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威胁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威胁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  一进入到小院,张玉山便喜欢上了这里,这个院落里还有着一片竹林,竹林内有着一座小亭,此时还有着一只大鹅在竹林中散步。U.OM更新最快

    罗信将张玉山请到了小亭之内落座,然后笑眯眯地望向张玉山。张玉山便从怀里取出了两个瓷瓶放在石桌上,罗信打开两个瓷瓶一看,果然里面分别放着一颗金丹,正是嘉靖帝之前赏赐给他的那种。

    罗信将瓷瓶放到了石桌的一边,然后起身进入到书房。不一会儿,便捧着两个坛子走了出来,一个放在了张玉山的面前道:

    “这个是给玉山兄的。”

    然后将另一个探子放在桌子上,指着坛子道:“这一坛子,我们两个今天喝了。”

    “好!好!好!”

    张玉山激动地连道了三声好。便等不及地将坛子开封,给自己和罗信都倒了一杯。

    “请!”

    然后一饮而尽,但是看向罗信,却见到罗信并没有喝。而罗信此时在做什么呢?先是将一个瓷瓶收进了怀里,然后将另一个瓷瓶内的金丹倒了出来,放在了葡萄酒中。

    “罗大人你……”张玉山一脸的惊讶,随后又佩服道:“酒泡金丹,好特别的喝法。”

    罗信微笑不语,拿着一根筷子在酒杯内搅动,知道那金丹融于酒中,罗信便起身,将距离自己不远的那只大鹅抓了过来,将那杯融了金丹的葡萄酒灌进了大鹅的嘴里,然后放开了那只大鹅,那只大鹅看了罗信一眼,便摇摇摆摆地走了。

    “罗大人你……”

    张玉山吃惊地望着罗信,金丹是他炼的,而且他也经常吃金丹,却真的不知道金丹有毒。此时见到罗信把金丹给大鹅吃了,不知道罗信是什么心思。但是罗信也不搭理他,就那么笑眯眯地看着大鹅,张玉山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不由也将目光望向了大鹅。

    竹林内没有了声音,两个人像是木头一般坐在那里,望着不远处的那只大鹅。大约一刻钟之后,便见到那只大鹅倒在了地上,开始扑腾,扑腾不到十几息的时间,便僵硬不动了。罗信起身来到那只大鹅的跟前,伸手将那只大鹅拎了起来,反身来到了张玉山的跟前,将那只大鹅放在张玉山的脚下,脸上笑眯眯地神色不见了,变得阴冷,目光如刀地望向了对面的张玉山。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张玉山的汗就下来了,这个时候的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怎么……怎么会这样?”

    “玉山兄!”罗信压低了声音道:“你说我如果拿着这个金丹……”

    说到这里,罗信将另一个瓷瓶拿了起来道:“当着陛下的面,给一只大鹅吃了,让陛下亲眼看着那只大鹅死了,会是什么结果?”

    “怪不得……怪不得……”张玉山仿佛没有听到罗信的话,在那里失神而语。

    “怪不得什么?”

    张玉山勐然回过了神儿,望向罗信,那张脸变得苍白。再想到罗信军神的身份,杀人如麻,吓得便噗通一声跪在了罗信的面前。

    “罗大人,饶命啊!”

    罗信纹丝不动,俯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张玉山,冷声道:

    “你刚才说怪不得是指什么?”

    “我……我……”

    “怎么?不想说?你是想死?”

    “不不不,我说!”张玉山一边哆嗦着一边说道:“陛下的身体如今一天不如一天,身上起了一片片脓包,而且怎么医治也不愈合。”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跳,目光冷然地望着张玉山道:“依你之见,陛下还会活多久?”

    张玉山摇头道:“不知道,也许还能够活几年,也许便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张玉山此时的身体哆嗦得越来越厉害,如今嘉靖帝身上起脓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如果等到嘉靖帝死了,便会被人发现。那个时候,他张玉山一定会被当做罪人斩杀。他一把抱住了罗信的大腿,哭喊道:

    “罗大人救我。”

    罗信压低着声音道:“救你不是不可以,但是你需要为我做事,而且只为我一个人做事。”

    “您想让我做什么事儿?”张玉山抬头望向罗信,眼中流露出恐惧。

    罗信冷声道:“你应该知道,如果我现在将这颗丹药当着陛下和忠臣的面,毒死了一只大鹅,你会是什么结果。你想死的痛快都不可能,你会被凌迟。”

    张玉山体似筛糠道:“大人!大人!饶命啊,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罗信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张玉山的肩膀道:“就算我不那么做,当陛下死亡的时候,他身体的异样也会暴露出来,到那个时候,你就是背黑锅的人,同样会被凌迟处死。”

    张玉山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祈求的目光望着罗信。罗信凝声道:

    “我只让你为我做一件事,就是将陛下的身体情况告知我,以后每隔三天我都会去东市,你每隔三天要向我汇报陛下的身体。如果陛下有着突然死亡的征兆,你一定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罗大人……您……您的意思是让我继续为陛下炼丹?”

    “废话,你不继续为陛下炼丹,如何掌握陛下的身体状况?”

    “可是……金丹有毒……”

    “陛下已经吃了一辈子了,不差你那点儿金丹。你记住,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会保你平安无事。否则,你会被凌迟而死。”

    “大人,您真的能够保我不死?”张玉山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罗信伸手将张玉山扶了起来,只是张玉山的腿都软了,简直就是罗信把他给拎了起来,放在了竹凳上。

    “玉山兄,我的以往你应该也有耳闻,我罗信做过说话不算数的事情吗?”

    张玉山还真是仔细想了想,脸色恢复了一丝红晕道:“没有。”

    罗信真诚地望着张玉山道:“你只要做好我吩咐的事情,我保你无事。当然,当新皇登基之后,你也就不便留在宫中了,我会安排你离开。”

    “唿……”

    张玉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如果罗信说等嘉靖帝死了,新皇登基之后,还会把他留在宫中,他反而不会相信。但是罗信说会安排他离开,却让他相信了罗信。实际上,如今他已经被罗信攥了手心,不相信也没有办法。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