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这个锅高拱不背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这个锅高拱不背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怎么就没有资格?”高拱笑慈祥地说道:“你和罗信是同年,他能够担任杭州知府,你怎么就不可以?”

    “我?”王锡爵苦笑道:“大人,下官还有自知之明,无论从那个方面比,我都不如罗大人甚多。 更新最快”

    “嗯!你有这个自知之明很好。”高拱的脸上现出赞赏之色道:“让你出任杭州知府只是一个引子,想必陛下也不会同意。我们的真正目的是市舶司。”

    王锡爵的眼中便跳跃着兴奋的火焰:“您是想让我去担任市舶司提举?”

    “不错!”高拱点头。

    王锡爵立刻站了起来,朝着高拱施礼道:“下官定不辱使命。”

    “嗯,你知道这件事,悄悄准备就好,不要告诉他人。”

    “下官明白!”王锡爵欣喜点头,随后眉宇之间又现出忧虑之色道:“大人,可是这京城,那徐阶会认为胡宗宪上奏弹劾张世杰的事情是大人您做的,这恐怕会引起徐阶疯狂地反扑,这对于我们也是一个大麻烦啊。”

    高拱点头道:“你说得不错,确实是一个大麻烦。这次将张世杰罢官,无疑是断去了徐阶的一只臂膀,以徐阶阴险的性格,他一定会加倍地报复。而且他一定会认为,在这件事上,胡宗宪只是一杆枪,而握枪的人却是我高拱。”

    王锡爵的脸上现出了犹豫之色,张了张嘴巴,却最终闭上了嘴巴。高拱笑眯眯地望着王锡爵道:

    “你是不是想问老夫,这件事是不是老夫做的?”

    “这……”王锡爵满脸通红。

    “不是!”高拱语气坚定地说道:“如果是老夫做的,老夫不会瞒你。但是,这件事确实不是老夫做的。那个人真是一个天才,没有想到啊,在官场上,他也如此如鱼得水。”

    “大人……说得是谁?”王锡爵好奇地望向了高拱。

    “还能够有谁?你好好想想!”

    “哦!”

    王锡爵坐在那里冥思苦想,猛然间睁大了双目,震惊地望着高拱道: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是罗信?”

    高拱神色不动道:“为何会如此认为?”

    “胡宗宪奏章上的那些数据太精确了,我想仅凭胡宗宪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如此详实的数据。只有罗信才有这个能力。我相信,罗信即便是离开了东南,回到了京城,大明海贸和市舶司,或者是整个杭州内依旧在罗信的掌控之中。别人想要得到这些详实的数据会很难,恐怕就算是锦衣卫和东厂都会很难,但是对罗信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高拱赞赏地点点头道:“你说得不错。能够得到如此详实数据的人,只有罗信罗不器。”

    说到这里,高拱叹息了一声道:“如果张世杰到了东南之后,不是这么贪,不是这么急,慢慢地替换官员,慢慢地消除罗信在杭州的影响,最后再将杭州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那个时候,他便是贪,也没有人能够得到他贪污的确实证据。”

    “如此便说得通了!”王锡爵道:“罗信和徐阶不和,这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徐阶和胡宗宪联手将罗信赶出了东南……”

    说到这里,王锡爵的神色猛然一愣:“不对啊!胡宗宪不是和徐阶一党吗?这怎么又和罗信搅在一起了?而来还联手针对徐阶?”

    他抬头望向高拱道:“这件事会不会不是罗信做的?胡宗宪没有道理给罗信当枪啊?”

    高拱点点头道:“这也正是我没有想通的地方。虽然官场之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这胡宗宪刚刚和徐阶联手逼走了罗信,这还没有过去多久,立刻就和罗信联手针对徐阶,这怎么也说不过去,他胡宗宪这样做究竟图个什么?”

    “会不会真的不是罗信所为?”

    “如果不是老夫所为,又不是罗信所为,你觉得满朝上下,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没有了!”王锡爵茫然地摇头。

    “这件事既然不是老夫所做的,就必定是罗信所为。只是我们如今不知道罗信怎么和胡宗宪有结盟了?他们两个结盟的原因必须要弄清楚,太可怕了,只有弄清楚原因,我们才能够知道罗信的手段,以后才能够对他提防。”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对他提防?”

    “怎么?”高拱的神色变得严肃道:“看不起罗信?觉得他如今被闲置在詹事府,比起官位,比起影响力,和我与徐阶差得太远?我们根本没有必要重视他?”

    “这……”王锡爵满脸通红:“下官知道罗大人很……很厉害,但是和大人您比起来……”

    “和我比起来又如何?老夫连徐阶都没有斗得过,但是罗信却狠狠地给了徐阶一击,这还不够警醒吗?”

    王锡爵低头不语,满脸通红,半响,突然抬头道:“大人,那徐阶一定认为胡宗宪上奏这件事和我们有关,是我们在背后操纵,这对我们不妙啊,徐党一定会疯狂地反扑。”

    高拱淡淡一笑道:“我不会给罗信背这个黑锅的。”

    “啊?”

    “啊什么啊?难道你想让老夫替罗信背这个黑锅?”

    “不是!”王锡爵连连摇头道:“可是徐阶会信吗?”

    “他会信的,呵呵……”高拱脸上现出得意之色道:“一直都是罗信坐山看虎斗,如今老夫也可以当当渔翁了。”

    第二日。

    内阁。

    高拱抬目望了一眼坐在对面神色平静的徐阶,心中也是佩服,高拱是个骄傲的人,一旦决定了某件事情,便不会转弯抹角,直接开口道:

    “那个奏章虽然我很希望是我做的,但不是。”

    对面的徐阶霍然抬头,审视地望着高拱。高拱淡淡地一笑,便低头继续看奏章,不再言语。徐阶慢慢地低下头,仿佛是在看奏章,却是神游天外。

    他相信高拱的话,他和高拱之间的关系,两个人都十分清楚。今日你暗算是一把,明日我暗算你一把。在暗算之前,两个人都隐藏得很好,不让对方发现。但是又极少不被对方发现,因为两个人都是老狐狸。

    *rbr/></br>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