二结果便是不好收尾,你徐阶把左庶子的几十个官员都罢官了,但是你总得在填补官员吧?否则如何向嘉靖帝交代?

    但是……

    有人肯来吗?

    以前都没有人肯来,如今你徐阶又拿詹事府开刀,那还有谁敢来?

    恐怕到那个时候,就算是辞官,也没有人敢来詹事府了。

    这便让徐阶骑虎难下,成为一个大笑话。

    所以,罗信断定,不管失态进行到什么程度,徐阶也不敢将詹事府中的任何一个人罢官。

    那么,他费这么大劲儿干什么?

    就没有别的方法打击自己?

    罗信认真地想了想,吃完了一碗米饭,又喝了一碗鸡汤,然后笑了起来。这一笑便止不住,笑声越来越大,足足笑了十几息的时间,才止住了笑声。因为他突然发现,徐阶还真是没有什么针对自己的办法。自己如今都被放在詹事府闲置起来了,他还能够怎样?

    最关键的是,他徐阶还不敢把罗信外放。于是便想出来这个办法。

    那么,这个办法有用吗?

    罗信便叹息了一声。

    *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